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美清:爪夷课题失焦政府失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戴美清:爪夷课题失焦政府失责

    芙蓉办事处高级记者



    3页爪夷字单元教育课题,演变成种族之间的纠葛,发酵为轩然大波,从3页堆叠为一本难念的经。

    这本难念经,使华人社会尤其董总被标签为反爪夷字的极端组织,对于仅仅的3页爪夷字单位不愿善罢甘休,政府高官也只是一味抱怨3页爪夷字单元不会让华小变质,为何华社还要反对,但却从不检讨为何无法说服华社安然接受。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以及大马伊斯兰学生联盟,指非穆斯林以及董总患有“伊斯兰恐惧症”,把教育课题扯为反宗教,那些不断指责董总极端的人,何尝不是也相同患上了“董总敏感症”?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辛酸血泪史,让华人对教育制度有了戒备心,但绝不是对伊斯兰存有恶意,而是深怕母语教育被一些“隐议程”剥夺而诚惶诚恐。

    董教总与华团在准备召开1228华团联系大会,因为有人恫言要闹场,维护治安的警察选择以申请庭令的方式避免纠纷发生,箝制华社发声的手段,要华社如何对政府有信心?

    爪夷字单元课题演变至今已经完全失焦,政府与华裔部长若任由华社组织与马来组织形成对峙,关系势同水火,那是政府很大的失责。

    带领华社走出困局

    事已至此,究竟谁在代表华社?抑或让已处于风口浪尖的华教组织,独自应对无理极端的攻势?纵使身在朝避免骂政府,当权者也应该设法解决事情,不能再让纠纷无限放大。

    财政部长林冠英作为华人最高权位者,拟公开与董总之前的讨论记录,但这不是眼前最迫切要做的事。面对他人毁谤,尤其是领袖,与其辩驳,不如有宽容之心;与其防卫自己,不如化解冲突。

    一代国师南怀瑾先生说:“第一等人,领导变化;第二等人,把握变化;末等人,只有跟着变化。” 身居位高权重的领袖,背负人民的厚望,应主动带领华社走出困局,领袖倘若心胸开阔,纵使面对千夫所指,也不会忘记肩上重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