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Kakak来,还是Kaki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宋明家:Kakak来,还是Kaki来?

    “外劳天堂”大马的外劳数目,据官方2018年公布的数据是670万人,也就是约五分之一大马人口是外劳。



    最近几个月因家里装修、大扫除、油漆、园艺等小工程,和几个建筑承包商和园艺业者有了几次有关外劳的谈话,并从相关业者眼中,赫然重新了解国内非法外劳的严重性。

    为什么非法外劳甘冒大险逗留大马?

    以下4点,几乎都是公开秘密:

    (1)边防松懈:海陆两大途径、印尼和泰国边境都是缺口;加上外劳故乡如印尼和孟加拉等国生活艰苦、政局不稳定,更刺激了外劳渡海而来。

    非法外劳渐多

    (2)找吃容易:笔者请来打扫的印尼kakak,每小时工资RM20(她说没工作准证的那些也一样是这个价钱);她当天干活10个小时,晚上还跑到另一家做2个小时,当天就进账RM240。她也说几乎每天都有工作,每日时数差不多是10至14小时;以每周6天工作计,她每月靠打扫入口袋的薪水,大约是RM6000,比许多拥有硕士、博士学位的大学讲师月薪还高。另一位合法印尼油漆工人兼杂工,一天工资RM150,还包吃包住包载送,若同样每周做6天,每月就净赚RM3600。

    (3)政治筹码:印尼和孟加拉两大非法外劳入口国,加上缅甸和菲律宾的穆斯林,经过国阵政府长期提高穆斯林人口百分比的策略,许多非法移民因此获得身分证,成为政治筹码来巩固政权;这些不但是我们过去多年来屡屡听闻的“谣言”,也是我从一些外劳口中听到的。

    (4)贪污腐败:警察、移民局、海关等执法人员,时常在日常执勤中向非法外劳“抽税”;既然可以赚取“外快”,执法单位多年来的行动就等同做戏。那些中介公司、承包商和执法人员玩捉迷藏、警察在建筑工地讨钱、贪污的故事,也是许多大马人(尤其是建筑业承包商)身边活生生的的事实。

    政府曾经在1990、1992、1995、2004、2009、2012、2018年等多次对非法外劳实行宽赦、漂白(例:6P漂白 – 登记、漂白、特赦、监督、执法、驱逐)、或重聘计划;但不管多少次的搜捕、扫荡、遣返行动,非法外劳反而只有越来越多,从来没有减少过。

    关键因素在于点4。

    但在于推动国家经济发展上,外劳,(讽刺的是)尤其非法外劳的确作出了一定贡献;当然,这些外劳也给国家治理带来更多的难题。
    大马过去经济发展比其他发展中国家相对好,需要大量劳动力,政府也实施放宽引进外劳条例。先不说这策略“短视”,就经济因素来说,短期二三十年内,的确看到经济成长效应;但凡本地人不愿“kaki来”(福建话:意即“自己来”)做的3D(肮脏、危险和困难)工作,都由kakak或其他外劳来干。

    “计时炸弹”随时爆炸

    问题在于这继巫、华之后的“第三大族群”当中,有约470万外劳是没有工作准证的。

    换言之,刚于2019年最后一天结束的“永不复返”外劳宽赦计划(Back For Good)吸引的逾18万7千非法外劳当中,只是470万大军中区区的4%。

    扣除该计划已批准、并心甘情愿回到自己国家的16万4千人,估计还有约453万的非法外劳,尤其是来自印尼、孟加拉和印度的“计时炸弹”,在你我他的身边随时爆炸。

    我们可以怪急功近利的执政党、贪污腐败的执法官员、和不负责任的政客,(以经济发展作为借口)把这些“计时炸弹”引入国家。

    当然,我们也无法忽略因为本地人不愿“kaki来”干3D工作,才让kakak等外劳有机会前来捞金的事实。

    只要本地人不愿意kaki来,kakak就会一直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