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钱案◢ 提早结束假期家人失望 纳吉买46万手表讨妻欢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SRC洗钱案◢ 提早结束假期家人失望 纳吉买46万手表讨妻欢心

    (吉隆坡10日讯/更新于18:30)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解释,他于2014年12月与家人到美国度假,惟我国吉兰丹州当时发生大水灾,导致他最终被迫临时回国,此举令家人感到失望;由于当时接近其夫人生日,因此在这情况下,他决定购买夫人所挑选的手表。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的控状案,迈入被告自辩阶段的第4天,被告纳吉今日在首席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的引导下,继续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

    纳吉(右)面带笑容,准备出庭供证。
    纳吉(右)面带笑容,准备出庭供证。

    沙菲宜针对纳吉昨日供证时,披露在其名下的大马银行信用卡,于2014年12月22日在美国檀香山的香奈儿品牌店,“刷了”13万625美元(46万6330令吉11仙),是他购买一只手表的费用,作为其妻子12月生日的礼物一事,要求其当事人阐述此事缘由。

    纳吉忆述,他当时和家人在夏威夷度假,而吉兰丹州当时发生大水灾,他时刻跟进国内水灾灾情演变,尤其在东海岸一区,最终决定缩短假期,回国探访灾区。

    纳吉指出,他当时向家人解释,而他们对此感到非常难过,因为他被迫离开他们,立即回马。

    他说,由于当时接近其夫人生日,因此家人对他得立即回国的决定感到失望,而当时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工作的儿子季平,更是特地飞到檀香山,惟发现他已离开。

    “在此情况下,我决定购买我妻子所挑选的东西(手表)。”

    “我也记得,根据我所收到的信(据称来自沙地阿拉伯捐款的信),我有自由裁量权使用所收到的资金,这也是我唯一一次使用此(信用卡)作出的个人消费。”

    纳吉打完高尔夫球才回国

    纳吉披露,他于2014年12月和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打高尔夫球后,才立即赶回国探访水灾灾区。

    他解释,和奥巴马打高尔夫球的行程早已计划,且这对大马而言是重要的,可令大马受益。

    “很多人不知道,当你和某人打高尔夫球时,你和对方有5个小时的相处时间,有5个小时和美国总统打高尔夫球,我要和世上最具权力的人建立关系,我有此机会,在打完高尔夫球后,我就赶回国。”

    纳吉说,他在和奥巴马打完高尔夫球后,就从洛杉矶搭乘商业航班飞往香港,之后在香港则由马来西亚皇家空军专机载送,直飞哥打峇鲁巡视灾情。

    纳吉指出,一般上他的年尾假期是介于10天至2个星期,至隔年的1月初。

    纳吉于2015年曾打趣说,他是唯一一名能与奥巴马打高尔夫球的首相,这有助增进马来西亚与美国总统关系的好方法。但基于时机不对,因此无法获得任何政治利益。纳吉当时因在东海岸爆发大水灾期间,却远赴夏威夷与奥巴马打高尔夫球而惹人诟病。

    纳吉(前)出庭时一脸严肃,且不忘整理仪容。
    纳吉(前)出庭时一脸严肃,且不忘整理仪容。

    纳吉鼓励反贪会盘问刘特佐

    纳吉供称,在一马发展公司(1MDB)事宜上,曾有好些人告诉他,指他们需要询问和调查在潜逃大马华裔富商刘特佐,因为他们认为刘氏知道许多有关资金转移的事,而他于2015或2016年期间,也鼓励反贪污委员会向刘特佐问话。

    沙菲宜在引导纳吉供证时询问后者在任相时,是否有人曾就刘特佐和其同伙,以及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内所发生的“奇怪”问题,向他提出警告。

    纳吉回应称,在TIA并没有收到上述警告,惟他知道时任国家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对TIA所发生的事感到不满。

    询及是否有执法机构如来自警方或反贪会的人员,针对刘特佐和同伙以及1MDB所发生的事,向身为时任首相的他提出警告,纳吉回应称有此事,而在之后他们也已采取行动,向刘特佐问话。

