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从前穷乡苦过年 有家不归为避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心见闻】从前穷乡苦过年 有家不归为避债

    当异乡成为新归宿,或者成为第二家园时,过年又是怎样的一种心情?80高龄的廖梓祥,分享他老年及幼年,在美国、中国过年的情景……千禧新生代、在台湾生活的陈天予,则分享大马过年的新奇体验!



    廖梓祥酷爱中文,台湾大学毕业后,曾于报馆任职并为中国报撰写文稿,他恭祝中国报所有新闻从业员和读者,新年进步,万事如意,身体安康。

    廖梓祥于1940年出生在中国广西北流县的农村,“从前在中国农村过年,小孩总是无忧无虑,因为有好吃的又有红包拿。但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过年苦呀!因为要避债,要找钱包红包给小朋友,所以很多人不敢回家吃团圆饭,要等到半夜追债的人走了,才敢偷偷回家吃饭。”

    其实,这些苦况,在古人诗词中看出一二,例如苏洵的“佳节久从愁里过,壮心偶傍醉中来。”白居易的“守岁尊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

    廖梓祥在中国农村过年时,家里务农为生,收成不好时就要借钱度日,到了过年时,就会有人上门追债。“过年,我们会吃自己养的鸡和鱼,吃自己种的菜,只有过年才有鸡肉、猪肉吃,平时想吃鸡蛋都难。吃团圆饭时,鸡只吃头脚、内脏和上肘,下肘(有腿的部分)则留到年初二初三时,用来招待亲朋戚友,这种困境,非亲历其境,难以体会。人说“年晚钱,饭后烟”,意思是饭后抽一根烟,跟过年前要还钱,都是必须的。”

    移民美国十几年的廖梓祥(右)十分享受新生活,在外不介意陪儿孙吃西餐,闲来还会到华人中心找朋友聊天消磨时间。

    年少他乡过年游子齐聚共乐

    廖梓祥还未出世,父亲就飘洋过海到新山、居銮谋生,直到廖梓祥在中国念完小学,才跟随母亲下南洋到居銮生活。“在居銮生活的这段日子最开心,因为生活条件比在中国好,又有父亲在身边,一家人在一起,过年特别开心。”廖梓祥的父亲来马后,开药材店维生,“父亲小时有气喘病,他有个堂叔精通医理,就叫父亲看医书,要他学会医好自己的病,父亲因此懂得医术。”财运满满 Huat事成双

    因为在中国读小学,没学过英文和马来文,廖梓祥来马生活后,需要重读小学五年级和六年级,以及晚间上补习班恶补英文马来文。小学毕业后,他去新加坡读中学,只有过年时,才能回新山。财运满满 Huat事成双

    “在新加坡中学毕业后,我去台湾读了4年大学,有3年的农历新年是在台湾度过。留台时有一个北流的同乡,每年年初三都会去他家吃饭,很多同乡也去,大家在一起很开心。我在台湾也有干爹干妈,过年时就去他们家,当时台湾过年的气氛还是很浓烈。”

    廖梓祥(左二)排行第三和第五的儿子,已移民到美国,由于孩子媳妇都忙着经营自己的生意,因此通常会选择到餐厅享用年夜饭。

    美国过农历年随遇而安就好

    如今,廖梓祥移民美国12年,坦言在美国过农历新年,当然不如大马这般热闹。但是,他们会在自己家里“热闹”。“我们是心里在过年!年夜饭如果孩子懒惰煮,我们就会去外面餐厅吃,很多人选择年夜饭在餐馆吃,很热闹。我住在纽约新的华人区,满热闹的,我们去巴刹喝茶,都是讲广东话和华语,在那里几乎看不到老外的身影。美国在年初一会放假一天,皇后区唐人街过年,还有放鞭炮和烟花。”

    “我的两个儿子都在美国生活,我选择跟随他们到美国定居,因为那里对老人的福利好,医疗条件也好。我的孩子孙子都洋化了,虽然无法传承华人传统文化,但现在过年,我什么都看淡了,因为年轻时供孩子出国读书,真的很辛苦,所以我觉得只要能适应环境,随遇而安就好。”

    陈天予在2013年来马过年时收养至今的宠物猫“抓抓”,为他来马过年带来不少欢乐。

    春节未至春已浓东马过年乐无边

    出生于台湾的陈天予,今年14岁,自小每隔两年都会一家人来到母亲的家乡——马来西亚砂拉越美里,过农历新年。每次来马过年之前,他和弟弟都非常期待,因为大马华人庆祝春节与台湾很不一样,大马华人在文化节庆上,不仅传承了中华文化之美,还结合当地民俗文化而演变出独有的欢庆习俗。

    “在马来西亚,农历新年前一两周,我就能强烈地感受春节的氛围。首先是到处都能听到新年歌,每个商场门口都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挂,连大街上也以喜气洋洋的桃花树、桔子树当装饰。在商场,也可以看到许多家庭在采购年货。当然,新的一年一定要来个迎新大扫除,外公外婆这时也忙着清扫家里的每个角落。”财运满满 Huat事成双

    燃放烟火是陈天予和弟弟年夜饭后最期待的欢乐时光。(摄于2013年)

    大马肉干年饼,令人惊艳

    天予一脸幸福地说:“来马过年最开心的,是吃到台湾没有的各种年饼和让我惊艳的肉干,此外,最让我怀念的还有当地美食干捞面、炒粿条和煎蕊,这是我每次来马过年必吃的早餐和小吃。春节前几天,阿姨们会带我们逛年货街,在商场看舞狮表演,舞狮跳到高桩表演高难度动作,非常精彩刺激,我在台湾从没看过。”

    “除夕夜当天,美里和台湾一样,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团圆饭,由于我的外婆是料理高手,每年的年夜饭都非常精彩。饭桌上一定会有鱼,寓意年年有余,还有芋头扣肉、炖鸡汤以及卤猪脚等。除夕夜接近凌晨12点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便陆续响起,这时我和弟弟会尽情玩烟花和爆竹,在台湾是不允许放鞭炮的。”

    陈天予(前排左三)全家于2019年来马过年时,与外公外婆和阿姨们共享团圆饭。

    美里迎春风俗大户人家Open House

    除了吃喝玩乐,最让天予期待的当然就是红包了,“年初一早晨,外公外婆和阿姨们都会给我和弟弟红包,虽然红包钱没有台湾来的多,但我们到亲友家拜年,他们都会给小孩红包,比较特别的是,美里未婚者也能领到红包,不像台湾,只有还没出社会工作的人才能领红包。”

    在美里过年,还有一个很特别的过年活动,就是参加富裕人家的Open House Party。“一些大户人家或有身分地位的人士,会开放他们的家给民众去拜年,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活动,因为可以参观漂亮的大房子,又可享用免费的自助餐,有时还有红包可以拿,感觉实在太棒了!”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那户人家的庭院,几乎占满整座山,从山下大门口开车进去停车场,需要一阵子才能到,路边种满了整齐的花草树木,还有喷水池、花园都漂亮极了。到了停车场,十多辆名贵跑车摆放在那里供人拍照,实在太酷了。到了年初七,由于外婆的籍贯是河婆客,所以她会特别准备擂茶和菜粄给我们吃。每次来马过年,都让我感到既兴奋又难忘,我非常喜欢当地朴实的生活和浓郁的过节气氛,每当要回台湾时,我都会依依不舍。”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