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钱案◢ 珠宝店巧遇卡塔尔首相 纳吉掷328万买首饰送夫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SRC洗钱案◢ 珠宝店巧遇卡塔尔首相 纳吉掷328万买首饰送夫人

    (吉隆坡9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证实,他和家人于2014年在意大利撒丁尼亚岛度假时,曾巧遇卡塔尔时任首相赛阿末等人,而他名下的大马银行信用卡于2014年8月8日,在该岛的“de GRISOGONO”珠宝店,“刷了”总值76万3500欧元(约328万2734令吉16仙)购买首饰,作为赠送给赛阿末妻子的礼物。

    “我和家人在撒丁尼亚岛度假,当时我们在那里和赛阿末、卡塔尔商人、政治人物及王室成员巧遇,那是我们度假中的一个巧合,之后我们计划在撒丁尼亚岛会面。”

    纳吉指出,“de GRISOGONO”是意大利一家专业的豪华首饰和手表库。

    他供称,众所皆知,大马和卡塔尔共享带来利益的经济和外交关系,赛阿末和其夫人诺阿都阿姿曾在官访大马时,向他和夫人送上礼物,因此他和夫人作出的任何回报,是不会低于应符合时任卡塔尔首相伉俪的地位和慷慨之心。

    “我不要动用公款购买这礼物,我认为既然已有此(信用卡)户头,因此相比公款,使用此户头更合适,因为我相信这个户头内的资金,我可以自由裁量使用,以惠及大马。

    “当我们回到大马后,诺阿都阿姿向我的妻子发送感谢短笺,答谢我们在撒丁尼亚岛会面时送上的礼物。”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控状案迈入被告自辩阶段,他在代表律师拉末哈兹兰引导下供证时,披露上述事宜。

    纳吉认为,他在“de GRISOGONO”的消费,在外交关系上是被允许,且惠及大马。

    大马银行信用卡交易及诈欺管理组高级副总裁杨英良(译音)于7月15日上庭供证时证实,纳吉在该银行的2张白金信用卡,于2014年8月8日区区一天内,在上述珠宝店进行10项交易,“刷了”总值76万3500欧元。

    根据网上资料,“de GRISOGONO”是来自瑞士日内瓦的著名腕表和珠宝品牌,是世界上第一个运用黑钻石来制作珠宝首饰和手表的公司,以黑钻石首饰扬名天下。



    没向外交部查证沙地捐款

    纳吉坦承,他并没有针对来自沙地阿拉伯捐款一事,透过我国外交部进行正式查证。

    他解释,这是因上述捐款的通知,是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在他于2010年1月赴沙地阿拉伯官访时,私底下向他透露将提供他支持的不久后发生。

    “这也是因刘特佐的角色,他和沙地王室成员强大的关系及他获认可为中间人的角色,强化我的信念,我没有合理理由怀疑有关捐款的真实性。

    “沙地阿拉伯王室致函的信件(证实汇款是捐款),是来自和该国王室成员拥有强大关系的刘特佐,我意识这些信件已交给大马银行和国行;我感到安心,这些信件已向国行及哲蒂报备。”

    纳吉强调,他并没有隐瞒他相信有关资金是捐款一事,且此事已向大马银行报备,所有的银行交易和文件,也已向国行及时任国行总裁丹斯里哲蒂报备。

    余静萍助分阶段汇入1200万

    拉末哈兹兰在引导纳吉供证时指出,此案审讯中有证据显示刘特佐在余静萍的协助下,最终促使1200万令吉的款项,以现金方式分阶段汇入其银行户头。

    拉末哈兹兰说,虽然余氏曾警告刘氏,指基于处于透支情况的银行户头及庞大数额的现金汇款,导致国行援引2001年反洗钱、反恐融资和非法活动收益法令(AMLA)发出警示(red flags),惟上述情况仍持续发生。

    纳吉供称,他对于上述事情并不知情,自己也不会让该事发生。

    纳吉解释,他当时是我国首相,也是国内的知名政治人物,若在其名下的银行户头被国行发出警示的事情遭揭发,那肯定会被反对党利用来破坏他的名誉。

    “既然那涉及大数额的现金,间接会成为贪污指控,我不会让我的个人银行户头面对国行发出AMLA警示的风险,我不知道此事,如果我知道此事,我会立即检查银行户头的有关交易。”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