    纳吉说,他知道反贪会曾向刘特佐问话,惟他无法记得确切年份是2015或2016年。

    沙菲宜询问纳吉当时是否确实知道上述问话会发生,获纳吉回应称:“(是的)我鼓励他们(反贪会向刘特佐)问话。”

    纳吉自认能兼顾财长职务

    纳吉指出,他当时身为巫统兼国阵主席,兼任首相及财政部长职是因为自认有能力改善国家经济,并指自己作为财政部长期间的表现不俗。

    询及是否具备与财长职务相符资格时,纳吉说,他拥有经济方面基础,曾担任彭亨州务大臣,且他有意进修商务方面知识。

    他在回答提问时提起其政绩,包括我国经济稳定发展,可见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令吉汇率稳定,人民福利提升等,遭汤米汤姆斯打岔,指法庭并非谈论此课题的论坛。

    另外,询及首相和财长属两大重任,一人如何能同时兼任两职时,纳吉强调,他不是首个兼任首相和财长职之人,且前首相敦马哈迪及敦阿都拉敦阿都拉皆有相同经历,并指自己掌管财政部时还委任两名副手。

    汤米汤姆斯主张,纳吉兼任财政部长,是为了确保政府向政联公司发出政府担保,纳吉不认同此说法。

    革除慕尤丁及沙菲益
    纳吉:因他们对外发表声明

    询及纳吉当年革除时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以及乡村及区域发展部前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课题时,纳吉指那是因为前者对外发表声明。

    汤米汤姆斯主张,首相拥有革除内阁成员的权力,并点出纳吉在2015年7月行使相关权力,革除慕尤丁及沙菲益一事,纳吉说,慕尤丁及沙菲益应在内阁会议发言,而非对外发言。

    据报导,慕尤丁及沙菲益被指公开批评1MDB课题,在2015年内阁改组时遭除名。

    另外,较早前,纳吉也否认他是自己的财政部长的说法,并指他当时是在阿都拉巴达威委任下才获委为财政部长。

    纳吉说,首相有权委任财政部长,且首相即使手握大权,可委任官联公司重要职位,但权力有限,不代表拥有绝对权力。

    纳吉:成立1MDB非我的主意

    纳吉指出,成立1MDB并非出自他的主意或计划,实际上,1MDB是他或政府所继承的问题,而这并非是在计划中的。

    他解释,当TIA(1MDB前身)成立并发行伊斯兰中期票据(IMTN)后,就发生内部问题,登州政府不要继续该计划,因为登嘉楼大臣机构在此计划中没有控制权,而登嘉楼苏丹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当时也对TIA发行IMTN一事上存有不满。

    “因此,登州政府建议中央政府接管(TIA)。”

    纳吉说,他身为时任财长,曾在内阁会议上建议让TIA继续隶属登州政府,但由中央政府支持。

    “然而,(IMTN)债券已发行,许多单位已作配售,因此为了避免造成我国的债券市场不稳定,且为免让端姑米占‘丢脸’,因此内阁同意(让中央政府)接管TIA,而TIA之后就(易名)成为1MDB。

    此外,纳吉说,他也没有涉及成立SRC公司,成立SRC公司是出自1MDB管理层的建议。

    他也供称,自己不曾下达指示要如何草拟和落实SRC公司章程,修改该公司章程是由公司管理层负责,并由公司董事局批准。

    否认指示KWAP批贷给SRC

    纳吉在汤米汤姆斯向他展示有关2007年退休基金会法令后指出,法律阐明,是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投资小组负责批准该局所提供的贷款;法律并没有阐明是财政部长负责批准该局提供的贷款。

    汤米汤姆斯于周二(10日)下午,针对此前有证人供证指,纳吉曾在一封志期为2011年6月3日,SRC公司申请向KWAP借取39亿5000万令吉的信件写上“同意此建议”的注解一事盘问纳吉。

    汤米汤姆斯说,KWAP视纳吉在上述信件中写上的注解为他同意该项申请,因此该局需批准有关贷款申请。

    坐在证人栏内的纳吉反驳指自己并没有批准上述贷款申请,并反问汤米汤姆斯为何指他批准有关贷款申请。

    “那是法律,你刚才向我展示(2007年退休基金会法令),贷款是依据法律提供,法律清楚阐明,他们(投资小组)需依据法律(诠释)。”

