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受歧视!” 障友私人医院捐血被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我感觉受歧视!” 障友私人医院捐血被拒

    (槟城8日讯)残疾人士(OKU)满怀热诚到私人医院捐血,却遭院方拒绝,槟城残障人协会秘书叶燕泉直言,“我感觉受歧视!”



    叶燕泉自婴儿时期起就罹患小儿麻痹症,他说,他前后3次到3家私人医院捐血,但私人医院职员在他填表格时,发现他是残疾者(OKU)后,就以医院政策不接受残疾人献血为由,拒绝让他捐血。

    叶燕泉说,他到私人医院捐血遭拒绝,让他感觉受到歧视。
    叶燕泉说,他到私人医院捐血遭拒绝,让他感觉受到歧视。

    “政府医院都能接受我的血,但私人医院却称是院方政策,我也不能就此事争辩,但是,我感受被歧视。”

    他说,他以前也常到私人医院献血,但却在近几年才遭到拒绝,让他非常失望。

    众嘉宾拉响彩炮为捐血运动开幕,前排左起为郑丽娟与黄镫财。后排左2起为胡栋强、戴良成与李俊杰等。
    众嘉宾拉响彩炮为捐血运动开幕,前排左起为郑丽娟与黄镫财。后排左2起为胡栋强、戴良成与李俊杰等。

    “我是出于助人的目的而捐血,但却遭到拒绝。这是不正确的。我是例常捐赠者,最后一次到私人医院捐血是2014年8月。”

    他说,他无法知晓其他残障人士是否也曾遇到这种情况,因为其他人并没有分享遭遇过类似事件。

    会员们也为捐血运动献血,左5起为叶燕泉、胡栋强、戴良成与郑丽娟。
    会员们也为捐血运动献血,左5起为叶燕泉、胡栋强、戴良成与郑丽娟。

    他今早出席第20届欢喜人间献关怀捐血运动时,这么说。

    槟城残障人协会主席拿督郑丽娟说,她对槟城私人医院以不接受残疾人的捐血是政策为由,不愿并在某程度上拒绝该会会员向他们医院捐血感到失望。

    “即使认为我们是残疾人士,也不能将我们的血液,和身体健全的人的血液做比较,因为政府医院也一直在接受我们的血液。”

    她说,残疾人士也是人类,也有权利在任何情况下帮助有需要的人。

    她希望,槟州卫生部能够对此事进行探讨。

    另一方面,本报记者尝试就此事联系被提及的私人医院,但截稿前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应不分种族
    一视同仁接受捐血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强调,槟州卫生局应严厉看待残疾人生捐血遭拒绝事件,并鼓励与赞助更多团体经费,让他们多举办捐血运动,以确保血库的库存充足。

    “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只要符合资格者,医院就该接受他们的捐献。”

    第20届欢喜人间献关怀捐血运动由槟州残障人协会、槟城安溪会馆青年团、槟城佛光青年团与爱心残障服务中心联办。

    出席者尚有行动党浮罗池滑区州议员李俊杰、槟岛前市议员戴良成、槟州爱心残障服务中心主席黄镫财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