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成长

    叶依洁 ‧ 培华国中

    时间匆匆地流逝了,走得那么快,就像池塘的荷叶上面的露珠,滑落到水里,那么干脆。窗外那朵开得正烈的红花,在风中,几瓣花片也这样轻轻飘下,掉下地下。桌上摆着我和他的一张相片,相片是小时候拍的。那张相片在经过岁月的冲洗后,也开始泛黄了。相片里那个看起来神采奕奕的人是我的外公,在几年前就已经离开了我们。

    小时候,父母都在华灯灿烂的城市工作,把我放在乡下的外公家。由于只有我一人在外公家长大,所以从小外公就把我捧在手心里,我提的要求也都“有求必应”,对我来说是我的圣诞爷爷,渐渐养成我娇生惯养的性格。

    在乡下的每个清晨,东边的地平线泛起一丝丝光,原本在含苞欲放的花蕾上睡觉的露珠,也慢慢被唤醒,开始眨眼睛,显得生气勃勃。我会拉着外公那一双已被岁月折腾,充满老茧和故事的手,走在充满人情味的路上,走到他常常光顾的早餐店。他会带着我跟他的老朋友坐在一张圆桌上。咖椰面包和半生熟的鸡蛋也成了每天必点的美食。每次,外公都带着自豪的语气,向他们“炫耀”我这个乖外孙女。聊一聊,早上就这样过去了。

    “外公,以后我也要一直这样牵着你的手。”每次在往返回家路上我都会这样说。他每次都笑着说好。

    我与一般小孩不一样。你听,新年的脚步慢慢来临了,我害怕。有一年的新年,大家都一起回来了。我因为怕生,自己躲在房间里的角落玩玩具,不愿踏出房门一步。妈妈尝试把我抱出去,我以哭闹的方式拒绝了。外公见状,在房间陪我,劝了我一小时,最后我妥协了。

    我的童年都是与外公一起的时光。以前会一起瞒着外婆偷偷吃雪糕,到屋后那条小河看萤火虫,夏天就到田里抓蝉……

    后来我长大了,爸爸妈妈带我一起到城市的生活。离开前一天,我和外公抱头痛哭了好一阵子。是因为不舍得,习惯在一个地方久了,真的不想出来,不想离开。

    城市的生活对我来说就好像监狱的生活,大家的门窗都紧紧关着了,隔壁住了谁我也不晓得。我不适应这里,吃不惯这里的食物,每天完成作业后,就是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父母放工回来。一年回乡看外公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叮咚叮咚”,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一看是外公来了,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来看我。当时的感动是用言语表达不了的。

    后来的后来,外公病了。一年进入医院的次数,我也数不清。我长大了,他却老了,好心酸。有次我陪他到马六甲医院看诊。外公笑着呢,我们聊了很多很多。这也是长大以后第一次单独陪他一起了。昔日不如往日了,以前都是外公陪我,现在换我来陪你了。

    一次大病,外公不再像以前生龙活虎了,他只能躺在床上,需要靠一根管子进食,也需要靠氧气罐呼吸。心里感到难受,但也无能为力。当时我特别期待假期,假期了我就能回去住在那里,多陪陪他。外公不能说话,有次我牵着他的手,他也紧紧地握着我。那刻我流泪了,是因为想起了小时候也是这样,只不过小时候是他牵我的手,现在换了。

    外公在几个月后去世了。我想他现在一定在天国快乐地生活,没有病痛。

    一晃,外公已经离开我们三年多了。时间也带走了很多在我身边的人。我想真正的死去是消失在大家的心中,而外公他还活着,活在我们心中。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