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女佣疑云◢控方无法提供杨祖强精液 辩方拟申请销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性侵女佣疑云◢控方无法提供杨祖强精液 辩方拟申请销案

    (怡保22日讯/更新于17:00)霹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性侵女佣案,今日再度在怡保地庭过堂,辩方律师基于控方提供的文件、受害者身上或裤子并无杨氏的精液或脱氧核糖核酸(DNA),因此准备向总检察署申请撤销案件。



    辩方律师梁卓经在庭上说,根据控方提供的报告,受害者身上或裤子并无杨祖强的精液或脱氧核糖核酸,这已没有论点支持受害者对杨氏作出的指控。

    他说,杨祖强身为霹州行政议员,却因此案告假,这也对霹州政府的运作造成影响。

    控方在庭上也要求此案以视讯方式审讯,此要求被辩方强烈反对,并认为受害者已经23岁,不是未成年少女,应该出庭及以清场方式审讯。

    审讯缩短至4天

    对此,主控官阿兹哈副检察司在庭外回应,主控官是根据总部指示行事,辩方应该直接向总部提出要求。

    关于辩方欲撤案一事,阿兹哈提到,他是根据总检察署指示提控,并认为辩方应该致函总检察署提出申请。

    阿玆哈也说,随着杨祖强辩护律师反对控方,提出通过视讯审讯建议后,法庭同意清场让女佣供证,意味着审讯时只有法官、主控官、被告、辩护律师和旁听律师在场;辩方也申请把女佣,列为第一证人。

    另外,辩方律师拿督拉泽巴说,基于此案审讯日期与霹州议会撞期,他向法庭申请暂停审讯一天 ,让杨祖强于11月12日出席霹州议会会议。

    因此,此案审讯日期从原有的5天,即11月11日到15日缩短至4天,12日暂停一天。

    使馆代表:只想见母亲
    女佣仍不愿见人

    印尼驻马大使馆代表沙巴迪安说,大使馆任何时候都开放,让受害女佣和母亲见面,母女俩也已见过面及交谈,馆方在任何时候都是优先保护受害人。

    他说,此案已对受害人造成一定的创伤,她至今还不愿意见人,唯一想见的就是母亲,馆方也尝试协助受害人走出创伤。

    “我有向女佣母亲提议,女佣可以通过我的手机与母亲交谈,但被其母亲拒绝。”

    沙巴迪安说,受害人母亲每天都要求尽快让女儿返国,但此案尚未结束,所以不可能满足她此项要求。

    他也说,受害人母亲自行委任旁听律师,这是对方自个儿的事,但是大使馆是基于受害人本身要聘请律师,大使馆就提供相关协助。

    视频拍摄:曾彩冰

    主控官阿查哈(左)。
    主控官阿查哈(左)。

    控方掌握多方面证据

    主控官阿玆哈副检察司说,控方除了化学及脱氧核糖核酸报告,还有掌握其他有力证据,包括受害者、救出女佣的证人证词等,相关证据可让指控成立,但目前不便透露更多。

    他说,化学报告确实含有脱氧核糖核酸等相关证据,但不足以构成指控,因此辩方才认为应该撤案,

    询及辩方反对视讯审讯,阿玆哈说,审讯一般有3个方法,即公开审讯、视讯审讯及清场审讯。

    “涉及性侵案的受害者,可通过视讯审讯供证,就是受害者被安置在一个房间,房内设有视讯器材,并通过相关器材连接到电视,让大家看到她如何提供证词。”

    他说,清场审讯则与案件无关人士,不能进入庭内,只允许有关联人士出庭,包括律师、主控官、被告、通译员等,辩方属意清场审讯。

    询及为何女佣供证时,其母亲不获准进入庭内,阿玆哈说,女佣母亲与案件无关,所以不能现身法庭。

    辩方要求受害者列第一证人

    辩方律师拿督拉泽巴在庭外说,辩方要求将受害者列为第一证人,因为此案因她而起,若指控不实,就无须传召其他证人。

    他说,梁卓经曾向总检察署申请撤案,由蓝卡巴跟进,但被驳回。

    “辩方会致函总检察署,希望重新考虑撤案,若不同意,此案就需进入审讯。”

    拉泽巴说,辩方要求清场审讯,辩方需要她出庭,让各方看到她真面目,确保她供证时,不会有旁人影响她。

    他说,控方欲保护受害者,不让受害者及其名字曝光,但女佣是受害者,也是案件投报者,因此他赞成清场审讯,让受害者在没有民众在场下供证。

    “我们申请将女佣列为第一证人,控方原则上同意此事。”

    此外,拉泽巴也要求在第一证人供证前,在监证人员在场下, 打开信封内的光碟,观看案件闭路电视录制的画面,控方原则上同意此要求。

    “没说过女佣是政治棋子”
    旁听律师不满不允见受害人

    受害女佣母亲委任的旁听律师嘉比尔强调,他没说过受害女佣是政治棋子,其原意是“女佣可能被利用作为政治棋子”。

    嘉比尔周二在庭外,就此案副检察司指他就上述言论作出澄清,并向媒体指出,他至今都不被允许与女佣见面,这也让政治棋子的猜测,越演越烈。

    “我们只是要确保,女佣没有被任何人利用作为政治棋子。”

    嘉比尔说,他多次要求与受害女佣见面,但都不得要领,加上印尼驻马大使馆也另外委任一名旁听律师,因此他本周内向高庭提出申请,以与女佣见面,咨询受害人真正的意愿。

    他说,虽然大使馆曾经献议受害人母亲,可以视讯方式与女儿见面,但此举是不恰当的,因为他们不能确定视讯过程中,会否有其他人在旁边操控。

    案件再度过堂 支持者高举“揪黑手”横幅

    (怡保22日讯)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被控性侵女佣案今日再度过堂,杨祖强于上午约8时50分,在支持者的护航及拥护下,从外步行进入法庭,警方也加紧保安工作,闲杂人等一律不被允许进入法庭。

    虽然此案今天已经第二次过堂,但由于此案件轰动国内政坛,各语文媒体于上午7时50分左右已经驻守在地庭; 一众支持者也在上午8时20分左右陆续抵达,唯法庭保安基于接到法庭指示,不允许无关紧要人士进入,因此支持者被拒于大门外,杨祖强机要秘书张慧莹也必须出示证件方可进入。

    视频拍摄:曾彩冰

    此外,大批支持者也在法庭外举起横幅,横幅字眼包括黑手辞职、揪出黑手、拒绝政治霸权、只手遮天,black hand letak jawatan等等,并高喊”hidup paul yong”(杨祖强万岁)。

    出席支持者包括霹雳行政议员哈斯诺、西华尼申、行动党文冬州议员西华苏巴马廉、万里望州议员周锦欢、保阁亚三州议员廖泰义、律师倪福齐、梁卓经等人。

    演进表:
    8.10am :庭警拉起警戒线不允许轿车驶入
    8.15 am:关起铁门 严密保安,要进入法庭范围,必须出示证件才可以入内。
    8.20am: 支持者陆续抵达 在法庭外
    8.47am 霹雳州行政议员哈斯诺抵达
    8.47am: 支持者誓讨公道还杨祖强清白,并高举写有揪出黑手、黑手辞职 支持杨祖强 、拒绝政治霸权字眼
    8.50am:杨祖强步行至法庭,支持者高喊hidup paul yong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