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校外支援未入校营救 理大生哭诉“被人卖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反送中◢ 校外支援未入校营救 理大生哭诉“被人卖了”

    (香港19日综合电)香港理大近日发生警民冲突,被警方包围的不少是理大学生,四年级的甲学生是其一。她周一凌晨与“手足”齐上齐落,守住理大前线,周二早却见外面声言支援的“手足”没如想像般“开花”营救,“我觉得我被外面的人卖了”,才醒觉要走。



    据《明报》周二报导,甲学生与同伴中午沿畅运道突围,却见速龙小队拘捕身边朋友,自己双脚跌伤后奋力折返校园,“我很怕又气愤,”哭说:“外面的人一味只在网上出帖文,为何不来救我们呢?”

    甲学生的“团队”由3名女将组成,周一午“逃亡”前,为减被捕后控告风险,她与同伴丢弃所有装备,以肉身抵挡催泪弹,当时一名同伴在她身旁被捕。

    警察周一在香港理工大学外发射催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法新社
    警察周一在香港理工大学外发射催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法新社

    身为理大学生,她上周起多次回校,只想守住红隧路障促成“三罢”,身在校内的她,周一早看见校长滕锦光拍片呼吁自首,形容“荒谬”:“他在运动期间均没有现身,完全卖了我们,我得啖笑”。

    被困校园,她无悔回理大,却后悔叫朋友陪自己留守,连累对方被捕。她说周日晚在场者仍士气高涨,坚持留守,自己走上前线:“我原来不敢丢汽油弹,最多是拿把雨伞”,后来形势使然,汽油弹她也丢了,但至今仍不敢攻击警察,自称是“伪勇武”。

    她与警员对峙至周一凌晨4时许,小睡一小时,突听到有勇武派大叫“我全team死了(被捕了),开心吧?”醒过来,发现原来校园约600人只剩约三四百人,才想到要走。中午突围时,自己被水炮车射中蓝水,回头一看,背后却没人掩护,令她对其他“手足”失望。

    理大被围,网上有人呼吁“各区开花”、“反攻理大”,但真正有示威的地区屈指可数。“根本不是想像中那样各区开花,我觉得被出面的人卖了。”她害怕亦气愤,“这么多中学生、大学生困在这里,(一旦全数被捕)我觉得是endgame(终局之战)”。

    甲学生坐在校园内默默垂泪,因不想妈妈担心,至周一午还未告知妈妈自己在理大。现只希望在校园找个地方躲藏一两天,期望能避过警察搜捕。

    文:明报综合报导
    图:法新社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