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上了假学校 6月被关9月还招生 单亲妈7万全没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孩子上了假学校 6月被关9月还招生 单亲妈7万全没了

    (新山12日讯)为了让孩子在更好的环境学习,新加坡籍单亲妈妈在新山看中一所私立学校,让4名孩子就读,前后花费2万5000新元(约7万6000令吉),最后却发现是“假学校”!



    该私立学校位于柔州依斯干达布蒂里一间店面的2楼单位,校长为新加坡籍印尼华侨,副校长则是本地华裔,两人属夫妻关系。

    该校长曾自称获新加坡奖学金,到台湾一所大学就读,副校长即其妻子则在本地修读心理学学士学位。

    育有一男三女的新加坡籍母亲郑瑞英(47岁,律师),今年一家五口搬到依斯干达布蒂里一带,并让4名孩子一同入读该私立学校。

    郑瑞英为让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从新加坡搬迁至新山,却来到这所“假学校”就读。
    郑瑞英为让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从新加坡搬迁至新山,却来到这所“假学校”就读。

    她向《中国报》申诉,4年前从友人得知该私立学校,由于新加坡读书压力大,因此决定在3年前搬来新山,让孩子在新山上课,辗转之下到这所学校就读。

    “4名孩子经过面试后,9月接获校方通知被录取,随后我缴付了1万5000令吉学费,但至今都未收到正式收据,要索回抵押金也不果。”

    她说,该私立学校声称提供国际文凭课程(IB),教师也到吉隆坡受训,但不久后却改称为探究式学习(IBL)。

    郑瑞英随后联系上柔州教育局,对方指该私立学校并未持有执照,并早在6月指示学校必须在21天内关闭,但孩子已在9月被录取,令她大感无奈:“为何狮城人要骗狮城人?”

    她希望所有被骗的家长挺身而出,将该私立学校公诸于世,提醒更多父母们。

    目前,郑女士的4名孩子已从学校退学,现在家里休假,之后再另做打算。

    校门依旧开着

    《中国报》记者周三走访位于依斯干达布蒂里一个店面2楼单位,被指没有营业执照的一所私立学校,学校铁门依旧开着。

    一名巫裔女子受询时说,学校已经停止营运,并告知负责人不在,无法回应任何问题,便打发记者离开。

    记者现场所见,当时仍看到多名小孩在校内走动,但无法了解这些小孩是否在上课。

    附近的商家指出,之前都会看到学校巴士和家长,载送孩子到该私立学校上课,但最近再也没有看到。

    商家指出,他们也不知什么原因,猜测可能是该私立学校正在放假。

    被指没有营业执照的一所私立学校,学校铁门依旧开着。
    被指没有营业执照的一所私立学校,学校铁门依旧开着。

    证实没经营准证

    柔州教育局主任阿兹曼证实,位于依斯干达布蒂里一个店面2楼单位的一所私立学校,确实没有经营准证。

    他接受《中国报》询问时说,柔州教育局已在今年6月发出指令给该私立学校负责人,要求校方停止营运和关闭学校。

    另一方面,记者也联系柔州教育、人力资源、科学及工艺委员会主席阿米诺胡达,询问柔州是否出现类似的“假学校”,以及情况是否严重,以及开办“假学校”者可能面对的刑罚,唯他说,需要进一步掌握才作出回应。

    柔州教育局已经发出指令,要求没有执照的私立学校停止营运和关闭(圆圈处)。
    柔州教育局已经发出指令,要求没有执照的私立学校停止营运和关闭(圆圈处)。

    要求长女边执教边上课

    16岁长女被该私立学校校长要求,在早上时段执教英文,下午时段上课,并支付大女儿400令吉。

    郑瑞英指出,长女善于英文写作,因此校长曾要求长女出书售卖,也要求教导小学生英文,但遭她拒绝。

    “该校长也声称,每月会付长女400令吉,同时豁免所有学费,但我认为学校必须聘请一名教师执教。”

    另外,郑女士说,12岁次女因歌声甜美,被校长要求录制一段演绎法国曲目的视频,并寄往韩国。她得知后非常生气,直言次女不会法语,也认为女儿目前还在上学阶段,因此坚决反对。

    她也透露,19岁长子整天在该私立学校玩电脑游戏,校方并未安排其它课程让他学习。

    “孩子并未有上课时间表,除了在教室上课,每天到另一间课室学习合气道(Akido)。”

    谎称提供国际学校文凭
    学校竟没课程大纲

    (新山12日讯)“假私立学校”根本没有任何课程大纲,安排孩子到该校就读的新加坡籍单亲妈妈郑瑞英查询时,反被校方责怪没有为孩子准备课本。

    郑瑞英指出,早前询问该私立学校校长是否提供国际学校文凭(IGCSE),对方声称校内有数名学生在接受该文凭课程。

    “但学校并没有相关文凭的教学大纲,校方更反问长女,怪罪我没有准备课本给她。”

    她指出,长女入学后,被学校告知并没提供相关文凭,反之若要获取该文凭,必须到外自行上课,令她非常混淆。

    郑瑞英告诉《中国报》,该私立学校网页是一些网上供使用者免费设立的网页,学校环境与拜访时天渊之别。

    网页设计吸引人

    “该私立学校的网页设计很吸引人,我参观时也觉得不错,但没想到是一所‘假学校’。”

    她也质疑该私立学校学费不增反减,从1000令吉下降至750令吉,而位于古来总院的人数,从原先逾100名减至60多名。

    “一家拥有4年经验的私立学校,对于教学大纲竟然没有概念。”

    学校网页是一些网上供使用者免费设立的网页。
    学校网页是一些网上供使用者免费设立的网页。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