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发”喜充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字游自在】“发”喜充满

    头发剪不尽,烦恼理不清,这就是为何佛家曰头发为三千烦恼丝!然而,对大马发型设计师苏昭成(Elvin Soh)而言,他赞同这个说法,却持有不同做法,“当很多人认为是烦恼丝的时候,若我们能把烦恼解决的话,其实它是一种快乐泉源。”这个说法有没有一种 “发”喜充满的感觉?



    剪烫染是身为发型设计师必须要懂得的基本功,但苏昭成却不安于此状态,而挑战有难度的美发艺术、化妆与个人造型设计艺术之路,他嘴上说是为满足个人虚荣心而创作,实则为发艺舞台所需而创新、传承。

    观看苏昭成的创作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在他的发艺作品里头,不只是发型设计如此简单,他同时讲究主题发挥、色彩运用、黄金比例、背景构图的配搭美学,加上相关故事性的联结,使得整体元素相互呼应。

    为迎接2020年庚子年的到来,数天前,他跟他的合作团队RAW Bridal Gallery在不到24小时内,迅速从构思到设计到完成拍摄出一辑名为“时间”的春节发式造型。

    “我之所以称之为‘时间’,那是因为有感时间过得挺快的,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在日复日,年复年之中,时间长河承载着古往的连接跟今来的延续。

    于是乎,在他这个艺术总监亲自操刀下,两个造型里,不管是从发型、衣饰乃至妆容,都把古代与现代,文化跟时尚元素无缝结合,和谐不冲突。

    在艺术总监苏昭成(右3)亲自操刀下,模特儿蔡洁颖把古与今混搭的流行元素披上身,而罗泳竣(Eugene,右2)和邓依梅(Jenny,右)为她化了曝晒妆,如此美丽的春节氛围,让邓涛毅(Kevin,左3)和林圣子 ( Sekoi,左)以摄影跟录影方式记录下来。

    入框文化,凸显艺术

    他直言,只要触碰到文化的元素,一旦拿捏不精准,往往会予人“老”的感觉,拍摄成品也就会让人误以为,那是多年以前拍下的东西,“为此,我把现代元素加进去。”

    首先,他找来具有个性美的模特儿蔡洁颖(Jane)担任此次主角,仅仅是她的单凤眼已让人着迷,在发型上,他以穿越手法把传说中神仙的发型,移植到模特儿头上。

    “只是,我用了现代手法来处理,其中一个造型采用传统红线绑扎,另一个则沾染上蓝色。”

    至于她穿的衣服,一件是中国红巨大灯笼袖外套,内塔经典蓝(classic blue)高领衣和孔雀绿圆领皮衫,再搭配格纹裙子。他所说的经典蓝,正是 2020年度代表色。

    “另外一件则是浅粉红色纱透视连衣短裙,内搭黑色及膝裙,再配上古色古香的披肩领。”这样的着装不失传统,也不缺时代感。

    为衬托出这两个亦古亦今的造型,他给模特儿化了个曝晒装,“这个妆容的灵感来自于西藏姑娘,她们常年在阳光下曝晒,脸泛起如抹胭脂般的红晕。”高原红是藏族女性美的象征。

    到了拍摄环节,为了加强构图背景,他特地从亚洲宏愿龙狮体育会处安排了两头分别为金黄色和桃红色舞狮,这是他在构思整个设计最初,对“佳节”想像中的元素之一。

    “若要营造年节的氛围,一定少不了舞狮。”他表示喜欢把文化的东西纳入框内,出发点非常纯粹,即是在过年佳节气氛中,把东方艺术传承下去。

    “我也想过红灯笼啦、春联啦,或者扇子啦,最终还是挑了舞狮。”在其眼里,动态中的舞狮能带动节庆气氛,静态中的舞狮亦会散发艺术美。

    “单单一个狮头就是艺术了,它需要师傅用手工制作的,哪怕社会、科技再进步,手艺是无法取代亦淘汰不了。”他希望,年轻人可以换个方式,尝试用艺术角度去欣赏舞狮。

    当古代遇上了现代,当文化遇见了时尚,所有的发生都必须刚刚好,“整个搭配跟构思要讲究和谐,东西过多、过火,很容易掉入油腻之中,点到为止,即是完美。”

    整个过程中,他对自己的唯一要求是,“每一张拍出来的成品,都要先感动自己,那么,才有办法感动到别人。”

    如是丰富却不复杂,多元却不累赘的作品,第一眼望去心中会泛起惊艳美的赞叹,细观慢赏,渐渐地会生起怦然心动之感。

    平行世界 苏昭成用设计颠覆想像力,他说:“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也许会有另一个你的存在。”除了眼前的自己,你可曾想过远方的自己?

