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良:面对过敏和不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林冠良:面对过敏和不耐



    不耐症主要是天生的,身体天生就缺乏某种特定的酵素,或是基因设定到达一定年龄就会缺乏,乳糖不耐就是我觉得最典型最有趣的例子。

    刚出生的小baby只能以奶为第一营养和能量来源,这时候的小baby不会有乳糖不耐的问题(就算有也非常少见),他们体内的乳糖?很充沛。待小baby逐渐长大,大概到3到5岁,体内的乳糖?就会逐渐减少,甚至会发生乳糖不耐的拉肚子症状。

    这个调控现象有个解释,在自然界中,年纪较长的孩子就不会和刚出生的弟弟或妹妹抢奶喝,转为进食固体食物,这样能提高整体孩子们的存活率。

    只不过,跟蚕豆症不同,乳糖不耐是可以透过训练克服的,比如蒙古草原上的民族一直都在喝奶、吃奶制品,所以他们就算已经成人,体内的乳糖?也依然丰富,不会有乳糖不耐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一般成人,也可以应用得寸进尺法则,先少量摄取奶类(比如50ml),训练身体少量合成乳糖?,过些日子身体习惯后再逐渐提高摄取量,训练身体合成更多乳糖?,这样就可以把身体训练成没有乳糖不耐了。

    轻微过敏的方法雷同,但原理不同,称为减敏治疗,也是逐渐提高接触或摄取轻微过敏的物质,让身体的免疫力习惯、认识它们。就好像一个你不认识但“看起来”很像坏人的人第一天经过你家门口你会很害怕,但如果他每天定时定点经过你家门口,你久了也就习惯了,甚至还会认识他,知道他其实只是长得凶而已,并不是坏人。免疫系统认识了这些物质,也就不会再过敏了。

    很重要的是,严重过敏是会死的,就像那位男朋友吃了花生酱没有刷牙就亲她的女生一样。严重的过敏是,只要接触很小的量就会有严重的后果,比如我就曾对原住民同胞卖的“野蜜”发生严重过敏,只喝了一点点,就发生血压下降、上吐下泻、全身红肿、呼吸困难,差点归西。这种非常凶险的过敏就没办法使用减敏治疗,就只能和蚕豆症一样,尽可能的避开这些物质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