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泰利:倒“鼠”之迎新年,想榴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姚泰利:倒“鼠”之迎新年,想榴梿

    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为什么这几年变成不爱、不吃、不想、不迷榴梿。



    很久以前,我就想在这个栏里写写自己不经意间的改变,可是都一直没写,直到今天,在处处洋溢“鼠”不尽的财富、“鼠”不完的金钱、好运“鼠”于你的音韵里,还有这个稍纵即逝又电光火石的“鼠”码时代,我要好好缅怀与榴梿的那一段感情。

    我的父亲是一个小贩,每天早上都骑着那辆破烂的脚车到菜市采购蔬菜、鱼类等,然后到附近的马来人和印度人乡村兜售。

    所以,父亲的马来话讲得很流利,也会简单的淡米尔语。这是后话。

    兄弟俩守株待“榴梿”

    那时候榴梿是完全有季节性的,管你有数不完的钞票,若在非榴梿季节也没得吃。而每当榴梿季节一到,除了蔬菜鱼类,父亲就会多卖榴梿。

    我清晰记得,那时候我和哥哥超爱吃榴梿,但由于家境贫困,爸爸妈妈根本没有额外的钱买给我们吃,因此我和哥哥吃榴梿的心愿就寄托在父亲身上。

    怎样呢?于是和哥哥每天晚上在门口等父亲做完一天的生意回家,我们的目光就锁定绑在破烂脚车后面的大藤篮,如果藤篮旁有挂着几个榴梿,我和哥哥是无比兴奋,因为这一天的吃榴梿心愿,可以实现了。

    人说守株待兔,我们是守株待“榴梿”。

    但如果藤篮旁是空的,就表示父亲当天的榴梿卖完了,我和哥哥没得吃了。

    后来这件事给住在不远叔叔家的奶奶知道,奶奶对我们两兄弟说:你们应该希望爸爸的榴梿卖个清光,那说明爸爸的生意好。如果每天都有剩余的榴梿,那说明生意不好,如果生意不好,爸爸如何把你们给养大呢?
    哎唷,大家的世界原来那么复杂。当时我是这样想的。

    你等他他也等你

    长大后回想这一幕,我和哥哥等吃父亲的榴梿,其实也隐含着孩子在等待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父亲,早点平安回来的隐喻。
    而且,与其说我们在等父亲,事实上父亲也一样在等我们品尝他带回来的榴梿,因为后来他说,他知道我们在等榴梿,所以有剩余榴梿的时候,他踩脚车比平时踩得更快,好让可以早一点到家。

    迎接鼠年,我确信你会在等某一个人,我也确信这某一个人也一样在等你,一起团聚、祝福、送礼、过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