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 ‧ 阿树叨唠 –– 作家的社交小圈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赖宇欣 ‧ 阿树叨唠 –– 作家的社交小圈子

    进入第4年全职写作生涯,我发觉自己的社交圈子变小许多;比例大概是,从一颗大西瓜缩成一颗咖啡豆。

    以前每天至少遇上两三百人的社交圈子,如今见到的却是家里的两三人,外加几个好友而已。

    当然,这不能算平时跑说书会看到的人,很多都是一次性或是单向的,我指的社交圈子,是具备双向交流的。

    如今,职场上所谓的同事,全都换了一批人,且一一换成了出版社的编辑;再说,作者和编辑的工作范畴不一样,工作挑战也不一样,所以,两者交流多是牵涉到解决工作难题之类的,是比较务实和任务型的。



    换了职业跑道后,可以互相调侃的同事完全没有了!

    “同事”这个词儿,对我来说忽然变得陌生起来。是啊,作家本来就是一种孤军作战的职业,你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不能再奢望有同事跟你并肩作战了!

    当然,你可以有同行,同行做的且是一样的事,但我们同时也深知,要找到一样频率、有话题的同行不再是一种必然,这一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时,我真怀念和一班同事一起聚会,一起数落老板的快乐时光。

    现在这咖啡豆一般大的社交圈子,能不能算是正常的交际圈子,说起来还见仁见智的。

    但是,我发觉我的生活越发简单,日常少说很多废话,也多了思考的空间。

    思考,有没有助于我们的往后人生呢?我发觉,它看起来对现实生活虽没有实际的帮助,但对人的悟性却有极大的点化。

    思考,让人以一个更全面的角度看清楚一件事情发生的始末,当眼里的雾霾消散,人们会发觉自己更有勇气面对生活挑战,遇到事情不再慌慌张张,什么事都往外求,比较懂得自省和内观,这是忙碌生活较难以提供的眼界和胸怀。

    我现在还是会与旧同事一起数落以前的老板,但岁月究竟是慈悲的,我在数落时少了很多戾气,只当一个嗑瓜子的话题而已,说完、笑完还是会尊重他做某件看起来不可理喻的事的背后的动机。

    这就是思考而得来的成熟吗?

    还是缩小社交小圈子后,以局外人看待事物的缘故?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