    美的追求不断自我提升

    苏昭成拥有超过30年以上的美发与美发教育经验,同时也是e.VOGUE美发与化妆学院和VOGA VITA发廊创办人,擅长美发艺术、化妆,以及个人造型设计。

    每个人当下风光之路的形成并非偶然,此前,他原来是一个平面设计师,喜欢画画,但家境清贫,无法继续升造,“妈妈给了1000令吉,对我说:要学什么,就去学吧。”

    “我觉得,这笔钱够用来学美发,就去念了。”由于他报读的是一家综合性学院,因此,除了接触美发,也在插花、服装、化妆等方面有所涉猎。

    此前的经历,使得他对颜色敏感、对平衡亦有所讲求,“加上自己爱美,因此,在接触时尚界之后,就对流行文化产生莫大兴趣。”

    这些年来,他常参与发型、彩妆、摄影等活动,更在多项国际比赛中撷取亮眼成绩,其中包括新加坡国际金剪刀冠军International Golden Scissors Award)。

    2019年,他在素有“美发界奥斯卡”之称的英国伦敦非主流发型秀(Alternative Hair Show)中,勇夺“前卫(Avant Garde)造型组别大奖”冠军。

    去年,苏昭成在英国伦敦非主流发型秀中,勇夺“前卫造型组别大奖”冠军,获奖作品为“水妖”,头发前面和后面呈现不同的设计,利用人跟鱼的配合,带出人性的光明面与阴暗面。

    身高发长计算出黄金比例

    每一次执行整体造型设计任务时,苏昭成坦言,他会采用一定的方程式,那就是每一个方程式里头,都必须要有一个黄金比例的存在,同时也都要有“一点触发”的设计。

    话落此处,很好奇他对“一点触发”的应用,他解释,假如所有设计缺乏一个点作为开始,往往就难以把它延伸出去。

    “一般来说,无论这个点是什么,第一个浮现在你脑海里的东西,一定就是你想要设计的泉源的主题,一旦有了主题,再从这里开始去寻找它必须要有的元素的东西。”

    “许多发型设计师常常误以为,只要把头发弄好即可,进而忽略了对方的脸部、服装,以及身材的搭配,最终结果不尽如人意,发型跟身上其他方面出现不协调的碰撞。”

    在每一个设计落实之前,他都先用手绘方式把心中所想、所思画出来,“大概把形状画好以后,就要想黄金比例要在哪里。”谈话中,他一再强调黄金比例,说明其重要性。

    他说道,“黄金比例”指的是,所有结构均依循1 : 1.618 的比例,但对大众而言,可以简单地采用1 : 2的比例,他当下以女生的高度与发长诠释这个比例。

    “一般女生都很爱留长头发,有的留得很长,其实太长是不适合的, 一定要以个人高度计算,头发只能占三分之一的高度。 ”

    “所以,一个六尺高的女生,她的头发最长只能是两尺;一旦超过两尺,她就会变矮掉了,那个视觉上的黄金比例就不对了。”

    他指出,每个设计都要照顾到比例的对与不对,“只要做到位了,看起来就会很顺眼,一旦看顺眼了,就堪称得上好作品了。”

    中国神话中的瑞兽貔貅,民间称为“四不像”,在苏昭成一组三个以“一个亚洲”(Asia is One)为名的主题设计中,采用了四不像原则,混搭亚洲最具代表性的元素,好比:凤冠毛球,再采以新颖手法打造出现代感,里头可以看见中国、日本等国的文化, 不像中又似曾相识,完全打开你我的想像神秘盒子。

    花草蝶翅灵感巧思翩翩来

    苏昭成曾对外透露,其灵感来源来自花花草草,他补充,生活里所有东西都可以是灵感泉源,“比方说,我今天看了一只蝴蝶,当我在做设计时,可以考虑把蝴蝶融入。”

    “但是,我绝不是把整只蝴蝶做出来,而是取蝴蝶翅膀上最漂亮的纹路或色彩。”他提到设计不能太过一针见血,”一定要保留神秘感,让观赏的人保有想像空间。”

    “这么一来,才有办法让人多看一眼。”这就是细节里藏着小巧思的小机关,这样的不露痕迹终构成了一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美。

    灵感再怎么如泉涌,也有干涸之时,这样一个爱美的人,却有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解决方案,“若然遇上瓶颈,最好方法就是跑厕所,在这个最有隐私的地方,坐下来,给自己一刻安静与冷静。”

    不论是亲自操刀抑或予人指导,别人眼里看似繁锁而复杂的这件设计的事,他却玩得不亦乐乎,“最高纪录是一个月内设计出30个造型。”他同时玩得乐不思蜀,也享受其中,人生至幸福莫过于把兴趣做成了工作,再把工作过成了兴趣。

    剪烫染是身为发型设计师必须要懂得的基本功,但苏昭成却不安于此状态,而挑战有难度的美发艺术、化妆与个人造型设计艺术之路,他嘴上说是为满足个人虚荣心而创作,实则为发艺舞台所需而创新、传承。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