bg
搜索
简
APP

◤独家专访◢ 西蒂卡欣:华淡小更多元化 “要关,就该关国小!”

文 文 文

(吉隆坡18日讯)“有人说要关闭多源流学校,这都是一派胡言!要关,就应该关掉所有国小,它们才是问题根源!”

大马司法及团结行动基金会(MAJU)创办人兼人权律师西蒂卡欣指出,如今连巫裔也不会把孩子送到国小就读。实际上,华校的学生比例,比起国小拥有更多元种族,因为国小生有99%是巫裔。

她认为,伊斯兰化甚至已开始侵蚀华淡小等多源流学校,因为穆斯林学生必须上必修的宗教课。

“我也理解一些宗教老师态度有问题,我有个朋友的孩子上学时不要戴头巾,该名宗教老师不只责备她,还公开羞辱其母亲,只因为孩子拒绝戴头巾。你凭什么批评人家的母亲?这样的教师素质很糟糕。”

西蒂卡欣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指出,一些穆斯林教师认为若能成功说服他人改教,就能积福上天堂,但这些教师忘了本身职责并非改教,而是教育孩子正确知识。


西蒂卡欣认为,国家进步的首要步骤是改变教育体制。
西蒂卡欣认为,国家进步的首要步骤是改变教育体制。

伊斯兰化侵蚀华淡小

她形容我国教育制度至今仍未改造,并举例最近看过的中四历史课本,70%内容都是伊斯兰文明,她质疑这对孩子有何好处?

“我无法理解,问题不只出现在历史科,也出现在地理及其他科目,还有很多宗教科目也被纳入(教育体制)。”

西蒂卡欣认为,国家进步的首要步骤是改变教育体制;她也坚持认为,学校不能以宗教为中心,否则学生将缺乏自主思考空间。

“当学校的教师、课纲和所有事都朝向宗教方向时,你就没有思考空间了。不幸的是,马来人都不会为自己思考,他们没有这个选择。就我而言,政府不能介入此事,我们不能拥有以宗教为中心的学校或政府机构。”

宗教权力扩大破坏国家基础

西蒂卡欣担忧,国内宗教司和伊斯兰法庭的权力逐渐扩大,只会让伊斯兰化逐渐破坏我国的基础架构。

她强调,伊斯兰法律全是人类制定,并非上苍的旨意;但现在人们连谈论宗教的自由都没有,且认为只有宗教司及宗教机构才有权谈论宗教。

“拜托,这是我们必须出声反对的,他们(宗教司)是神吗?若你真的是穆斯林,就应由《古兰经》引导。”

西蒂卡欣形容,宗教机构如今已是随心所欲,只要不喜欢自由派,就会发出伊斯兰裁决(fatwa)制止,但这是不合理的,因为伊斯兰裁决原本只是“意见”,而非法律。

“现在宗教司变得更有权力,若某天有个疯狂的宗教司突然说,我们不能与非穆斯林做朋友,若这成了法律,这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你不能与非穆斯林经商及打交道。”

她认为,巫伊合作只是互相利用的政治生存手段,巫统只是为了求存,伊党则乐见其成,因为伊党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像沙地阿拉伯一样神权治国。

西蒂卡欣说,她信奉的伊斯兰价值全源自《古兰经》,即尊重所有人及上苍创造的万物,因此她从不顺从沙地阿拉伯信仰的伊斯兰价值。

学校推爪夷字钝化学生思维

教育部早前宣布推介爪夷书法单元,说是要让孩子学习赏析,西蒂卡欣一语道破说,政府只是要循序渐进地钝化学生思维,让国人慢慢接受伊斯兰化。

她直言,若任何人想让孩子上宗教课,就应把孩子送到校外自费自学,而不是利用上课时间学习。

“他们一开始说是爪夷书法,突然又变爪夷字了!为什么?因为他们被抓包了,他们以为我们都是笨蛋,我们都知道爪夷书法是什么,这是赞扬上苍的阿拉伯文书法,要教孩子爪夷书法,就必须教他们阿拉伯文。”

