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珊:一个灯笼,换一个新马来西亚的梦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李慧珊:一个灯笼,换一个新马来西亚的梦

    “我痛恨种族主义,不管是来自黑皮肤的人,或来自白皮肤的人的种族主义,在我看来,都是野蛮未开化的”──纳尔逊曼德拉,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



    一个国家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奉行利己主义的种族主义,而是一个人深入进骨子里的种族主义,那将是无可救药的。土著权威党副主席凯鲁阿占因为挑战学校悬挂灯笼装饰一事成为了举国关注的焦点人物,蠢蠢欲动的种族主义也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凯鲁阿占因为其警告,不仅使得学校大费周章立马拿下其新年装饰,他也成功使得我国七位内阁部长取消他们的所有工作,临时赶到学校。

    对此,我国警察总长拿督斯里阿都哈密表示校园在佳节期间布置装饰并未触法,并会动用警力为凯鲁个人的作为以刑事法典505(c)展开调查。对于这样的结果,凯鲁感到至高无上的荣耀,并把此归为他个人的胜利。他以极其傲慢的口吻说道:“我觉得我赢了,你们要觉得我输了随便你们,因为这个胜利是我的选择,不是你们的选择。”这样的结果无论输赢都是让人深感遗憾的,因为他不仅仅代表了我们团结教育的失败,也否定了我国多年来奉行的多元的力量。

    团结之路,荆棘满布

    新的一年,是国家新的希望。马来西亚是一个种族的熔炉,这里我们有着不同的种族,文化,语言,肤色,宗教。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国人能感受到种族间的隔阂是逐渐被消磨,各个族群能够和谐共处,那不仅是我们的一大胜利,也是大马向前迈进的一大动力。

    国家的基础是民众,国家要繁荣昌盛,团结是必不可少的元素。但不幸的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由于思想上的差异,行为行的差异乃至生活习俗的差异,都使得团结变成了一项艰巨无比的工作。
    一些在社会上拥有更多权力以及话语权的人们不仅没有以身作则推行多元主义,甚至是在言行举止上老调重弹,不断地向社会灌输狭隘以及偏激的种族主义思维。这些披着民族主义袈裟的族群利益斗士,以及人们观念上的封闭,是我国难以跨越的鸿沟。

    致种族主义的一封信

    在宪法里,每个大马公民的个人权利(包括宗教,信仰,文化等)都受到同等的保障。但为什么一封信足以使一所学校以及那么多的部长们大费周章?这是因为我们社会里的一种惯性(Inertia)。一些族群在国内长期受到歧视以及压迫,导致他们面对问题时,都会选择尽可能地避免纠纷。

    而另一头,一些加害者还不断地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一再地侵害我们社会的团结与和谐。一个族群若一直杠着狭隘的民族意识,不肯放下成见,那必定要被新时代摒弃;眼光比鼠还小,注定永远都被抛在世界前进的遥远处。记得了,深井之蛙,世世代代不见天地之大。

    究竟种族主义的野火,要烧到何时才是个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