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案◢ 属协调会议内容 法庭播逾2小时录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一马案◢ 属协调会议内容 法庭播逾2小时录音

    (吉隆坡20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篡改1MDB审计报告案续审;法庭今日播放一段时长约2小时40分钟的录音,有关录音收录一场于2016年2月24日,针对1MDB审计报告内容召开的协调会议内容。



    此案控方第4名证人,即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昨日出庭供证时指出,上述会议是在他的办公室内举行,并由他主持,惟没有会议记录。

    此案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在今早开庭时,向法庭提呈存有上述录音片段的“随身碟”(pendrive),并询问阿里韩沙,是否曾见过有关随身碟,后者回应指不曾见过。

    纳吉虽然不时在法庭与国会之间往返,出庭时依然精神奕奕。
    纳吉虽然不时在法庭与国会之间往返,出庭时依然精神奕奕。

    法庭之后在早上约10时20份开始播放录音,直至1时30分才播放完毕,期间中午12时休庭约30分钟。

    哥巴斯里南也在录音播放时,数度要求暂停并询问阿里韩沙,以鉴定数名发言人士的身分。

    证人先后鉴定了数人,包括总审计司安比林、国家审计司官员莎达杜娜菲莎、财政部代表拿督斯里莫哈末依沙以及代表首相署出席会议的纳吉时任首席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

    根据录音片段,会议曾出现数次争论,惟录音相当模糊,无法听清楚具体的争议内容。

    阿鲁甘达面对媒体镜头时展露笑容。
    阿鲁甘达面对媒体镜头时展露笑容。

    虽然如此,根据阿里韩沙所辨认的人物声音,可听出安比林在会上曾质询阿鲁甘达。

    哥巴斯里南在上述录音播放完毕后,询问阿里韩沙,上述会议是在谁的要求下召开;证人指是时任首相纳吉。

    阿里韩沙说,纳吉当时是针对1MDB的2份不同财务报表被纳入1MDB审计报告内一事,要求开会。

    “会上,首相署的代表和阿鲁甘达反映了其他问题。”

    公账员要求审计1MDB

    国家审计局的审计主任(管理)诺莎娃妮披露,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于2015年2月27日,要求该局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进行审计。

    她说,在2015年3月4日的内阁会议中,议决由国家审计局鉴定1MDB的户头和要提呈给公账会的相关报告。

    诺莎娃妮进入证人室,准备出庭供证。
    诺莎娃妮进入证人室,准备出庭供证。

    诺莎娃妮是控方第5名证人,她周三首日出庭供证时,披露上述事宜。

    “在2015年3月9日,总审计司已经考量和决定,让国家审计局对1MDB集团进行审计,接着,总审计局委任审计团队的成员。”

    她说,她被安比林委任为1MDB特别审计团队的协调人,以于2015年3月9日进行审计。

    她供称,该审计是于2015年3月10日开始进行,直至6月15日。

    她说,相关审计结果被纳入1MDB中期审计报告,相关报告在提呈给公账会前,将会先和1MDB核实。

    完成录音抄本才盘问阿里韩沙

    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说,基于控方仍未完成录音的完整抄本,目前辩方团队从控方获得的录音抄本发现有多达60项错误,因此他要求在控方完成最终抄本后,才开始盘问阿里韩沙。

    阿鲁甘达的代表律师拿督西瓦纳南也告知法官,他和沙菲宜持有同样立场,并指其团队也正着手处理上述录音抄本,他们将寻求有份列席该会议的当事人阿鲁甘达的协助,确认录音中的人物身分,预料可在本周五(22日)完成,交给控方。

    哥巴斯里南告知法官,控辩双方将一起合作纠正抄本的错误,应可在下周一(25日)完成改良版的抄本。

    法官最终批准辩方的要求,等控方完成改良版的录音抄本后,辩方才盘问阿里韩沙。

    较早时,哥哥巴斯里南根据录音片段,针对阿里韩沙在2016年2月24日召开的会议提及销毁文件一事询问后者,后者回应说,当天的会议是最终结论,因此不应有2至3个版本(1MDB审计报告),应该以任何获同意的最终版本为准。

    哥巴斯里南之后告知法官莫哈末再尼,控方已完成引导阿里韩沙供证。

    7份报告交众人3销毁

    诺莎娃妮指出,安比林于2016年2月22日,将1MDB审计报告交给时任首相纳吉、苏克里、阿里韩沙、总检察署的代表祖基菲里和阿鲁甘达。

    她说,她从大马政府保安官总署拿出的10份1MDB审计报告,有5份是交给上述人士,1份交给安比林,还有1份获保管的则交给安比林之后的前总审计司丹斯里玛蒂娜,并于2018年11月2日交给反贪会;其余3份则销毁。

    她早前供称,她在接获时任总审计司(安比林)指示后,在2016年2月20日将最终版本的审计报告草稿送印,以便在2016年2月24日提呈给公账会。

    诺莎娃妮进入证人室,准备出庭供证。
    诺莎娃妮进入证人室,准备出庭供证。

    收国家审计局铁柜


    她供称,首批印刷在2月21日印好,共印了60份审计报告,基于安全理由,被保管在大马政府保安官总署(CGSO)。

    她说,每份报告依序印有“1”至“60”的水印,以方便国家审计局的审计团队参考,所有报告都被放入盒子。

    “2016年2月22日,我从大马政府保安官总署拿出10份审计报告,将6份交给安比林(序号1至6),以及将4份(序号7至10)收在国家审计局铁柜。”

    她供称,她在获得安比林指示要遵守该署的销毁程序后,已经销毁余留在盒子内的审计报告。

    总结会议上详尽讨论

    诺莎娃妮供称,该团队在总结会议上,与阿鲁甘达和1MDB高层针对接收到的问题和反馈,展开详尽讨论。

    她指出,召开总结会议的目的是向被审计方提呈审计结果,且可让审计方敲定所准备的报告草稿。

    “被审计方获得机会,针对审计方提出的问题提供解释或任何反馈。”

    她说,国家审计局身为审计司将通过收到的理由,考量任何建议,以“专业判断”考虑是否接受或拒绝被审计方的解释,并在团队与前总审计司一起讨论后,准备最终的审计报告。

    法庭上核对中期审计报告

    诺莎娃妮在法庭上也核对1MDB中期审计报告,她指该报告是由国家审计局准备,内容涉及1MDB集团在2009年2月27日至2014年3月31期间的合资投资、财务报表分析与财务地位。

    她说,内容还包括1MDB集团的借贷与政府担保、1MDB集团资产地位、资金筹集与使用,以及重新检视1MDB集团在2010至2014年期间的财务报表。

    证人指出,上述1MDB中期审计报告是在2015年7月9日与10日提呈给公账会,在提呈后,审计持续进行至2015年10月31日。

    她供称,接着在2015年10月31日至12月15日期间,审计团队已针对所进行的审计结果,去撰写审计观察报告。

    曾进行总结会议


    她说,该团队随后将准备好的审计观察报告提呈给1MDB,以获取反馈。

    证人说,该团队在获取1MDB的反馈和采取行动后,他们也安排在2015年12月16日与1MDB进行总结会议(exit conference)。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