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一生悬命物我精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主题故事】一生悬命物我精神

    日本短语 “一生悬命”,意思是一辈子拼命努力,将自己的生命寄托在某件事情上。这个词很贴切诠释了匠人精神的内涵。



    江户小花纹工艺大师青木启作(右四)与大马蜡染布料大师Bujin(右五)同场进行示范,右起为和匠社长王振伟、GMBB商场经理沈玉玲、刀剑制作世家正次郎铗刃物工艺的传人石冢洋二郎、玻璃艺术大师黑木国昭、加饰纸大师一色清、太阳有限公司社长中川宽之及神野织物推广人员辻良岳。
    江户小花纹工艺大师青木启作(右四)与大马蜡染布料大师Bujin(右五)同场进行示范,右起为和匠社长王振伟、GMBB商场经理沈玉玲、刀剑制作世家正次郎铗刃物工艺的传人石冢洋二郎、玻璃艺术大师黑木国昭、加饰纸大师一色清、太阳有限公司社长中川宽之及神野织物推广人员辻良岳。

    “匠”,在日语发音上跟“商”(shou)一样,有时会读做“takumi”,是巧妙、精巧的意思。日本人对“匠”抱有一种憧憬,甚至是崇敬。

    “匠”这个字,有职人的意思,有夸赞技术已到艺术的境界之意,而在悠久历史的日本文化当中,职人也是备受尊重的职业之一。

    在日本17至19世纪的江户时代,“士农工商”有严格等级排序,工人和商人处于阶级制度下层。如今在日本社会,商业是整个社会的能源,工匠地位也产生了变化。

    其实“匠”本来应该泛称各种技术工人,中文对于普通木工都叫做木匠,但在日本,只有近乎神迹的高等技巧,还有名誉和地位的人才能被冠上“匠”字。如果是匠人手制的工艺品,价格会比其他同种商品高出几倍。

    在日本,“匠人文化”受到广泛推崇,匠人们拥有强烈自尊心,一份工作做得好与坏,和他们的人格荣辱密切相关。爱自己的工作,不能有任何怨言,工作就是他们的人生,是他们眼中的艺术。

    89岁的青木启作,是日本艺术协会认可的50位在世“人间国宝”之一。
    89岁的青木启作,是日本艺术协会认可的50位在世“人间国宝”之一。
    工作是人生也是艺术

    日本许多传统匠人,耗费一生精力专研一样手艺。他们对完美的不懈追求,正是让日本手工艺如此受人推崇的原因。

    要入选日本传统手工艺的标准非常严格;大部分作品必须采用传统工艺和原料,并以手工完成。该行业历史更需要达到一个世纪以上,且要有至少4家以上的企业在生产该产品。经由时间洗礼及历练的老手艺所做出来的纸张、布匹、刀具等,能够深切感受到匠人们手作的温度,每件作品是如此独一无二。

    更多报导:新颖意念传统不变

    上个月GMBB举行了一场日本传统手工艺分享与交流会,本地民众有机会近距离欣赏日本传统工艺匠人现场示范及亲自指导工作坊。当天出席的匠人们包括89岁的江户小花纹工艺大师青木启作(Keisaku Aoki)、现年66岁的加饰纸大师一色清(Kiyoshi Issiki)、刀剑制作世家正次郎铗刃物工艺的传人石冢洋二郎(Shojiro Ishizuka),以及日本著名玻璃艺术大师黑木国昭(Kuroki Kuniaki)。

    江户小花纹线条简洁、色泽朴素、更贴近生活,给人恬淡美好的感觉。
    江户小花纹线条简洁、色泽朴素、更贴近生活,给人恬淡美好的感觉。
    人间国宝技法回到人间

    89岁的日本传统手工艺人青木启作,是拥有400年历史的日本江户小花纹和江户纱罗染色技术之领导者,也是日本艺术协会认可的50位在世“人间国宝”之一。

    他曾荣获许多传统手工艺人奖项,包括由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大臣所颁发的奖项。2012年,荣获了由日本皇室颁发的“瑞宝单光章”勋章。

