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坠机◢ 获“关键影片” 《纽时》:客机被击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伊朗坠机◢ 获“关键影片” 《纽时》:客机被击落

    (纽约10日综合电)“结果真的是伊朗自己打下了载满伊朗人的波音737-800?”



    2020年1月9日下午,美国针对8日清晨于伊朗首都德黑兰坠毁的“乌克兰国际航空PS-752空难事件”提出全新事证,指控“伊朗‘防空导弹’击落客机”。之后《纽约时报》也公开了独家取得的目击影片,显示PS-752起飞后不久,确实遭遇“高速物体”从后方追击,才于空中发生“爆炸”。

    目前相关影片已被英国军事资讯验证网站“叮当猫”(bellingcat) 所证实;机上有63名公民遇难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美国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约翰逊,亦先后依据“防空雷达信号”与“卫星照的可疑亮点”主张了“导弹说”,并共同强调“伊朗极可能‘失手误判’打下了这架客机”。

    对此,伊朗政府仍全盘否认,坚定主张这是“美国‘心理战’的阴谋”。

    《纽约时报》所取得的“击落影片”,是来自于伊朗的Telegram通讯软体,根据《纽时》事实查核小组与英国情报查核组织“叮当猫”的资讯验证,此一影片应拍摄于1月8日清晨6点15分前后——也就是乌克兰国际航空PS-752班机空中起火、坠毁爆炸之前——拍摄的位置,则在于伊朗首都德黑兰西南郊的小镇帕兰德(Parand);但为何该目击者会出现在此地,并“刚好”拍到这部影片?双方单位则无法确认。

    “击洛影片”显示,当时PS-752客机起飞后不久,飞行路径之后就遭到“不明光点快速追击”,两个微小光点在空中接触后“马上就发生了大爆炸”,轰隆巨响才接着在几秒钟后传到地面。影片显示,爆炸后的PS-752并没有“即刻起火”,但火势之后即从空中出现,飞机亦于几分钟内坠毁。但过程中——按照伊朗民航局的初步说法——飞机并未与塔台联络,或发出紧急通报。

    曾调查2014年“马航MH-17乌克兰空难”、并验证了亲俄叛军的俄制山毛榉防空导弹是“肇祸元凶”的英国网络情报调查组织“叮当猫”表示:根据《纽时》所提供的高解析版画面, “PS-752很可能是遭到‘至少两枚中程防空导弹袭击’,这才会出现影片中的爆炸画面。”

    “叮当猫”同时强调,在伊朗地下网络在1月8日空难后,不断出现了据称是帕兰德一带的“导弹残骸照片”,之中包括了导弹的推进器、以及疑似爆照后的导弹弹锥罩。但目前这些照片无法独立验证,“有高度嫌疑…但不能确定是否为同起案件的导弹残骸”。

    在《纽时》公布影片的12小时前,8日晚间有媒体从美国、加拿大与欧盟的“5名情报官员”口中,探听到了“不太可能是导弹袭击机,引擎过热故障的机会较大”的证词说法;但在1月9日下午,情报圈的线报却“完全转向”,以美国中情局为首的情报资料,开始主张“伊朗导弹真的打下了这架倒霉的客机”。

    美方情报官员的说法,先是在《CBS》、《CNBC》等美国电视网曝光,其主张的证据资料包括:

    (1)PS-752坠机的前几分钟,美军侦测到了“伊朗打开‘德黑兰防空雷达’照射的讯号”,此一证据或代表“这架客机应被伊朗防空系统瞄准”

    (2)美军的间谍卫星,拍摄到了事发前一刻,接近PS-752的“两枚小光点”,以及随后“飞机爆炸的大光点瞬间”。根据初步的军情判断,伊朗肇祸的导弹,很可能是俄制的SA-15“臂铠”中短程防空导弹。

    先后公布的全新证据、目击影片与指控说法,瞬间推翻了前一日国际初步判断的“引擎故障说”。但更具权威性的指控,则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德黑兰,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这事很悲剧。可能有人犯了错误。另一头的家伙(指伊朗)可能搞砸了什么。”9日下午在白宫,特朗普如此表示:“(乌克兰的客机)很可能是被伊朗的防空导弹打下来的!那种导弹不是我们的系统,和美国完全无关。”

    “那架飞机正飞过一个紧张的戒备带,大概有人神经断裂、犯下大错…我总觉得有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真的好惨啊!”特朗普说。

    在特朗普说完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紧急召开记者会,内容中重复了特朗普与美方情报官员的指控,并主张欧美情报圈已掌握了“大量切确情报证据”,“这些资料来自盟友,以及加拿大自己的独立情资——PS-752班机空难,就是被伊朗地对空防空导弹所击落,尽管伊朗部队可能是失手误击。”

    特鲁多说完后,同样有公民在机上遇难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亦出面应和,并与美加领袖同步强调“伊朗可能是无心误击,但就是伊朗的导弹造成了空难”。

    目前,空难客机的持有国乌克兰,并未“公开”对欧美的导弹袭击证据,做出官方回应;唯8日公开发文,主张“初步证据判断为机械故障,望各界不要伤口洒宴、阴谋揣测”的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亦透过幕僚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原来是这样!我们之前也很怀疑。”

    不过对于欧美的误击控诉,伊朗民航局长阿贝扎德(Ali Abedzadeh)则痛斥:“一派胡言…如果飞机被打中,怎可能没有回传紧急信号?怎可能还继续飞行,试图折返德黑兰机场?”伊朗总统顾问阿西纳(Hesameddin Ashena)亦代表伊朗官方反击美国说法,声称一切都是欧美的心理战阴谋,“CIA只是要诋毁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抵销日前我们为苏雷曼尼将军复仇、痛宰美军的辉煌战果!”

    PS-752空难的调查与责任追究,因美伊高度对立的冲突之势而难以进行;但由于伊朗的空袭事先透过伊拉克民兵“辗转知会了美国”,驻伊拉克美军并未因伊朗空袭而有所伤亡,特朗普在8日晚间也公开表示:“我认为伊朗正在让步。他们和美国一样,都没打算要升温中东局势。”

    鉴此,尽管PS-752的空难,极可能是伊朗导弹的击落;但当前的美国与国际社会,似乎都不打算对此深入谴责,而直接以“误击判断”定调。

    根据乌国航公布的罹难者名单,机上死难者若按护照资料,共包括82名伊朗公民、63名加拿大公民、11名乌克兰公民、10名瑞典公民、4名阿富汗公民、3名德国公民、与3名英国公民;但于实际上,搭上本班飞机的绝大多数都是旅居海外、趁着欧美耶诞节新年长假返回故乡的“伊朗家庭”。

    文:台湾联合新闻网、纽约时报
    视频:Christiaan Triebert 推特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