西蒂卡欣调侃道,三四页的课文当然不可能把孩子改教成穆斯林,但这是一种长期钝化(familiarization)的行为。

她举例,在国小上课的非巫裔学生不会觉得爪夷书法有何问题,因为他们早已习惯。

“政府伎俩可轻易看穿,即在必修的国文课纳入爪夷书法,迫使所有孩子必须学习,但为什么纳入国文课?我们过去60年都在以罗马字母书写,这不合理;若非董总揭露,没有人会发现此事。”

人民极度失望 希盟表现1分

若10分为满分,西蒂卡欣直指只会给希盟政府的表现打1分,因为希盟让人民感到极度失望。

“这1分是因为如今人民至少较容易接触到政府及部长。但若一直与民会面,却只是美其名‘谘询民意’,最终还是没做该做的事,这有何用?”

她坦言不知道希盟到底怎么了,也不清楚他们为何当选后变沉默了。

“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要对首相唯命是从?政府在过去一年半应完成很多事,但他们现在做了什么?最重要的教育制度大改革也没有做到,甚至比以往更糟。”

她披露,曾在第14届大选前想过,若国阵再度胜选,她就会死心离开大马,没想到希盟取得空前胜利,但如今还是令人民深感失望。

免惹祸宁沉默 恐惧是大公敌

西蒂卡欣直言,大马人最大的公敌就是恐惧,许多人为免惹祸上身宁愿沉默,因此MAJU将采取策略诉讼,扛起责任就涉及公众利益的课题,采取法律行动。

“我们要赋权人民,并计划到全国举办巡回讲座,向人民解释他们的权利,我们要人民了解权利就在自己手中,人们有权采取行动解决所面对的问题。”

她指出,MAJU将资助法律行动,并希望召集更多律师加入,以合理收费专注处理公众利益的诉讼案件。

她也说,加入MAJU的会员身分将保密,无需担心受对付。她呼吁民众加入站在同一阵线,确保MAJU成为政府不能忽视的强大组织。

“这不是西蒂卡欣的组织,而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组织;我们也希望各州成立分行,只要秉持捍卫人权及公民自由的理念,任何人都可针对特定领域课题发声。”

她透露,MAJU成立至今仅约2周,已有来自各州的600人加入;加入者只需每年支付50令吉会费。

政治人物自主 才会踏入政坛

许多人认为思想开放民主的西蒂卡欣适合从政,但她坦言,除非哪一天政治人物无需向领导人卑躬屈膝,否则她不会踏入政坛。

“若政治人物可独立自主,即便与党领袖意见相左,也能自由发表意见,我才会考虑从政,但若要我说谎,我没办法办到,因为我有自主思维。”

她坦承,确实曾想过加入政治,但我国政治环境让她打消了念头。

“人们还在以肤浅的外在评断他人,而非以价值观衡量。许多人要求我加入政治,但要我先把头发染黑,但这是我的自然发色;还有人要求我戴头巾,但我相信伊斯兰没有规定我须戴头巾。”

西蒂卡欣直言,她绝不可能服从主流信仰,因为她阅读到的宗教读物及学者文章,都不曾视戴头巾为穆斯林须遵守的条件,只要不公开裸露或作出不寻常的事即可。

但西蒂也没有把未来从政的可能性说死,还分享了自身理念:关上门后,绝不锁上任何一扇门,因为未来的事难以预料且充满变数。

马来精英自私 只想置身事外

西蒂卡欣形容,许多马来精英都非常自私,他们往往只是躲在保护层中自得其乐,不问世事。

她指出,阻止我国进一步伊斯兰化的都是非土著,因为许多马来人害怕发声后需面对亲友眼光、害怕失去工作,因而选择保持沉默。

“我明白这些马来人的立场,但你要沉默到何时?你是马来精英,可保持沉默,最终遭殃的都不是马来精英,受攻击的只会是贫穷巫裔。

“所以我认为他们很自私,他们躲在保护层中,认为没人可骚扰他们,并认为:‘我何需发声,反正不关我事’,但他们忘了还会有下一代,最终子孙也会受影响。”

