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当查劳遇上张四十三 齐闯音乐天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字游自在】当查劳遇上张四十三 齐闯音乐天涯

    我们都希望遇上一个懂自己的伯乐,但从来不会事先知道,谁会是那人、那人又会在何时、何地出现。在伯乐出现以前,唯一可以做的是,把自己打造成千里马该有的实力与模样。台湾角头音乐创办人张四十三跟阿美族金曲歌王查劳巴西瓦里Chalaw Basiwali)相遇,就是一段伯乐与千里马机缘的巧合,也是一场音乐机遇的发生。他们在世界音乐的天涯中冒险,也把台湾原住民音乐带到海角,当中没有山盟海誓,有的只是肝胆相照。



     

    查劳巴西瓦里

    在遇见伯乐张四十三以前,来自依傍着辽阔太平洋的台湾花莲东海岸,音响控音师查劳巴西瓦里亲耳听、亲眼看到了两场生命中重要的音乐盛宴,而坚定了歌手梦。

    那年那天,他因工作需要而送东西到台北信义区一个演唱会现场,“美国摇滚天后蒂娜透纳(Tina Turner)就在里头开唱,过去都在电视上看到她,那一看让我非常惊讶。”

    随后的1991年,国际摇滚巨星麦可杰逊(Michael Jackson)进行世界巡回演唱会,“他首次到台湾演出,而我也是要到现场帮忙,也看了他的演唱会。”

    这两个赫赫人物影响了他在音乐路上的开始,“通常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那个人,真的出现在面前时,那种现场感会鼓励我们更往音乐的路走去。”

    在经历长时间的音响工作后,他在卅多岁回乡休息,机缘巧合下,其太太鼓励他写歌,也参加角头音乐举办的海洋音乐祭创作比赛。

    此前,他不曾听过角头音乐,也不知张四十三此号人物,“对唱片公司尤其是独立音乐,没有太多的想法与观念。”赛后,他发了一张EP,也在工余时间就到小地方唱一唱。

    直至2006年,张四十三到台北知名Live House女巫店“偷看”他演出,“我经常会这样做,并且不会事先通知,为的是让他做平常的表演,再看看他的实力如何。”

     

    张四十三

     

     

     

    每次去“偷听”一把声音时,张四十三声称,着重内容多于声音,“也就是说它的独特性,即是这市场没有的,也包含我没做过的。”

    他首次听到查劳的声音,是在海洋音乐祭上,“那是很棒的声音。”他在他的声音里,听到浓浓的巴萨诺瓦(Bossa Nova)味道,深觉原住民音乐与拉丁美洲的节奏非常吻合。

    查劳出现的时间刚好遇上张四十三正积极推动南王部落原住民音乐,“做比较多卑南族的音乐,倒是对阿美族音乐涉猎较少,于是想说要与查劳合作。”

    查劳仍记得:“表演后,他就坐在我前面,跟我聊有关合作的事。”至于聊天的确切内容,他笑称:“我忘记了耶。 ”张四十三也一样:“我也忘了,太久了啦!”

    “结束后,他才告诉我他是角头音乐的老板。”张四十三做音乐从来都是剑走偏锋,不走大路,偏爱给自己挑战,也给歌手创新,那一次的会面一拍即合。

    2008年,查劳开始录制并推出《查劳巴西瓦里同名专辑》,书写了一场伯乐与千里马的发掘与被发掘案例,开展两人无间的合作,一起在世界音乐的天涯海角冒险,也一块影响着彼此。

    查劳:他是我音乐上的良朋知己

    在与张四十三有了频繁接触后,查劳直言:“我有个梦想。”在张四十三身上,他看到无穷尽的想法,“尤其他对音乐特性的看法,有别于一般角度和观点。”

    他以陈建年为例,“他有个独特却又超过民谣类别的东西,整个音乐内容诠释属于开阔风格;再来就是纪晓君,她是属于穿透型的,只要在舞台上展示很杀眼神,就很迷人。”

    “他对音乐人或演唱人的唯一要求是独特性,不求漂亮或帅气外形,也不会刻意调整歌者的唱歌声线,就以原来的样子去表现,再把他与她磨成有鲜明特性的音乐人。”

    “在遇见张四十三时,我还没有想法要发行专辑,发行后,也是没有方向的,我单纯喜欢音乐。接着第二张专辑,还是跟国外乐手合作,那是我最严重的过渡期。”

    “我不太想做,因为音乐好像并不是我认为的那么快乐了。”在张四十三不断“关心”下,他需要三思而后行,“我找到了一个方向,那就是跟语言结合。”

    “刚好四十三有把计划和企划全部整合在一起,让我看到自己的音乐使命是寻找共同语言;我在找到底哪里还有跟台湾原住民族是讲一样的语言,而且是遥远故乡的亲人。”他甚至声称,自己找到上瘾了。

    这也是为何他见到本报马来摄记依哲时,不放过机会与他确认彼此语言是否有共通性,结果,两个人就在那儿“Satu, Dua, Tiga……”数起来了。

    至于这个伯乐在千里马心目中的地位,“私底下,我们不会出去做什么……”张四十三马上接着说:“不只是你,我私底下从不跟人家出去,哈哈,我说我很单纯。 ”

    “对我来说,张四十三就是一个在音乐上最好的朋友和知己,因为他放心、信任我去做哪怕是实验研究性的事。”张四十三给他安全感,以致他可以彻底去做。

    “用心跟不用心的差别,就在于方法而已。”伯乐和千里马的关系在于赏识和信任,一旦接受对方赏识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信任到底,这种关系不流于形式,而是留于心。

