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智礼辞职◢ 马智礼宣布辞职 感谢敦马给机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马智礼辞职◢ 马智礼宣布辞职 感谢敦马给机会

    (布城2日讯)教育部长马智礼正式宣布辞职,成为希盟首位下马的部长!



    马智礼在教育部召开特别记者会宣布,他是今午与首相敦马哈迪会面后,在后者劝告下,并基于对党领导和政府的忠诚和纪律政策,宣布以甘心但不舍的心情,退下目前的教育部长职,并归还给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他说,这项辞呈于明天起生效。

    “我坚信首相的领导,也接纳他的(辞职)建议;我相信他的决定是最好的决定。”

    他感谢马哈迪给予他20个月的机会,来领导教育部,并指这是他成为教育者和学术分子最好的礼物。

    “我也要声明我的立场,我对他(马哈迪)和我的政党土团党的支持和忠诚,坚定不移。”

    马智礼说,他已透过一句简略的短句,即“全民教育”(Pendidikan untuk semua),为教育部旗下全体人员制定了明确基础与未来方向。

    他也强调,其辞职的决定不是一个终点,反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同时也语重心长指出,若不把人民福祉视为最首要关注,国家改革不会成功。

    他也希望在他辞职后,来临的日子大马会有新的黎明,不论是为国家或者国家的最佳利益,希望2020年会成为更有意义的一年。

    出席者包括教育部各级官员,而副部长张念群、秘书长拿督莫哈末嘉扎里及代总监哈比芭等,也现身陪同马智礼召开记者会。

    张念群陪同马智礼见媒体

    他在宣布辞去教育部长一职后,只接受和回应媒体提出的3道问题,并于下午4时41分结束记者会,在张念群和众官员陪同下,乘车离开教育部,而当时天空随即开始下起绵绵细雨。

    原本记者会安排在教育部6楼会议室进行,不料临时改在教育部大厦门外进行。

    早前已有消息传出,马智礼下午将在会晤首相敦马哈迪后,宣布辞职。

    消息人士指出,马智礼必须辞职,因为其治理下的教育部,被视为是造成希盟政府一系列危机的根源。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官员在记者会开始前,向媒体派发教育部2019年的“成绩单”小簿子,象征该部在马智礼领导下在去年所取得的成就。

    来自柔佛的马智礼于2018年3月加入土著团结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代表希盟上阵且当选为柔佛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随后因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兼任教长引起非议,为了遵守宣言,最终马智礼出任教育部长一职。

    上任1年多 成最争议性部长

    马智礼在上任一年多以来都惹来不少争议,其中黑鞋和华淡小落实认识爪夷字单元,更是触动不少华小家长的神经线,来回顾马智礼引发的争议和话题,当中有褒也有贬:

    ●2018年9月
    马智礼出任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职引起争议,甚至有大学生到教育部抗议而逮捕,尽管多方劝退,但马智礼迟至2个月后才宣布辞任主席位。

    ●2018年7月19日
    马智礼宣布2020年起所有学生穿黑校鞋上学。惟掀起一些反弹后,马智礼再宣布黑校鞋政策将有一年缓冲期,从2021年起才全面执行。

    ●2018年10月31日
    马智礼通过其推特宣布,2019年开始将取消小学第一阶段,即一至三年级的考试,改以更客观的评估方式进行。

    ●2018年11月21日
    马智礼为雪州教育局主办的求生技能安全醒觉运动营主持开幕时,表明将与酒店业者商讨,让学生在酒店泳池上游泳课的可行性,并计划把学校附近有附泳池的酒店也纳入考虑。

    ●2018年12月3日
    马智礼在会下议院指教育部计划把一马发展公司弊案纳入历史课本,成为学习教材,确保学生不会再重犯错误。不过,其新闻秘书沙鲁阿曼事后澄清,马智礼只说要把一马发展公司案列入大马历史内,并没有说要列入学校历史课本内。

    ●2018年12月15日
    马智礼建议快餐店在店里辟“阅读角落”,让国人在用餐的同时,也能抽出时间阅读,以提升国人的阅读风气。

    ●2019年5月17日
    马智礼发表若要讲求公平的话,不能只是在探讨大学预科班固打制,也要先确保土著不谙华语也受聘。这番言论引起争议,甚至有多位盟党部长发声明谴责,甚至有网友在网上发起了两项要求他下台的联署运动。

    ●2019年9月30日
    教育部长马智礼声称他因为身体抱恙拿病假,缺席与统考特别委员会成员会面,不过,他同天下午却出席淡米尔文电影《Raatchasi》放映会,生病却去看电影招致恶评。

    ●2019年11月29日
    资深媒体人卡迪嘉欣爆料,马智礼和首相署部长瓦达慕迪因为表现不佳,遭到首相训话。

    ●2019年11月29日
    马智礼告诉国会,除了影响《联邦宪法》、国家教育法令与政策,国民教育哲学以及《1963/67年国家语言法令》条文,加上涉及先贤同意的社会契约,承认独中统考文凭(UEC)不是像说话般容易。

    ●2019年8月8日
    华淡小“认识爪夷字单元”课题闹得沸沸扬扬,但马智礼坚持内阁议决爪夷字单元照跑,惟该单元从原本的6页减至3页,同时老师可选择性教导。

    ●2019年12月13日
    马智礼公布该部一年内完成的53项改革结果,成为内阁第一名发表全年“成绩单”的部长。

    采访手记
    黄介琳:提早“收工”如释重负

    原本只是到教育部采访董总等照呈交华团联席会议联合声明,不料途中接获部长或将辞职的劲爆消息,于是赶急赶忙完成采访工作后,紧接着支援同事在4时30分即将举行的另一场教育部长马智礼特别记者会。

    马智礼上任20个月以来,笔者多次采访其活动,从其待人处事、与媒体的互动中感受到一股真诚。他不像一些政客在上位后,尽显官威摆架子,反而一贯以亲切热情的笑容向出席者和媒体们问好。

    或如马智礼本人所言,他曾是名讲师,因此对于改革教育方面特有感受,也充斥许多理想。

    然而在政治这条道路上他还是新手一枚,没有意识到部长所言皆是政策的道理,以致常常“误踩陷阱”而不自知,最后成为“惹上满身蚁”的争议性部长。

    记者会现场,马智礼全程以亲切笑容发言,离开前继续面带微笑与教育部众人员一一握手道别,最后驾着自己的“迈薇”,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从他发自内心的开怀笑容,让人感觉到,这次辞职,并非是一个坏的决定;相反有一种卸落负担的解脱。

    尽管是以这样不太光彩的方式提早“收工”,但兴许这也是马智礼从纷纷扰扰的政治课题中解脱的机会。

    一如他所感慨,其掌管教育部20个月来,政治课题还多过教育课题本身,如今顺应首相劝告辞去部长职,他也能顺理成章喘口气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