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泰利:减与简陪你倒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姚泰利:减与简陪你倒数

    “到了我这把年纪,是时候过减的生活了。”



    这是一位七十余岁的朋友,往后向往和推崇的生活方式。

    过减的生活,不是第一次听到,更早以前就已经有人在推广这样的生活型态,只不过这次听朋友这样一说,倒令我想起小学学习的乘法表。

    当年,我们以天真烂漫的声音这样背诵着……1乘1等于1,2乘2等于4,等等,一边背诵一边远望,真气人,隔壁班的那个女孩并没有经过我的窗前,倒是来了像极罗大佑大叔的老师。

    乘法表背啊背的,终于知道不管什么数字如果乘以零,都是等于零,不管什么数字如果乘以一,都等于那一个数字。

    于是,在我的意识中,乘法表里的加减乘除中,乘的份量很重,比加减和除,乘的比率更深入植入我的脑海里,即便离开校园出来社会,也是如此。

    我想也有人也像我一样,给乘牵扯了半辈子,所以也就在日常生活中偏向“乘”的路线,一路横冲直撞,于是对于自己所得所拥有的,永远都不会知足或满足。

    没有?

    那就使劲全力设法有之。

    有了?那就打铁趁热,要比眼下握在手上的还要更多更多。

    这样的“乘式模式”,就是当今社会普遍众生相的写照,所谓满足和知足,尽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虚幻。

    光阴,就在我们不停追逐和追求的步伐中,与我们的欲望、要求和争取,同步迈进,而当我们来到年迈年龄的时候,才乍然觉悟:要这么多干嘛?

    这个时候,是一个人的人生步入睿智与淬炼的时候,也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减,到头来才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课,也是最难修读的一堂课,更是觉悟得最迟最晚的一堂课。

    一个朋友要减脂肪

    我个人蛮向往“减”的做法,包括“减”这个字乃至读音,就读音来说,“减”跟“简”一样,其实不只意境接近,读音相同,而且“减”和“简”在我等如平不离砣公不离婆,因为你只要先“减”,才有可能做到简约、简朴和简单的境界。

    2019年就要挥手,2020年就要招手,突然想到一个体重不断飙升的朋友,他更需要把“减”牢牢记在心上,减什么?减脂肪也 。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