    张四十三:他表露了我更大心愿

    作为伯乐的张四十三,在21年前成立角头音乐后,发掘流行乐团五月天、四分卫、董事长到原住民歌手陈健年、纪晓君,“每一次跟不同的歌手合作,就好像在阅历他的人生。”

    “尤其是陈健年和巴奈的知足常乐。”张四十三继续说道,“虽然我小时候住在阿美族社区,但对阿美族的涉猎却是从查劳开始的。”

    “对原住民音乐的推展,我有我的想法,目前,最大的部分就依赖在他身上,也拿他当实验。”在他眼里,查劳的音乐属性是国际化的,“这是他本身拥有的潜质。”

    “我的另外一个功能是,必须要帮歌手找到对的市场,不然,一直推出而无人问津,也没有受到很多关注,好像旨在发表作品罢了。”

    他发现,查劳的音乐更应该且适合走到海外舞台,包括让他跟国际上任何音乐人合作,有了动心起念,自然就得付诸行动,“当时,找来了马达加斯加音乐大师Kilema合作。”

    为了制作最新专辑《Salama》,查劳亲往Kilema的家乡马达加斯加一趟,在那里,查劳看到贫穷和杂乱无章,却也看见贫穷的另一面,“虽然活得贫穷,可他们没有表现出忧郁和悲伤,反而活得很快乐,因为他们有音乐,人人都爱唱歌。

     

     

     

    纵横天地,融合原住民音乐

    南岛音乐概念专辑《玻里尼西亚》(Polynesia)于是横空而世,“那是一个满冒险的作品,因为在台湾没有人做过,即是把台湾原住民歌手跟马达加斯加原住民歌手结合在一起。”

    对于这个开创性想法,他坦言,抱有耍赖的态度,“说实在,我也不晓得……反正他们自己去做,变成什么就什么了。”但是,在他眼里,这是文化的融合,“它没有刻意。”

    《玻里尼西亚》取得空前好评,一举拿下金曲奖最佳原住民语专辑和歌手两大奖,“其实,我在他的身上,可以表露我近年来对原住民音乐更大的心愿与梦想。”

    紧接着,他提到了查劳与Kilema再度合作的最新专辑《Salama》,他俩为此亲赴马达加斯加渔村采集声音、拍摄影像。

    他曾说过,做音乐必须是快乐的,当下的快乐就是听他们从海外带来的母带,“原来长成这个样子,噫,很好听呀!”他声称,这种快乐可以是双倍的,尤其他发现《Salama》有超越《玻里尼西亚》的成果。

    “有了这趟经历之后,接下来,查劳跟Kilema可以到马来西亚的沙巴或砂拉越找一个乐手,再做一张南岛语系的专辑,之后,这3个人再去印尼或是帛琉、夏威夷做另一张作品。”

    在他的心中,查劳的每一张作品都在超越,“都不太一样。”伯乐实现了千里马纵横天地的梦想,也正是千里马,让伯乐天马行空的愿想得以实践。

    日本电影狂人北野武

    话外篇:

    伯乐也聊偶像  张四十三眼里的北野武

    从张四十三无法如小时所愿当上流氓,只好做音乐角头里的老大;到他不跟歌手签约,做音乐做出一种江湖义气手法;再到念电影的背景、典型粗犷形象,还有拍照时自然流露的黑帮老大架势,加上当天他穿的上衣是蓝色,在在令人联想到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之一北野武(Takeshi Kitano)。

    听罢,他笑言:“很多人都这么说,我很喜欢他的东西。”一个是台湾乐坛独立音乐教父,另一个则是日本影坛教父,两个如何做比较,“不能比较,我跟北野武差太远,他的作品要表达的东西很深层,他太有才华了!”

    日本电影《菊次郎的夏天》

    对于以暴力美学著称的北野武,他最爱看他跟其野蛮妈妈佐纪之间的黑色幽默故事,最深刻的电影,则是他早期自导自演、与父亲北野菊次郎有关的《菊次郎的夏天》,他还说,本身深受日本导演的影响。

    他形容北野武是个色狼,但他看到他的不一样,“他充分利用他每个阶段的贺尔蒙,创造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其实,在所有人的创造里面,贺尔蒙很重要,它刺激一个人的所有的动机。”这也是为何张四十三曾推出过一张名叫着《我的内分泌有点失调》的专辑。

    《我的内分泌有点失调》

    “他老了仍主持节目,还敢公然摸女优屁股,他觉得,我就喜欢你,这就爱啊!”他认为,北野武善用贺尔蒙来诠释他这个年龄想要表达的东西,“他看起来很轻浮,可是,我看到他是在创造另一种剧本或是什么的。”他是用这样的方式去理解北野武的。

    至于他跟他的相似度,真要他说一件的话,他笑说:“就长相啦!”语毕,他迳自哈哈大笑起来。

    但因为车祸关系,北野武成为面瘫患者,他觉得,北野武应该历经过生死吧,“人生走到这一遭,也就变得、活得豁达了。”这个电影狂人不只是专注于电影、电视和写作,去年更以“北野蓝”(KitanoBlue)服装品牌抢攻时尚界,身体立行活到老、精彩到老。

    张四十六声称,自己的年纪也开始往豁达的层面走去,所以,北野武近年来少了压力、更表豁达的作品,让他看了之后总会有一种豁然而至的快感,直呼“好!这个老不休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