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学校太阳能板弊案◢ 控方:狮子开大口 罗丝玛 要2亿佣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砂学校太阳能板弊案◢ 控方:狮子开大口 罗丝玛 要2亿佣金!

    (吉隆坡5日讯)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指罗丝玛,原本希望获得合约约17%的资金额,即约2亿令吉,作为回报。



    哥巴斯里南在开场白引述根据赛迪所言,赛迪在2016年的会议上向罗丝玛展示了Jepak附有纳吉注解的申请信,并献议向罗丝玛丈夫(纳吉)提供“政治献金”为回报。

    “被告(罗丝玛)当时并没有担任何政党担任职位,她知道所谓的政治献金其实是贿赂,付款取决于她是否能用自身的影响力帮助Jepak取得合约。”

    哥巴斯里南说,在这会议之后,被告逐渐将“政治献金”金额提升至1亿8750万令吉,相等于太阳能板12亿5000万令吉合约的15%资金额。

    他说,罗丝玛随后透过里扎曼梳提出有关要求,原本她希望获得的合约约17%的资金额,即约2亿令吉,但在里扎曼梳的劝解下才接受15%的金额。

    盘问批请病假医生
    律师抨反贪会恐吓

    罗丝玛代表律师拿督佳吉星于周三(5日)申诉,负责提供辩方有关罗丝玛医药报告的医生,于周二被反贪会官员上门问话;佳吉星怒斥,反贪会此举形同恐吓!

    “反贪会官员如何可调查提供我们医药报告的医生?操守在哪里?公正在哪里?难道这不是刑事恐吓吗?”

    佳吉星在审讯结束后,在庭外被媒体询及是否认为正在住院的罗丝玛,得出庭面审是不合理的事,作出上述回应。

    他说,辩方已向法庭呈上医生证明书,证明罗丝玛不适合出庭,大多数法庭都会遵循,惟此案承审法官却谕令其当事人需于周三出庭面审。

    他指出,有些情况是律师或控方生病时,获准展延审讯,为何当被告生病时却有例外?

    “这是我感到生气的事,她还要回到医院,医院还未让她出院。”

    佳吉星早前在庭上,向法官莫哈末再尼申述反贪会上门调查医生的事,要求法官确保此事不再发生。

    但法官说,此事不属其权限范围,有关医生若觉得面对恐吓,可向警方投报。

    首办厅接指示 设第一夫人办公室

    首相办公厅秘书处和服务管理主任胡再里供称,他于2009年担任该厅人力资源组助理主任时,接获纳吉时任机要秘书丹斯里阿都阿兹的指示,成立一个处理涉及首相夫人活动的组别(bahagian),并按指示将其命名为“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组”(FLOM),唯此事却因为受到公众批评。

    他念证词时说,在纳吉担任首相之前,我国不曾有“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组”。

    他说,成立该组会让民众认 为罗丝玛在政府没有担任职位,却拥有一个特别成立的办公室。

    他供称,该组是坐落于首相办公厅大厦内,唯罗丝玛在该组并没有任何办公室;该部当时也被纳入首相署官网的目录内。

    胡再里说,并没有文件可以显示成立该部门的事,因这只是口头指示,且只是涉及首相办公厅内部。

    他说,原本隶属“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组”的官员只有首相特别官员拿督西蒂阿兹扎,唯随后西蒂阿兹扎要求增加官员,因此他的组别就负责处理委任几个她建议的人选在该部担任职位的事务。

    银行职员:赛迪提领650万 全要百令吉钞

    马银行美丹端姑分行汇款部职员阿兹玛说,赛迪曾分别在2016年12月19日和2017年9月6日,要求向该银行提领650万令吉现金。

    她是此案第3名控方证人。她在主控官娜丝娃副检察司引导下供证时说,她以前担任该分行总收银员时,曾在2016年12月19日接获该分行私人财物顾问艾达娃蒂汇报,赛迪要提取500万令吉现金。

    她供称,因为该分行最大额度的现金提款只是120万,因此她需要求银行总部提供支援,相关现金在隔天才能送到分行,她随后将该笔钱交给赛迪。

    她说,艾达娃蒂也在2017年9月6日也向她汇报,赛迪要在隔天提取150万令吉现金,她随后也如期将相关现金交给对方。

    她指出,赛迪在上述2次交易中,都要求银行以100令吉面值的钞票支付;且提款时都有1名男子随行,将相关现金装入2个包包。

    案发现场拍10张图
    住家第三客厅收贿

    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组(公共领域)助理执法官莫哈末里祖安说,他在此案的案发现场,即罗丝玛位于吉隆坡大使花园的住家范围内拍了10张照片。

    莫哈末里祖安是此案第2名控方证人。他在主控官傅益廷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称,罗丝玛是在家里第三客厅收取贿金,而装着相关贿金的包包就在第三客厅的沙发一角。

    他指出,他是在2018年11月2日早上11时前往该处拍照,同行者包括高级助理执法官莫哈末阿亚沙烈和执法官里哥拉星。

    他说,他们在下午1时就完成拍摄,在打印照片后就交给查案官,即助理执法官诺娜比拉。

    他供称,当时反贪会也携带其他3名证人到该处,指出罗丝玛接受贿金的地点。

    他指出,那次拍摄镜头包括住家大门、庭院和三个客厅。

    辩方代表律师拿督阿克贝丁盘问时挑起相关图片说明是否属实的问题,莫哈末里祖安回应,他在拍照后向查案官汇报现场情况,随后他再根据查案管的指示,写下图片说明。

    阿克贝丁也挑起相关照片没有拍到路名和门牌号码问题,证人回应,他主要是要拍摄案发地点,当阿克贝丁进一步询问,要如何确认这是罗丝玛的住家时,证人指出,若真的去错地方,理论上对方不会开门让他进屋。

    第一夫人称号指元首后

    胡再里供称,使用“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组”字眼也成为相当大的课题,因有者认为这个称号是指国家元首后。

    “因此,‘马来西亚第一夫人组’在同年(2009年)8月或9月被改为‘特别组’,以避免引起误会,不过工作内容并未改变。”

    此外,胡再里指出,该“特别组”官员与人手的薪水是由首相办公厅支付。

    他供称,委任和更换官员和人手也是来自于首相办公厅。

    他也提及,该“特别组”的官员与人手是向该部门主任拿督西蒂阿兹扎汇报各自的任务,因此他不清楚该组的工作分配与活动。

    控方3度修控状
    罗丝玛续不认罪

    控方周三再次修改此案的控状,并再次提控罗丝玛,但罗丝玛依然否认有罪。

    控方提出,将此案首项控状的案发时间,从3月至4月,改为1月至4月。

    原本的首控状指罗丝玛于2016年3月至4月期间,在吉隆坡双威太子广场接受1亿8750万令吉,作为帮助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直接从教育部取得合约,为369所砂州学校安装太阳能板计划及柴油发电机操作和维修工程的15%“佣金”;该合约总值为12亿5000万令吉。

    经修改后的控状指出,罗丝玛于2016年1月至4月,在吉隆坡双威太子广场接受1亿8750万令吉,作为帮助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直接从教育部取得合约,为369所砂州学校安装太阳能板计划及柴油发电机操作和维修工程的15%“佣金”;该合约总值为12亿5000万令吉。

    罗丝玛因此抵触2009年反贪污法令第16(a)(A)条文,并可在相同法令第24(1)条文下定罪,罪成可被判不超过20年监禁,并处罚款不少于贿金5倍数额,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罗丝玛在通译员念出修改的控状后,否认有罪。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