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父子骑驴”治国行不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宋明家:“父子骑驴”治国行不通

    到底要“提高烟税/烟价”,或“严厉打击非法香烟”,大马政府多年来一直对此纠结、软弱。



    笔者不抽烟,但也认同烟草公司一直以来的看法:因为调高烟税,私烟问题恶化。

    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却也只说出事实的一半。

    比较全面的事实因果链是:

    》因1:国内烟价高昂(平均每包RM18.30)

    》果1:便宜私烟有市场(每包约RM5左右)

    》因2a:执法官员薪水不高、执法单位容易受黑势力牵连(引11月11日媒体报道英美烟草公司董事经理的看法)

    》因2b:管控私烟的体制和律法制衡不够(包括转运货柜无需实际检查、官员易受贿等因素)

    》果2:执法能力受影响(打击私烟不力)

    》果3:马私烟渗透率世界第一(见11月5日各报媒体报导)

    以上种种,导致马来西亚私烟交易渗透率63%,高踞全世界第一(参见2019年6月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调查报告);市场调查公司Nielsen调查也显示,2018年10至12月的私烟比重高达61.2%(引《中国报》2019年4月3日报道)。

    其直接原因,是2015年烟草税调涨36%后,香烟价格暴涨所致。

    没有主见

    政府当时提高烟税的原意是好的:“帮助民众断烟”和“减少吸烟人口”。

    而提高烟税对减少烟民有没有帮助,答案是显而易见、非常肯定的:

    (1)世界卫生组织(WHO)和美国国家癌症中心根据过去数十年世界各地所累积的研究数据,支持提高烟税有助于降低烟民数目的论述(见2016年《The Economics of Tobacco and Tobacco Control》报告)。

    (2)澳洲、纽西兰、美国等国家的研究团队发表的研究数据,也证明政府提高烟税或烟价,能有效减少烟民数目(参见2016年10月《Nicotine & Tobacco Research》、2013年7月《BMC Public Health》、2007年《Tobacco Control》等期刊论文、2015年《The Tax Burden on Tobacco》和2012年4月《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等美国官方报告)。

    马来西亚的问题是,在提高烟价的同时,政府一直没有强力执法、没有改善香烟管控制衡体制、没有提高走贩私烟的惩罚,以多管齐下使香烟走私活动减少。

    这些多管齐下的策略,在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家,都曾经实施过,也非常有效(引2008年WHO《扭转烟草流行系列政策》报告) — 但为什么来到马来西亚,就行不通了?

    记得2017年3月卫生部提议要调高香烟价格的时候,香烟公司马上大声抗议;接着财政部就出来U转,说政府会把焦点放在打击私烟买卖,而不是提高烟税。

    很明显的,大马政府对民生课题的政策抉择和执行,常表现得像“父子骑驴”:

    一对父子赶着一头驴进城,途中有人笑他们:“为何不骑驴呢?真笨!”父亲于是让儿子骑驴。

    走了一段路,遇上第二个人骂儿子说:“儿子真不孝,居然自己骑驴,让父亲辛苦走路。”父亲连忙叫儿子下来,自己骑着驴。

    又走一会儿,碰上另一路人:“这父亲真忍心,居然让孩子走路,不怕孩子累死吗?”父亲赶快让儿子也骑上驴背。

    哪知道过不久又有人说:“这父子俩真残忍,两人骑会把驴压死啊!”

    最后,这对父子干脆把驴脚绑了,抬驴进城去。

    故事可以有很多不同解读,但对政策时常U转的希盟政府(国阵也一样)而言,这寓言是讽刺国家领导“缺乏判别是非”和“没有主见”,时时被国内各方各界的意见左右和影响。

    最后一事无成

    从《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罗马规约》的反覆立场,到废除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废除恶法、死刑课题、独中统考承认,乃至于打击私烟的课题上,希盟领导人一直都很在意、听信其他人(尤其是保守势力)的议论,在各个政策抉择上,失去自己的自主和理性判断,一直不断的从驴背上爬上、爬下、抬驴、牵驴、爬上、爬下……不断重复荒谬的“父子骑驴”,最后一事无成。

    只有领导们改掉这种政策谋划不周、优柔寡断的“父子骑驴”领导作风,人民自然对国家整体发展乐见其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