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贻贝佳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贻贝佳肴

    “蓉,你小时候很爱吃的淡菜是mussel干,你知道吗?”我像发现新大陆,兴致勃勃告诉妹妹。妹妹说她知道,又说:“我现在也喜欢。只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蚝干,蚝干粥可美味了!”



    蚝干贵淡菜便宜,两者味道近似,价钱却相差甚远。继续说下去,她笑道:“以前妈妈那么‘giam siap’(吝啬),淡菜也每次只加一点点……”

    往昔母亲常熬咸粥,除了白米、姜丝,一般上添加芥菜和豆干,或马铃薯、红萝卜和肉碎,并加上淡菜提鲜。与妹妹相反,我宁可吃光可鉴人的白粥,佐以腐乳和咸鱼,也不喜以淡菜提味的咸粥。盛咸粥时,我尽可能避开淡菜,一不小心它落入碗里,就舀给妹妹。许多年后,下厨料理,没想到爱上的食材之一,竟是淡菜——哦,不!是制成淡菜以前,称作贻贝的海鲜。

    贻贝别称青口贝,也叫海虹。因为产量大,不易保存,收成后往往会煮熟加工,制成干品,也就是淡菜。贻贝生长于海滨、附在岩石上,是双壳类软体动物。它营养价值高,不只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各种维他命和微量元素,胆固醇含量也比大部分海鲜低,每100克贻贝含56mg胆固醇,只占鱿鱼胆固醇含量的四分一呢!

    外壳赤黑的贻贝边缘带青,打开来,白色壳内隐隐闪着珍珠般的色泽,肉色更是好看,有的浅黄,有的像咸蛋黄。贻贝不曾出现在老家餐桌上,为此,嗜食海鲜者如我,第一次听三姐描述贻贝,自然双眼睁大,猛吞口水,一副馋相不亚于错失品尝贻贝的当事人了。

    海鲜爱好者快动手

    话说,当时她和讲师、系友到东海岸考察,在海滨收获了不少贻贝。后来出海一趟,海浪一波波晃呀漾的,把大海调配成美酒,熏醉了三姐!回到度假屋,她倒头大睡,睡得比猪还熟。次晨起床一看,度假屋前堆着炭火,余烟袅袅;炭火旁,贻贝壳成山。啊,三姐说,一个贻贝也没机会品尝就被吃光,真叫人失望!

    贻贝故事活在我心上,直到初尝贻贝料理,自然爱不释手。那是在甲洞一家西餐厅点来一份海鲜意大利面,以奶油和黄油调味、培根提鲜的贻贝,一尝,就让人眯起双眼,吃完连残留嘴边的酱汁,也多舔几下。

    和伴侣到法国游走,也留下有关贻贝的美好印象。当我们深入南法郊区,把车子开进连GPS也失灵的山间小路,看了成片薰衣草、太阳花和草原上的骏马,身体的疲累已无力于消受法式餐厅经典的服务,慢悠悠享用一顿晚餐。

    我们到超市买了加工调味的冷冻贻贝浓汤和长棍面包。冷冻贻贝浓汤加水煮沸后,香草、白酒和贻贝的香气四溢,撕开长棍面包,蘸吸饱满的贻贝浓汤,送入口中,嚼也不必,毫不费力,美妙极了。我们没有少吃贻贝,也没少喝浓汤……

    料理没加工调味的冷冻贻贝,也极简单:姜、蒜切片,以海盐和咖哩腌制,浇上鲜奶,加入番茄,用香蕉叶包起来,烘烤15分钟,打开来,香气扑鼻,淋上泰式青柠檬汁,开胃下饭。现摘九层塔洗净,大葱切片,连同烤咖哩贻贝包入墨西哥饼中,大葱的切面紫白相间,新鲜绿叶嫩得好看,同样色香味俱全。

    贻贝加上萝卜丝、玉蜀黍粒、剁碎的指天椒和青葱等,裹上面衣,大火油炸后蘸着自制泰式酱吃,卡兹卡兹爽脆脆、金黄黄,更令人满足。

    谈起美食料理,三天三夜说不完,何况海鲜!若你也是海鲜爱好者,赶紧动手料理贻贝佳肴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