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子曰:过一个太平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曾子曰:过一个太平年

    还有几天就过年,大家都带着赶快收工好过年的心情,可是我们这些广告佬却没有这份悠闲福气,当大家正在观赏新年广告时,我们已开始为新一年的工作开案。



    一年复始,万象更新,客户也一样需要“更新”自己,所以我们就要费煞思量,帮他们策划一整年的广告方案。

    有的客户开始要我们为一些节庆开案,像开斋节、国庆日等,所以在大家迎春接福的时候,我们就要调整时钟,让脑袋转快几个月,看看开斋节该怎样beraya bersama-sama,国庆日该怎样berjuang bersama-sama。

    以前我在出版社编杂志时,时间也是过得比别人快,因为我们是月刊杂志的缘故,本来应该这个月编后个月的版,后来为了捉紧内容时效性,就变成这个月编下个月,那时候也是常期处于备战状态,每天都在赶稿赶版,而且那些年是纸本杂志的黄金时代,每本杂志都要争先推出市场,一到月尾就要抢在书摊上贩卖。反观现在大部分杂志却越来越迟面市,相信大家的重心都摆在数码媒体上,所以即使杂志脱期,似乎也没人在乎。

    我看看手上的案子,要为一个新品牌开案,一个开斋节案子、一个国庆日案子,还有要为一个客户策划全年广告方案,而大部分都需要在新年回来开工后提案,我心里盘算,新年放一星期的长假,除了拜年聚餐之外,我们的脑袋仍然要开工,不然过年后才来动脑,恐怕就来不及了。

    眼前只剩下几个工作天,很多同事已放假回家过年,我们这些吉隆坡人留守大本营。小朋友说他已没心工作,心里想着21点和麻将,我却觉得还好,对于过新年,就是一个跟家人朋友团圆的日子,我家亲戚不多,大部分都在吉隆坡,平时都有见面,所以过年就变成一个形式上的聚会,也是一个难得休息的假期而已。

    当同事都回家了,公司难得清静,少了一些会议,少了一些争论,我反而可静下心,为接着下来的工作好好思考。

    我现在最担心市场部同事突然跑过来跟我说:“有一个新brief,明天就要赶出来!”

    我会马上回他一句:“过了年再说吧!”

    真的,可以让我好好地过一个太平年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