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华人大肚婆 狼医手指进去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性侵华人大肚婆 狼医手指进去搅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的妻子卢艾玲(Evelyn Yang)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访问时透露,自己曾经遭受性侵,却对家人都高度保密,就连父母都不知道。



    她说,自从公开讨论大儿子有自闭症之后,收到社会大众热烈回响,许多选民也纷纷表示感谢,这些支持让她觉得有力量站出来,说出多年来藏在心底的秘密。

    如同好莱坞制片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亿万富豪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遭到多位受害妇女指控性侵的案例,卢艾玲的遭遇也有着申诉无门的苦衷,让受害者报案、诉说事发过程之后,还要承受更多痛苦。

    “每个人都有‘我也是’(MeToo)的境遇,实在太普遍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真相说出来。”卢艾玲说,“不是每个人都有发声的平台,有听众愿意聆听,我真的觉得,我非常有荣幸能站出来说话。”

    卢艾玲表示,2012年当她怀着第一胎的时候,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旗下举世闻名的医疗机构里,找到口碑极佳的妇产科医师哈登(Robert Hadden),刚开始并没有任何异状,但几个月过后,哈登开始会询问逾越尺度的问题,例如她与丈夫的性生活,而这些问题都与胎儿及孕妇健康无关。

    她在访问中说,如今回想起来,哈登的那些问题,其实都是在为接下来的性虐待预做铺陈。

    对于产检,她说,检查时间变得愈来愈长,产检也变得频繁,她察觉到很多检查都是不必要的,“却也告诉自己,应该信任医生。”

    在一次产检结束后,卢艾玲说,她在看诊室里已经着装完毕准备离开,但哈登在最后一刻突然说“你可能需要剖腹生产”,便动手把她抓到身旁,脱下她的衣服,用没戴手套的手进行内诊。

    “我知道他这样做是不对的。我被性侵了。”卢艾玲说,如同许多性侵受害者一样,当下她整个人傻住,无力逃跑,“也没有拿起椅子来丢他,或跑出去大喊杀人了。”

    卢艾玲说,那次事件后,就不曾再回去给哈登产检过。哈登律师对此拒绝受访。

    她表示,尽管遭受性侵的重大打击,加上急着换新医师的手忙脚乱,她从来不曾对任何人说过这段遭遇,就连丈夫也没讲,害怕杨安泽会觉得是他的错,因为没有陪着妻子去产检。

    她说,当时杨安泽创立的非营利组织才刚起步,经常出差,因此她从来不曾要他陪着去产检。

    2016年,遭包括卢艾玲在内多位患者指控性侵的哈登与曼哈顿区域检察官办公室达成认罪协议,他坦承强迫触摸、性虐待罪。哈登医师执照已被撤销,但不必坐牢。

    卢艾玲与其他31名妇女已对杨安泽母校哥伦比亚大学、学校医院及哈登提告,指控校方隐瞒、合谋且助长哈登性侵患者,某些案例早在1992年便发生。

    文\世界日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