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晴川历历汉阳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晴川历历汉阳树

    从湖南长沙,到湖北武汉,只要86分钟。中国高速铁路的发展,令武汉为中心点,从前被认为交通不发达的工业城市,当今已成了旅游都市。



    高铁的发展惊人,速度不必说,车厢干净,座位舒适。一等和二等的分别,只是前者腿部位置更宽阔,从长沙到武汉的票价,一等只是264人民币,二等则便宜100人民币,怎么说,票价比日本新干线合理。

    全程安稳运行,不觉摇晃,只是靠门空位上有数张塑料矮凳,咦,是干什么来的?一问,才知道给买不到座位的客人坐的,塑料凳子是谁供应?谁带来?就问不出所以然来了。

    湖北话像四川话,但在车厢中听到的方言,一句都不懂。妇女大声在手机中交代家佣琐碎事,几条大汉的对白听起来像争执,这86分钟的车,没法子休息一下。

    长沙的火车站建得美轮美奂,武汉也一样,网友张庆和她的同伴小蛮来迎接,是《大武汉》杂志主编,同时来的还有“崇文书局”的公关经理熊芳。

    行李可推到停车场,和各大机场一样,中国的机场只有重要人物才可把车子停到出入口接送,一般客人不管风雪有多大,总得走一大段路才到停车场。

    车往城中心走,看到大肚子烟囱,像核子发电厂数十公尺高大的那种,才想起这是武汉钢铁厂,读书时课本也提起,武汉是中国重工业基地。

    酒店在江边,五星级的马可孛罗,这几年才建的,我记得上次来武汉是十多年前的事,当年由电台主持人,名字不容易忘记,姓谈,名笑,他是市中名人,开了车子到处停泊也没人去管。

    当时恰逢夏天,大家都把很大张的竹床搬在街上,一家大小就那么望着星星睡觉,问张庆还有没有这回事,她摇头,说星星也看不见了。

    跑宣传行程得紧密

    这次同行的还有庄田,她是我微博网上的护法,特地从广州赶来,还有网上“蔡澜知己会”的长老韩韬,他是济南人,在长沙读博士,和太太一起来,一群人分两辆车,浩浩荡荡来到酒店,把行李放下,先去酒店的餐厅医肚。

    如果你稍微注意,就知道武汉人最喜欢吃的,就是鸭脖子。也不顾餐厅同不同意,张庆的同伴小蛮就把一大包鸭脖拿出来。

    肚子饿,菜没上,就啃鸭脖子,我对那么大块的鸭颈没那么大的兴趣,最多吃的是天香楼的酱鸭,脖子部分也切得很薄,仔细地咬出肉来。这里的,酱料有点辣,友人都担心我吃不吃得了,她们忘记我是南洋人,吃辣椒大的。

    味道不错,同样卤得很辣的是鸭肠,我还以为鸭脖子是湖北传统小吃,原来是近十几年才流行起来的,大家爱吃颈项,那么剩下来的肉怎么处置,原来真空包装,卖到外省去也。

    食物也讲命运和时运,十多年前来时,流行吃的是烧烤鱼,用的是广东人叫为生鱼的品种。这种鱼身上有斑点,身长,头似蛇,东南亚和越南一带卖得很便宜,至今武汉街头巷尾,已少见人家吃了。

    这次行程排得颇密,也是我喜欢的,既然出外做宣传活动,就得多见传媒多与读者接触,我这几天肩周炎复发,睡得不好,但还是有足够精神和大家见面。

    第一场安排在“晴川阁”举行,崔灏名句“晴川历历汉阳树”描写的便是此处,当天下着毛毛雨,张庆担心这场户外活动会打折扣,我倒觉得颇有诗意。这地方我上次来过,有些名胜是去了多次都记不起,这次我一重游即刻认出,想想,也是个缘份吧。

    “下桥”了的菜

    搭了营帐避雨,但等到读者来到时雨已停,现场气氛热烈,发问的题目也多有高水准,我问怎认识我?是通过电视的旅游节目,还是看过我的书的?答案是后者居多。

    活动后就在“晴川饭店”吃,地点在晴川阁后花园,由一群志同道合的文人雅士合办,布置得并不富丽堂皇,但十分幽雅。主人很用心,当日专诚顾了艘渔船,在长江中捕获河鲜,有什么吃什么。

    菜单有传统的周黑鸭、凉拌野泥蒿、洪湖泡藕带、长江野生虾、莉莎霞生印、沔阳野山药煮桂鱼丸、乡村野蛋饺、花肉焖干萝卜、腊肉菜薹、黄坡炸臭干子、野蕨芹炒肉丝、野藕炖腊排、鸭片豹皮豆腐、腊肉煮豆丝,还有记不得的多种小吃与甜品。

    未去湖北之前,我对闻名已久的洪山菜薹大感兴趣,菜薹就是广东人最熟悉的菜远也叫菜心,但洪山的梗是红颜色,红色菜梗的菜心在四川各地也有,香港罕见,只在九龙城一家闻名药店旁边的菜档子有售。这种菜心很香,吃起来味道又苦又甜,口感十分爽脆,可惜当地人说已“下桥”,这是过时的意思,学到这两个字也不错,下回遇到湖北人,就能用上。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