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原来世上伤心人,不只我一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主题故事】原来世上伤心人,不只我一个

    当爱情结束时,你会怎么做?沉淀在失恋痛苦中,还是毅然放下、继续前进?别人的失恋故事,或者可以给你思考和答案。



    展场天花板上,写满许许多多与失恋有关的字句。

     

    在吉隆坡金河广场有一间“失恋博物馆”,搜罗了各种被分手、被背叛、被抛弃的失恋故事,以及公仔、护身符、织一半的围巾、运动鞋、婚纱等各种“爱情遗物”,吸引不少年轻人前往拍照打卡。

    失恋博物馆展场氛围特别,吸引不少人前往拍照打卡。

     

    “失恋博物馆”概念源自欧洲克罗地亚,是由一对分了手的情侣所创设,他们把世界各地失恋者捐赠的各式各样失恋物品,依照不同主题陈列其中,每件展品上都标有捐赠者所做的说明。

    展场展示百件情侣分手后捐赠的物品。

     

    这个特别的展出获得世界各地响应,而大马“失恋博物馆”则和中国“失恋博物馆”合作,展出近一百个失恋故事和失恋物品。

    感情路总有失意的时刻,有的人乐于分享自己的失恋纪念品,留下心动、疗伤止痛。而看别人的失恋故事,也让一些观者从中更珍视对方感情。现场展示的每件物品背后,代表一段失恋后的故事,配搭展场布置的游戏设施、失恋字句、放映室、互动寄语等,让不少人触景伤情后悄悄落泪,也有人以开放的心情来感受失恋。

    大陈

    放下后再见亦是好友

    2017年,大陈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认识了一位女孩,两人第一次见面却互有好感,不久就成为情侣。

    “我们拍拖约九个月,一次在通电话的时候,她说她的父母希望她专注学业,于是提出分手。我不想分手,建议给彼此多一点时间,不要现在做决定,但是她不要。死缠烂打也不是办法,我也只能接受。”

    他的疗伤方式是听情歌发泄、做运动,但他发现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是断绝两人之间的联系。

    “我封锁了对方的面书和Instagram,虽然很冷酷,但这是我走出失恋伤痛的方法,对方好像也是这样……不过,目前我们已经完全放下了,成为满好的普通朋友,有见面、会聊天,有时候她不开心也会发讯息给我。”

    有人说过,开始新的感情,是放下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实际上,大陈在分手三个月后找到另外一段感情,用新欢忘旧爱。“但这方法是错误的,不只伤害自己,同时也伤害对方,我们在一起一个多月就分手了。”

    大陈一人默默看着天花板上写满的字句,他特别喜欢一句“我喜欢的人也在等我回来”。他笑了笑,说:“有些相爱的情侣就是无法走在一起,让人惋惜。”

    Stella

    还有很多事值得我去做…

    看着别人的失恋故事,Stella心里也不好受,仿佛自己也回到那段失恋的时光。“有满多个故事让我很感动,看的当下感同身受,因为我也失恋过。”

    19岁的Stella在两年前初尝爱情。“我们是同学,当时彼此都不成熟,说是喜欢,但也不是真正喜欢吧?就只是想要在一起的快乐。”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时候觉得他想的东西不成熟,他是属于想要享乐的人,没有想到以后的事情。有一天,他提出分手,理由是他比较适合一个人,结果分手两个月,他就有了新女朋友。”

    这场初恋,来得快,去得也快,前后一年就戛然而止。

    分手的时候,她让自己狠狠哭了两星期,内心才舒服一点,但是伤痛犹在,“差不多两年吧,我才真正走出失恋伤痛。”

    疗伤期间,Stella偶尔想起往事而心有不舍和难过,但最后理智把她拉出失恋的旋涡。她说,世上有很多值得去做、应该要做的事情,跌倒也并不会阻止一个人前进。

    “不过,我也不是很勇敢的人,我觉得看到他或听到别人说起他,我会受不了;还好分手后不久我们就毕业,各自读不同的学校,就再也没有和对方联络。”

    她曾经在街上偶然遇见他,那时候她只是看他一眼,把那早已没有交集,如同陌生人的他,抛在身后。

    朱景恆

    伤心情歌疗愈伤心

    “到現在我仍然關注她的社群動態,剛剛來失戀博物館的路上,我還在瀏覽她的Instagram。”

    朱景恆並沒有找好朋友傾訴失戀,只是不斷聆聽傷心的情歌,反芻傷心往事。儘管情歌有時候會讓傷口再一次被剜起,但同時,他卻覺得莫名被療癒。

    “她之前介紹我看的戲,我現在還在繼續看。我想,如果我們可以像從前一樣聊天,這些她喜歡看的戲,或者可以成為我們的話題。”

    在朋友的陪伴下,他來到失戀博物館參觀。展示中的一個倉鼠抱枕,無意中勾起他的回憶。原來他買過一個類似的公仔想要送她,但因為她擔心被父母看到,而暫時沒送,現在成了一個永遠送不出去的禮物。

    “失戀博物館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和文字,有一段文字讓我很感動:我陪你走過的路,你千萬不要忘。雖然看了難過,但也發現原來傷心的人不只有我一個。”

    小陈

    让自己忙碌无暇想念

    小陈和三位朋友说着、笑着走进失恋博物馆,但是陆续看了展示中的故事和物品,她开始陷入淡淡的伤感。“特别是那些结婚又离婚的故事,也许不尽相同,但看了一样让人难过,现在的离婚率这么高,有的人才结婚几个月就离婚……”

    问她看了别人的失恋故事,会否对爱情怯步?她笑说不会:“即使一百个故事里仅有一个开花结果,那至少还有一分希望,不是零希望。”然而,在这些别人的故事里,难免会想起她的失恋回忆。

    20岁的小陈曾在三年前被前任男友劈腿,当时她们拍拖了八九个月,某一天晚上,他发了一则“我们分手吧”的即时讯息给她:“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但他拒听,一直发即时讯息给我,却不要和我说话。即使我说,我要把他的东西还给他,他还是说不需要,坚持不见面。”

    “其实我有猜测过他喜欢别人,但他否认。直到我们分手几个月后,他在社群网站贴出他和新女友的合照,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当下有种被骗的感觉。”

    “恨他吗?刚分手的时候有一点恨他,但后来反而更希望能和他复合,因为他对我很体贴,别人也都觉得他对我很好……他是我的初恋,他送给我的东西直今仍收在橱里,没有丢掉。”

    对小陈来说,失恋最难受的不是一段亲密关系的结束,而是毫无预兆的结束。“我可以接受因为性格不合而分手,可是我觉得我和他一直相处得很好,我也没有做错什么,就因为他突然喜欢上别人,我就被迫离开,没有选择的余地。”

    由于悬而未决的感觉,被分手后的她曾经从彼此的朋友圈打听他的消息,关注他的社群动态,看他和谁在一起?他们在做什么?“那时候,一听情歌就会哭。”

    她用了一年时间让自己逐渐恢复元气,靠着不停找事情让自己忙碌,而无暇想念。

    更多精彩:别让情伤逾越正常期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