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公务员是“无病”呻吟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宋明家:公务员是“无病”呻吟吗?

    “三分一公务员高压工作”



    乍看标题,还以为记者误把“私人企业员工”写成“公务员”;但11月14日的这则新闻说得明白:“全国公共及民事职工总会(CUEPACS)主席揭露,三分之一公务员是在高压情况下工作,以致患上情绪病的公务员逐年增加。”

    三分一,也就是至少有50万(以160万公务员这数目来计算)公务员患有情绪病,我猜想这些员工当中应该有很大部分属教育部(老师)。

    这除了依据笔者在政府中学的亲身体验外,同日报章也报道了“教部需要更多公务员”,全国教学专业职工会(NUTP)呼吁政府,豁免对教育部增加公务员的限制;并说“许多老师仍需承担着无关紧要的工作,包括被迫执行书记工作、兼负舍监的职责等。”

    但在政府大学和其他公务部门体系,公务员因为工作压力而患情绪病的说法,的确是很令人惊讶。

    侮辱学术界

    看看许多政府办公室:一个主管三四个助手(其中许多常常是闲得发慌的)、一个柜台两三个员工(滑手机聊天的比较多)、一个小小部门七八个职员(方便出外喝茶、载孩子、做兼职);公务部门要那么多员工来干嘛?为了提供就业机会?还有,说要改革pergi minum文化,改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老样子?

    我没有什么调查数据来支持这论述,但11月13日英文《星报》刊载一封来自某政府大学讲师的来函,多少透露了端倪。

    文中主要申诉政府大学讲师的超负荷工作量,其中所举例子,译成中文大略是:“在我的院系,讲师每周12小时的教学,加上研究指标、为学生提供咨询服务、行政文书、社区服务等,是非常繁重的”。

    以私人企业界的标准来比较,可以用“无病呻吟”来形容这种投书。

    原因很简单:这种教授工作量,在私立大学教授眼中看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说它“很重”,是侮辱了学术界。

    在私立大专院校,每周教学12小时,是近于偷懒;私立大学老师的教学小时,一般都有14、15 小时或以上(还没有包括批改学生作业和报告)。

    再者,外国研究型私立大学分校,为了维持世界大学排名的百大排行,对研究成果、学术论文发表等评量标准,以及升正教授的考核指标,都比任何政府大学来得严苛。

    熬出春天来

    其他等如行政文书、校外招生、辅导学生、评审期刊论文、社区服务等等等等等(教学和研究以外的工作项目),更是磬竹难书。
    必须注意的是,私立大学在获取政府支援方面,远远比政府大学的拨款和资助来得低:研究型私立大专没有政府的直接拨款,获得的研究基金数额(比如FRGS),也比政府大学少得太多;除非有大财团支援,私立大学一般都买不起昂贵的研究器材。

    还有,私立大专教职员的收入,一般也没有公务员群体的种种津贴、福利、奖金等额外收入。

    在这种种局限、难于忍受和煎熬的高压工作量下,许多私立大专教授和研究人员,还是能够开辟出条条康庄大道,在学术界大放异彩,熬出春天来。

    文友南陀对上面那则新闻的回应有够传神:“情绪病有两种:(一)因为工作量等而导致的情绪病;或(二)被宠出来的情绪病……我看绝大部分公务员是(二)。”

    CUEPACS主席的说词,是“有病”,还是“无病”呻吟?你认为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