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兆鸿:论我们爱国的限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兆鸿:论我们爱国的限制

    年底,在马来西亚各种诡异荒谬的议题当中,现在又添了最新话题。网络流传一则华小生用华文唱国歌的影片,震惊“敏感人士”。有政党在第一时间已迅速报警,教育部也第一时间承诺对此展开调查。其“第一时间”的高效率,远比施政效率高出许多。



    在坊间或校园(华小、独中),就可以发现中文版国歌歌词本就存在。别忘了,我们的“国家原则”全文,也有中文版,光明正大印在笔记本后方。笔者读小学期间,就朗诵了六年中文版、马来文版“国家原则”。

    这不晓得,是否也会被有心人士诠释为“无礼者”?对国家的爱,如果需要区分语言,那邻国新加坡最近的国歌“翻唱版MV”,就是现实又讽刺的对照。

    今年12月2日新加坡推出“翻唱版”国歌 《Majulah Singapura》 (中译:前进吧,新加坡!),引起网民热烈讨论。虽然许多网民不买单,认为这版本的国歌“太沉重”、“不吉利”,但笔者认为,有些细节值得彼岸的我们借镜。

    似曾相似的感动

    这短短一分钟多的镜头,歌声、马来文歌词、MV要表达的信息,简洁有力。更可贵的,这“翻唱版”国歌,是新加坡官方所支持的。

    主唱Ramli Sarip是新加坡摇滚歌手。这版本让他用摇滚唱腔诠释新加坡国歌,同时背景音乐采用包括二胡等的传统乐器为伴奏。接着,镜头逐渐拉远,除了三大种族框架,也慢慢让社会中的弱势族群如残障、视障人士,进入镜头。

    摄影,往往会拍摄导演、当权者关注的事情,让我感动的是,这短短的镜头,表达了导演及官方对新加坡“全民”的关注。新加坡法定国语为马来文,国歌也是马来文,由Zubir Said作词作曲,原为G大调版本。新加坡政府于2001年重新发布由潘耀田老师所编曲的F大调,效果更为激昂。

    而新加坡官方,其实有为新加坡国歌谱写官方英文、中文、及淡米尔文版本,让不同民族使用自己的母语,领悟国歌歌词的情境寓意。看了这个版本的翻唱视频,突然有种莫名似曾相似的感动。

    什么才是爱国?

    这似曾相识的感动,源自马新相似的族群结构与文化背景,甚至几乎一样寓意的国歌,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他们简单的歌词,无需太多华丽修饰或规范形式,就可表达对国家的热爱与效劳。

    他们简单的镜头,就可以表达对国家全民的关照与注意,甚至用黑白,不需要在镜头前穿着各种传统服饰卖弄风骚。他们甚至没有国旗出现在国歌影片里。

    彼岸的我们,还在为国旗的星星、国歌表达方式,争吵不休。如果我们马来西亚用黑白镜头、摇滚唱腔、用华裔作曲家编曲、不放国旗来诠释国歌,应该是滔天大罪了吧?

    会不会有一天,华小不再被允许使用华文朗诵“国家原则”?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使用我们的母语,一同表达我们各族群对国家的爱?到底,什么才是“爱国”?

    《Majulah Singapura》

    中文歌词翻译对照

    Mari Kita Rakyat Singapura

    Sama-sama Menuju Bahagia

    Cita-cita Kita yang Mulia

    Berjaya Singapura

    Marilah Kita Bersatu

    Dengan Semangat yang Baru

    Semua Kita Berseru

    Majulah Singapura

    Majulah Singapura

    来吧,新加坡人民,

    让我们共同向幸福迈进;

    我们崇高的理想,

    要使新加坡成功。

    来吧,让我们以新的精神,

    团结在一起;

    我们齐声欢呼:

    前进吧,新加坡!

    前进吧,新加坡!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