    批贷是投资小组权力

    汤米汤姆斯随后反指:“如果你遵从法律,我们就不会在这(法庭),拿督斯里(纳吉)。”

    不甘示弱的纳吉最后回呛:“你是总检察长,你应该了解法律。”

    纳吉指出,当KWAP投资小组决定是否向申请借贷的公司提供贷款时,必须进行风险分析和精明审核,以决定是否批准向有关公司提供贷款。

    呈附加证词质疑文件签名真伪

    辩方周二(10日)在庭上提呈纳吉附加书面证词,纳吉说,随着审讯进展,他至今有理由质疑早前接受反贪会录供时,获展示相关文件上签名的真伪,并认为有必要让澳洲鉴定专家,鉴定文件及文件上签名真伪。

    纳吉在其首席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引导下供证时,念出长达6页的附加书面证词。

    纳吉说,他向反贪会录供时,该会曾向他展示一些文件,要求他确认文件上的签名。

    “我大致翻阅这些文件,文件上的签名看似我的签名,我当时承认我曾签署相关文件。”

    他说,反贪会当时没告知他相关文件只是复印版本,且SRC公司没有原版文件,当局没有证实这些文件如何出现等资讯。

    询及是否针对相关签名真伪报案时,纳吉指他没有报案,并指他依据在审讯期间掀起的课题下,才认为有关文件不是真实的。

    “因此,来自澳洲的鉴定专家将鉴定相关文件及签名的真伪。”

    1MDB每年为国家节省150亿

    纳吉说,虽然许多人抨击1MDB,但在该公司收购了2家独立发电厂(IPP)后,将原以直接谈判颁布合约的方式改为公开招标,每年为国家节省100亿至150亿令吉。

    他解释,以直接谈判方式批准IPP合约的“甜心交易”(sweetheart deal),是由第4任首相,也是现任第7任首相(敦马哈迪)所推行,有关合约条件偏向拥有IPP的公司。

    他说,如果是公开招标,则条件会更好,直接谈判颁布合约令政府和人民蒙受损失。

    “许多人不知道,马石油以补贴价格向这些IPP提供煤气,导致每年蒙受亏损。”

    他指出,1MDB所收购的2间IPP,分别是丹绒能源和和云顶杉原独立发电厂。

    另外,沙菲宜询问纳吉,在受委担任1MDB顾问局主席一职时,是否有其他选择以不受委,纳吉回应称他确实有其他选择,但他不认为自己受委该职是有所不妥的,因为他在其他机构的权力比1MDB的更为坚固和全面。

    助国库控股增产至1160亿

    “我在国库控股担任董事局主席,涉及国库控股的所有决策。”

    纳吉说,他在担任首相期间,成功让国库控股的净资产,从330亿令吉增至1160亿令吉。

    “国库控股的规模远比1MDB大,因此我不认为那(受委担任1MDB顾问局主席)是什么不妥的事。”

    否认委“自己人”任SRC董事

    纳吉不认同,有关他委任5名SRC董事局成员,是为了让相关董事听从他下达指示的主张;他在斟酌董事人选的背景及各方建议后,才委任他们。

    相关SRC公司董事为丹斯里依斯米依斯迈、拿督苏博耶欣、拿督沙鲁阿兹拉、拿督仄阿都拉以及聂法依扎。

    纳吉道出相关董事的背景,指苏博耶欣是前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秘书长、依斯米依斯迈曾担任朝圣基金局总执行长、沙鲁阿兹拉是时任1MDB公司董事经理、仄阿都拉来自朝圣基金局旗下的TH种植,以及聂法依扎拥有会计方面背景,指自己是在考量后才委任他们,唯他透露,他对聂法依扎了解不深。

    汤米汤姆斯在盘问纳吉时提出多道提问,包括主张上述董事是由纳吉亲自遴选、纳吉委任相关董事,以便董事按照纳吉意愿行事,相关董事从不违抗指示、董事按照纳吉意愿行事,但纳吉全盘否认。

    汤米汤姆斯全程以英语进行盘问,纳吉主要以马来文回答提问,偶尔使用英文。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