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 –– 家有一老宝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赖宇欣 –– 家有一老宝

    患失智症的外婆近一年多来忽然变成一个话痨,陪她看一出戏变成“听她说剧情”,自从她做了眼膜手术,眼睛是比任何人还要雪亮,这也造成我们小小的困扰,看戏时她常常在旁边长篇大论——奈何说的话来来回回都是一样的,这一秒和下一秒的内容我都猜得到。

    但她还是孜孜不倦地跟你聊(一个话题半小时可以重复十几二十次,不是你好好回答就可以忽悠过去的)。我是个缺乏耐心的人,高度重复的话题和语句常常叫我精神疲累、欲哭无泪。

    这种苦,恐怕只有自家人才能明白。外人真的很难明白这种气恼又无奈的感受。

    前晚,我终于好好安顿她上床睡觉了,心想这下可以好好工作了……才没几分钟又听到她悉悉索索爬起床,我问她什么事,她说在等舅舅的门,我费了很多口舌告诉她舅舅根本是出远门去了(况且现在她住在阿姨家呢),但失智的她却不讲道理,只是气恼地跟我争论,最后闹了一轮也许是累了,或她忽然自己顿悟,她说想睡了,不管他(舅舅)了。

    这样的戏码在外婆生病后一直是没有少演的,常常让照顾她的人哭笑不得。

    有时,我是被她不讲逻辑的行为气得必须出门喝一杯冷咖啡透透气,转头回来她又笑着跟你讲笑话,根本是“秒忘”。

    有时我宁可相信老天走失了一尾小金鱼,而这只小金鱼就养在她身体里。

    外婆生病后性子变了,心情不好起来竟然会不停地骂人,被骂的人更是莫名其妙,常常遭殃的人是家里的佣人,幸好佣人算是通情达理之人,对她的无理取闹是一笑置之,反而是我做孙女的看不过眼,常要多事插手让她赶快别那样,免得招人厌。

    据说外婆以前是个少话的人,一整天下来可能话不会超过三十句,怎么老了才变成话痨呢?我的理解是,也许她年轻时过得太压抑了,很多委屈都埋藏在心里,老了、病了却再也管不住自己的理智大门,而从前那些未完整经验的情绪像个捣蛋鬼一样从心底冲出来作怪。

    但我知道她是疼我的,有时听了太多重复的话要闹头疼时,我面露痛苦时,她就会识趣地说“你快去做你的事,不用陪我,我自己看电视”,有什么好吃的,她也会大喊我下楼来吃。

    后来我发现,家人之间的相处就像马来西亚的天气:生气时或许难免会有一两场暴风雨,但雨后又会大放晴天……

    幸好的是,大晴天终究比雨天多很多,很多。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