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谁刺了谁的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甄子曰专栏:谁刺了谁的眼



    不满大红灯笼高高挂,校园红彤彤一片太刺眼,“土匪党”野狼嗥叫,歪曲宪法,扭曲作直,斥责一国中的农历新年装饰过火,令穆斯林学生不安,这是在向穆斯林宣教,扬言已违宪。

    真是土匪当道,恐吓勒索刀刀杀。

    校方被俘虏。全国人民找不到教长。校长请示警方,警方叫拆,有毕业校友特地返校帮忙拆除声声叹。

    无力的校长该如何安慰学生?难道说“所有遇见,皆是天意”?

    科学老师如何解答学生疑惑?确认“疯狂政治已无理性可言”,祝大家“来生远离劫难,当自己主人”?

    国文老师又该如何面对难过的学生?从哈姆雷特开始一路谈到哈利波特?

    谁刺了谁的眼?

    明明大人的事,学生被逼承担,配合演出,真是国耻。

    每一处的还原留白,都留下挑衅滋事、栽赃嫁祸的黑影。

    每一次的无言以对,都是沉淀,等待下一次爆发。

    又一次,这个社会在彼此的恐吓中变得歇斯底里。

    又一次,政治被土匪挟持,沦为勾出人性恶质散发恐怖主义的工具。

    真是难过

    希盟“粒粒星”应声救援,成了最佳装饰。

    太迟了,学校提早让学生感受世态炎凉,校园土匪野狼出没,偷抢拐骗,百孔千疮。

    独中不怕没生意,要过年要做人来我家。

    全国幼稚园爆满,小朋友吓到不敢长大。

    在患白内障的政府和政棍眼中教育是什么?我们到底要留下什么给下一代?

    真是难过。除了难过,还是难过。

    文:甄子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