西蒂卡欣坦言,我国正倒退中,因为许多巫裔都被宗教司、宗教执法机构、电视、讲座,日以继夜洗脑荼毒。

她直言,MAJU不会代表大多数巫裔,因为该组织关注的,是必须阻止种族及宗教化在我国政治领域无限蔓延。

“身为大马人,我们不在乎你的种族、信仰或背景,我们必须站在同一阵线;当有人说我们应讨好马来人,不,我们已没时间讨好马来人,因为他们不会明白我们在拯救马来西亚,我们正试图迈向成功国家。”

了解自身权利MAJU聚集民声

大马司法及团结行动基金会(MAJU)在8月28日正式推介,西蒂卡欣指出,此平台旨在聚集人民的声音,让人民了解自身权利,向政府施压。

“我知道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有共同想法和目标,但很多人都害怕表达心声,他们害怕讲错话被逮捕、害怕失去工作等;因此MAJU很重要,可代表相同理念者发声。”

西蒂卡欣说,MAJU理念简单清晰,就是恢复宪法和国家原则的原本面貌,尊崇人权及公民自由。

“人们可能说我们强调‘自由’,其实自由不是一个坏字眼,一个自由的人是灵活、开明、善解人意及富有同情心的。

“我们希望人民为自由感到骄傲,若你被标签为自由派,根本无需感到羞耻。自由派并不意味你推广LGBT、性自由或无视宗教,其实很多自由派都是宗教人士,这是人民误解。”

她说,即便国内已有很多非政府组织,却没有一个像MAJU一样的非政府组织,希望集合各族人民的心声,任何关心国家方向者都可加入。

为LGBT争取人权没人该受迫害

有穆斯林抨击西蒂卡欣推广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LGBT),但她强调,LGBT根本不能推广,她只是在协助遭迫害的人。

她忆述,曾有一名女孩问她为何推广LGBT,她当时回覆:“我只是为遭迫害的人争取权益,因为他们同样有人权,今天若是你遭迫害,我也会这么做。”

“若任何人违反宗教,都是他们与上苍之间的事,由不得我来惩罚;但若他们因为性取向受歧视或处罚,我就会在法律上提供援助,因为他们应受捍卫;这关乎人权,而非性别。”

西蒂卡欣也直言,实际上国内许多巫裔都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也不敢坦率说出内心话及反对的心声,害怕偏离主流会受对付;她希望更多人勇敢站出来,而非活在恐惧中。

遭网民妖魔化 没做错不在乎

“网络上批评我的人只是要妖魔化我,我从不在乎。我一直相信,只要做的是对的、真诚且具正确信仰的事,我就无需惧怕!”

敢怒敢言、形象开明的西蒂卡欣,常受网友抨击为“叛教”,但她研究这些留言后发现,大部分反对者都是网络枪手。

“但还是有些是真人,这些人要不是政党中坚分子,要不就是坚信自己的信仰是对的,这些人不会困扰我,因为我才不在乎网上的流言蜚语!”

她说,每次在街上遇到的路人都非常亲切,且愿意聆听及分享。

“即便有人在网上说出威胁或难听的话,我都不在乎,因为现实是,街道上的马来人每每看到我都很光荣,因为有个女人愿意站出来发声。”

询及面对过哪种恐怖威胁时,西蒂卡欣坦然道,常会收到讯息辱骂她是“婊子”、要她去死、威胁要将她斩首等等,但问及有没有人当面辱骂过她时,她大笑说:“从来没有!可能他们看到我就怕了,担心我会给他们一拳,哈哈哈!”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