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剧组8成失业 改行装修驾德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香港剧组8成失业 改行装修驾德士

    (香港讯)香港今年因反送中运动引发社会动荡,加上中国大陆影视圈进入冰河期,约2000家影视公司倒闭,连带影响香港电影产业陷低潮,今年香港仅摄制47部片,创开埠以来最低纪录。



    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田启文(田鸡)表示:“低点不算低,现在只是开始,我觉得明年情况会更差,因为一些老板完全没有开拍的意愿!”

    据香港《苹果动新闻》报导,今年香港经济环境恶劣,街头抗争行动令市民没心情消费,戏院生意在下半年锐减,港中两地电影公司老板看不清前景,不敢贸然拍新片,再加上大陆开始排挤香港幕前幕后影人,8成从业人员已近半年没工开,只好开德士或去登记当Uber司机,道具人员就转去做装修。

    田鸡表示:“其实装修赚的钱比拍戏多,但因为他们热爱电影才会坚持做下去,只是现在环境真的太差,特别有些兄弟是手停就口停,不转业都不行。”

    田鸡指今年业界比2003年SARS时期更严峻。

    田启文指今年香港电影比2003年SARS时期更严峻。
    田启文指今年香港电影比2003年SARS时期更严峻。

    “由于香港没什么电影开拍,再加上社会动荡,香港投资者也好、大陆投资者也好,都不会选择这段时间拍新片。就算有片拍,例如之前两部贺岁片,一部是黄子华,一部是李璨琛,原本都说在香港拍,但李璨琛那部涉及警察题材,这个时候似乎不太适合在香港拍,所以后来搬去泰国拍,一来成本问题,二来拍泰国警察大家就没意见,结果我们一部纯港产贺岁片就硬生生跑到外地拍,而子华那部因为香港成本太贵,大部分戏要去深圳拍”。

    香港电影制作成本属全亚洲最高,因为薪水太高的关系,反而削弱了香港竞争力,田鸡表示:“5、6年前我已经和同行说我们的薪水是全亚洲最贵,贵在一部电影基本的成本。幸好我们香港还有议价空间,如果成本低的电影和剧组有交情,很多肯收便宜一点,那变成香港出现一个极端情况,开拍电影可能成本很低,成本高的电影就可能不选择在香港拍,然后请一部分香港工作人员出外拍了!如此一来香港工作人员开工机会自然少。”

    黄子华贺岁电影因为香港成本太贵,大部分戏要去深圳拍。
    黄子华贺岁电影因为香港成本太贵,大部分戏要去深圳拍。

    田鸡指几年前大陆已开始排斥香港工作人员,但情况没今年严重。今年发生反送中风波,再加上大陆本身也减少开戏量,自然有戏开都请回自己人,“其实都不关这次社会运动的事,最主要是两地工作人员文化不同,举最简单的来说,他们习惯接一部电影会给中间人佣金,我们香港不吃这套,是明码实价收钱,不愿意给佣金”。

    中国影视行业一向由资方支付税款,但去年底开始税项由本来不到10%急升至42%后,资方都不肯和演员、工作人员签除税后的合约,而劳方也不肯让步,结果劳资双方都不退让;再加上题材审查更严格与需时不短,已经开拍的电影随时因政治问题过不了审查被撤档,老板很容易血本无归,所以不少影视公司都宁愿不拍。

    直到这两个月来,中国演员和工作人员都知道今时不同往日,终于肯让步,愿砍2至3成片酬,税款就各自负责一半,老板才愿意继续投资。

    问田鸡,香港人员愿跟随减价吗?他说:“我觉得香港兄弟没什么减价空间,因香港生活指数高,唯有多拍片才有减价空间,因为很多工作人员以日薪计,必须未雨绸缪,如果少工开,他们薪水只会向上涨,以弥补没工作的日子损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