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让灰烬滋润大地之母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廖朝骥:让灰烬滋润大地之母吧!

    陈平生前多次申请回国养老,不获马来西亚政府批准,为此,陈平还聘请了律师申述,不果。陈平在人生最后阶段,申请入境马来西亚拜祭父母陵墓,也希望往生后,骨灰可以埋葬在出生地实兆远。这些请求都因为陈平曾是“国家大敌”,也被国阵政府拒绝。2013年9月16日陈平逝世后,马泰边境曾为此加强监控,防止陈平骨灰“偷渡”入境。今年12月2日是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签署30周年纪念,正值新马来西亚成立一年半了,陈平的前战友对外界公布,陈平骨灰已在9月16日那天洒红土坎外海和中央山脉的山脚。一处是他家乡不远处的大海,一处是他近半生都在大山森林里“为了反抗侵略者及殖民者而为之坚持战斗的可爱祖国的土地”。



    当马哈迪在韩国出公差,被记者问到如何评论伊党及巫统穷追猛打陈平的骨灰洒在大马国土上,将导致共产主义复燃,马哈迪显得烦躁且疲惫,指出随着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的签订,马来亚共产党已经解散武装部队,多位前马共党员也回到了马来西亚,包括多名马来人马共党员,例如Shamsiah Fakeh,Ibrahim b. Chik (马哈迪讲错了,Rashid Maidin并没有回国)等三百多位。“难道要我们把骨灰都找回来,送出国外吗?”,马哈迪不改其尖酸刻薄的语调。

    革命历史流血记忆

    马共的抗争与我国独立史的关系,至今依旧是争论的要点。谈抗日,马共有功,这是大家公认的,但是教科书上甚少描写这一段。然而到了马来亚脱离英国殖民统治迈向独立的历程,双方的观点就南辕北辙。以巫统为主导的历史观点,认为马来亚的独立是“谈”回来的,马共则是这个过程的阻扰者。然而从马共的观点来看,如果没有马共掀起对抗英国殖民统治的武装抗争,迫使英国提早结束殖民统治马来亚,马来亚就不被提前实现独立。印尼、越南的独立革命都是与法国殖民者作战,驱除殖民者作为革命历史的流血记忆,我国反而是以平定马共武装抗争的内乱,作为我们的革命历史的流血记忆。但是,马共坚称,他们的抗争是为了马来(西)亚的民族事业。

    不同政治理念的人,为同一片国土的福祉奉献了青春与生命。逝者如斯,从人类历史悠久的进程来看,大家都是过客,就让灰烬滋润大地之母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