    从孩提时代接触布染,至今超过80年,一生人只做一件事,他觉得最幸福的事是当顾客说:“我很喜欢你的作品”、“我还想再买你染的布”。

    青木启作独创双面染技法,获得国际认同,至今未有传人。 “坦白说,我年轻时也有小心眼,不想把独创技法公开,不过年纪越长就看得越开,技法带不走,好东西如果不留下来很可惜。”现在只要有人诚心想学,不管来自哪个国家,他都愿意无所保留传授毕生手艺。

    黑木国昭将毕生奉献给玻璃艺术,先后创作出光琳、绫切子、新世纪浪漫及浮雕等多个不同系列。
    黑木国昭将毕生奉献给玻璃艺术,先后创作出光琳、绫切子、新世纪浪漫及浮雕等多个不同系列。
    制作琉璃创作灵感来自故乡

    日本匠人之所以让世人引以为敬,是因为他们大多安居于乡村,心无旁骛地醉心于自己的创作,早把生活与工作融为一体。

    74岁的日本“玻璃名工”黑木国昭一直生活在南九洲的宫崎,黑木玻璃艺术工房设在此,创作灵感也来自家乡。

    黑木国昭将毕生奉献给琉璃艺术,作品被日本天皇收藏,也曾在欧洲、台湾、香港办过个人展览。他最有名的一点,是在80年代复原曾一度失传的南九州“萨摩切子”玻璃工艺,为日本琉璃艺术史写下新一章。

    他视玻璃为“生命”,坚决不用模具,全人手操作塑形、切割和调色等工序。“我从不使用一式一样的模具制作玻璃,模具密封不透气,玻璃困在里头,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活力。”

    黑木国昭将“琳派”代表人物尾形光琳的日本画艺术,转化成玻璃工艺品。
    黑木国昭将“琳派”代表人物尾形光琳的日本画艺术,转化成玻璃工艺品。
    毕生奉献玻璃艺术

    这位日本国宝级大师全无架子,亲自拿着小册子向人们介绍自己的作品,并通过翻译耐心回答一切问题。记者留意到大师右手颤抖,即使现在身体大不如前,工房有学徒帮忙,仍坚持亲自设计及完成重要工序,不负匠人精神。他乐于传授技艺,也欢迎世界各地有心人前去学习。被问及现今年轻学徒与他那一代的差别,他幽默笑说:“以前我们是付钱拜师学艺,现在师父还给学徒工钱呢,多好啊! ”

    日本人善于追寻每一个美的瞬间,追求每一份极致。
    日本人善于追寻每一个美的瞬间,追求每一份极致。
    匠人充分体现日本精神

    “守破离”, 每一位匠人通往一流的必经之路,技艺得之于守,用之于破,创之于离,弟子与师傅之间的手艺传承尽归于此,“匠人精神”也在其中慢慢练成。视“匠心”为灵魂,将传世当作是天命,追求技艺的极致甚至要创造奇迹便可谓“匠人精神”。

    著名的秋山木工中的弟子八年才可独立,他们一年上预科,四年学做徒,三年学带徒,八年后自立,便被赶出学校。而秋山木工的创始人秋山利辉更是创立“匠人须知30则”作为学员训诫,贯彻“匠人精神”的奥义。

    1955年,日本建立了“人间国宝”认定制度,政府经过严格筛选后将这些匠人保护起来,并给予资金支持,以防手艺失传。这是一个国家对待传统手工艺的态度,也正是这种润物无声的倡导,激发着每一个日本人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自豪感和责任感,使保护传统工艺成为全社会的共同使命。

    调查显示,在日本,1000年以上的企业有7家,500年以上的企业有32家,200年以上的企业有3146家,100年以上的企业有5万家以上。这些百年老店之中,有89.4%的企业是员工人数不超过300人的中小型企业。许多日本中小企业都是“日本神话”的创造者,这其中颇有历史的老店就超过10万家,而里面的匠人多达几十万,日本堪称“匠人国家”。目前,日本最长寿的企业是创办于公元578年的“金刚组”,存在已有1437年,代表作是建于593的四天王寺。

    更多报导:新颖意念传统不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