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接触社会 日本“蛰居族”达千万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拒绝接触社会 日本“蛰居族”达千万人

    (东京23日综合电)日本人性格内向,而且从小就受到教育不要给他人添麻烦。注重团队精神,强调以和为贵,因此稍有不顺利,就容易被看成不合群,导致部分人拒绝和社会接触。



    日本把这种拒绝接触社会的人群称为“蛰居族”。近日有专家估计,这一数量将高达1000万。

    日本政府预计15-64岁的蛰居人口达115万。不过,日本心理学家斋藤环认为日本政府低报了这一数字,他预计日本约有200万蛰居族。他还表示,不同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些社会“隐士”常与父母同住,并不需要为衣食担忧,许多人年纪变大也会继续保持这样的生活方式,因此他认为,这一人口数量最终可能会达到1000万。

    在政府预计的115万蛰居人口中,40岁到64岁之间的人口大约有61万,其中70%都是男性。由于日本“在家自闭”的人逐渐走向高龄,日本80岁老人照顾50岁子女的“老老看护”现象也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一名日本年轻人独自蛰居在千叶市家中,房间堆满杂物凌乱不堪。
    一名日本年轻人独自蛰居在千叶市家中,房间堆满杂物凌乱不堪。

    压力下选择逃避社交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12月20日发表东京大学移民问题研究方向博士候选人苏晓辰的文章《日本蛰居族崛起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苏晓辰在文章中指出,过去的研究认为,日本蛰居现象日益盛行的主要原因与该国僵化的社会结构有关,这种结构希望所有人都遵守某些社会经济准则。

    那些无法成为具有经济生产力、从而无法处理日本社会等级森严的尊卑关系的社会成员,在压力之下选择逃避所有社交。日本社会未能帮助这样的人重新适应社会,从而造成了蛰居族群体的出现。

    有些蛰居族并不是在尝试融入一种压抑的社会等级制度时失败了,而可能只是认为参与真实社交的好处不足以弥补所承受的个人压力。毕竟,当今的典型蛰居族在经济上并没有面临特别大的困难。

    分析指出,大多数蛰居族都来自中产阶级家庭,他们的父母有供养他们的经济实力。在网络时代,有些蛰居族甚至通过软件编程等活动在网上谋生。鉴于享有一定程度的经济安逸,这类蛰居族将看不到冒险重返现实世界的迫切理由。

    日本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避免与他人交往,同时安于现状的几率要高得多。(示意图)
    日本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避免与他人交往,同时安于现状的几率要高得多。(示意图)

    新一代年轻人
    缺乏职业抱负

    苏晓辰在文章中提到,新一代日本年轻人越来越缺乏职业抱负。一项对世界各地的18岁年轻人进行的国际调查发现,日本受调查者对他们个人和国家的前途的看法是最悲观的。

    调查的大多数日本年轻人还表示,他们没有任何想与身边的人谈论重要社会问题的渴望,也没有任何想要通过成为负责任的成年人来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渴望。

    换言之,与其他国家的年轻人相比,日本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避免与他人交往,同时安于现状的几率要高得多。不想社交、不想多赚钱以及不渴望被视为成年人这几点加起来,为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年轻人创造了在日本工作环境的压力来袭时自行与社会隔绝的完美条件,这将进一步壮大未来蛰居族的队伍。

    随着蛰居族成为一个更加紧迫的社会问题,日本需要从多个角度加以解决。学校、企业和政府都需要制定具体措施,以防止对社交能力较差以及严格遵守等级制度的能力较差的个人有歧视。还需要制定政策,帮助蛰居族解决使他们难以走出家门的精神压力。

    但最重要的是,年轻人的教育和社会化需要更多地强调灌输一种个人抱负,而这有赖于更加频繁和富有成效的面对面交流。

    日本前高官熊泽英昭(左),遭东京法院判处6年有期徒刑。(美联社)
    日本前高官熊泽英昭(左),遭东京法院判处6年有期徒刑。(美联社)

    44岁长期啃老
    前高官杀儿监6年

    76岁的日本农林水产部前事务次官熊泽英昭,今年6月1日在东京家中持刀杀害44岁儿子,东京地方法院在12月16日判处熊泽英昭6年有期徒刑。

    熊泽英昭行凶后立即向警方报案,并在审判时认罪。44岁的死者熊泽英一郎颈部和胸腔遭刺多刀,死于失血过多。

    熊泽英昭13日在庭审结束时表示:“我有责任为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并为我儿子祈祷,希望他安息。”

    熊泽英一郎有发展障碍,常对母亲暴力相向。他搬离父母家中,在一间公寓独居,直到被杀的前一周才回家。法庭在判决书中表示,熊泽英一郎一回家就威胁要杀害父亲。

    熊泽英昭的辩护律师要求缓刑,表示尽管熊泽英一郎对其母暴力相向,熊泽英昭仍长期在经济上资助儿子,且熊泽英昭是在儿子威胁要杀他后,出于自卫才杀子。

    辩护律师说,熊泽还担心儿子可能像几天前发生的“蛰居族”男子在东京近郊巴士站刺杀数名学童一样,伤害其他人,才会动手。

    法庭表示,考量熊泽英昭曾致力改善和儿子的关系、儿子的暴力行为和杀父威胁,从宽判处6年徒刑。

    《美联社》说,此案和东京近郊川崎随机刺人事件,凸显人们对“蛰居族”的忧心。日本40岁至64岁人口中估计有61万“蛰居族”,且多数是男性,他们多半由年迈父母照顾,没有获得外界妥善支持。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