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凤:教育蚊型脚车童是父母责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陈圆凤:教育蚊型脚车童是父母责任

    爱玩蚊型脚车的孩子有当脚车选手的天赋?是的,有这个可能!那么,喜欢打游戏的孩子也有当电竞运动员的天赋,爱踢足球的孩子又有当国家足球员的潜质,甚至爱玩不读书的所有孩子们都有各自过人的天赋;因此,国家是不是要为这些喜欢各种玩乐的孩子创造属于他们的体育馆或是游乐区呢?



    把有问题的孩子都交给国家来管理,那么,父母在干嘛呢?家庭的责任和意义又是什么呢?国家有那么多钱为所有的孩子“度身打造”他们专属的乐园吗?如果只是特别关注“蚊型脚车童”的发展,对其他孩子公平吗?

    最重要的是什么?蚊型脚车童在“发展”成为国家脚车手之前,他们应该先保障自己的安全!他们的父母应该管教好孩子别成街头飞车手,更不要把公路当成游乐场害人误己!同时,他们还得关注学业,即使不能名列前茅,也别逃学及过早辍学。

    不敢指出问题实质

    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显得很关心“蚊型脚车童”,但是,他的“培养计划”则完全是政治手段,目的是什么,我们就不说也罢。然则做法肯定是有问题的,不但纵容这些孩子继续“飙车”,甚至也纵容他们的父母“放纵”孩子。

    教育孩子的责任,除了学校,就是父母。其中,父母的责任是最大的,生而不养,养而不教,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但耽误孩子的前程,还可能为社会制造问题。孩子爱玩脚车,父母应该正确引导,工作忙等借口都是不可取的。

    在处理“蚊型脚车童”的问题上,只有警方的态度是正确的,青体部长的态度则是本末倒置,表面上看似很关心孩子,其实,处理手法一贯是非不分,避重就轻,卸责胡闹。不敢对父母下针砭,不敢指出问题的实质。

    要教育“蚊型脚车童”生命的可贵,这毫无疑问是父母的责任。这些孩子都是处在小学和初中阶段,还不知道如何以正确的态度面对生活。如果很喜欢踏脚车,那也应该是在学校的操场,或是住家附近的公园,又或是社区小路上玩;而不是半夜三更在大马路上,甚至高速路上飙车;所选踏的脚车也应该是结构正常的脚车,而不是没有刹车器,让自己处于高危险的改装蚊型脚车。

    孩子就在自己跟前,那辆蚊型脚车也不可能逃离父母的眼界,如果父母对孩子半夜三更出逃都不知道,这说得过去吗?如果父母都不在乎孩子的安全,那么,如此不负责任的父母,难道不该被指责吗?如果孩子出了什么问题,难道父母不该自省而要怪罪其他公路使用者吗?难道要盲目同情这类不负责任的父母吗?

    祸延国家危害社会

    赛沙迪不敢指责蚊型脚车童的父母,这就是最严重的问题,“某些人”总是不敢说出“某些人”的问题,这也就是“某些问题”始终不能解决的原因。除了蚊型脚车童,我们看到孩子的吸毒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如果父母不肯负起对孩子的教育责任,那么,这些父母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以免祸延国家,危害社会。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