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 ‧ 阿树叨唠 ––前进吧,2020!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赖宇欣 ‧ 阿树叨唠 ––前进吧,2020!

    随着2020年到来,我开始有个新的省思: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为难自己?我是哪个地方不对劲了吗?



    那些在广告行业工作的人士想必也常常怀疑人生吧?以“创意”为基底事业的人士常常都有这个人生疑惑,这是不奇怪的。

    在写不出稿文时,我最常这样问自己:为什么有好好的语文老师不做,要跑去当作家呢?但问归问,最后我还是会乖乖地坐在电脑荧幕前写稿!

    这就是我矛盾又搞笑的地方。

    前阵子,我在某征文颁奖礼见到昔日的大学老师,她给我的忠告是“你还是回去当老师吧!”

    奇怪了,我只是告诉她我在写儿童小说,也没说什么,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其实,当时我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因为我早就跨过思想挣扎期,只是常常备有“写不出故事我就回学校安分地当个快乐的教书匠吧,反正教师也是我喜欢的工作”的心态。

    但,当作家到底是哪里不好了呢?

    虽然我也曾经历写不出的压力,但比起从前,我多了休息的时间,人确实也变快乐了,除了工作时间弹性,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挖掘及观察别人的生活,这到底哪里不好了 呢?

    当然,后来我想了想,大概是很多人觉得以写作为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吧!

    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其过程就像养孩子一般,是体力和脑力消耗和拉锯战,看我常常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就可以知晓一二了,但养育孩子本就不是一件易事啊!其实,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联想呢?我这个年龄恰逢是养儿育女的阶段,同龄的朋友都忙着这回事,而我呢,则是一头栽在写作当中,忙着不停“生育”新作品!

    我是近年帮忙照顾年幼的外甥和外甥女时,才知道当妈不容易!甚至发现,照顾孩子比写作更辛苦!以前,我总觉得写作不是人人可以胜任的工作,看我天天贪黑起早,脑袋和心里放着不外是“写作”这回事,这样的心态和当妈妈的没有分别吧?但写作究竟还是比照顾孩子容易!当我写完、改完、校对完一本书,书本就离开了“作者妈妈”这个母胎,其他的过程就不再是本人的事了,我唯一要做好的,就是在“怀胎写作”时,尽量把“孩子”养好——养成有趣且具内涵,那么它独立时就会是个“完人”,但当妈妈,却是一件长久且没完没了的差事!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2020年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年份!我答应自己,要好好地在这一年做应该做的,且做了会快乐的事!不管当一位教师,还是当“书本的妈妈”,我都要好好地为这个社会尽一份小小的棉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