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学校太阳能板弊案◢ “他们几时是我的朋党?” 前教长否认收Jepak公司贿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砂学校太阳能板弊案◢ “他们几时是我的朋党?” 前教长否认收Jepak公司贿金

    (吉隆坡12日讯/更新于2148)教育部前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兹尔卡力否认,Jepak控股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赛迪和伙伴莱恩是他朋党的指控。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夫人拿汀斯里罗丝玛,被控在上述公司建议在砂州内陆369所学校安装太阳能板及发电机维修和柴油供应计划(简称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计划)中索贿及收贿案续审,控方第5名证人马哈兹尔于今日继续出庭供证。

    马哈兹尔在接受辩方代表律师拿督佳吉星盘问时,供称他曾告知纳吉有关莱恩是赛迪伙伴一事。

    马哈兹尔卡力(左)准备出庭,面对辩方的盘问。
    马哈兹尔卡力(左)准备出庭,面对辩方的盘问。

    佳吉星接着“拷问”马哈兹尔,为何其书面证词只提及他曾告知纳吉有关莱恩是Jepak公司代表。

    佳吉星也问马哈兹尔,是否曾告知纳吉有关赛迪和莱恩是其朋党。

    马哈兹尔接着反问:“他们(赛迪和莱恩)几时是我的朋党?”

    佳吉星随后指控马哈兹尔曾接收赛迪和莱恩的贿金,因此他们俩是其朋党,惟马哈兹尔以“不同意”否认。

    此外,佳吉星针对马哈兹尔在其书面证词中,提及罗丝玛于2016年12月22日告诉他,指自己并不认识莱恩是谁一事盘问马哈兹尔。

    否认捏造说辞

    马哈兹尔承认他没有告知罗丝玛有关莱恩是赛迪的伙伴,惟他否认辩方指控,称他之所以没有说,是因为他收了赛迪和莱恩给的贿金。

    马哈兹尔也否认他在书面证词中,提及他不怀疑罗丝玛涉及协助赛迪,向教育部取得上述计划一事,是他所捏造的说辞,以彰显罗丝玛的参与,同时避免自己被控贪污罪名。

    佳吉星(右起)和另一名辩方律师拿督阿克贝丁在法庭小休时,在外接听电话和休息。
    佳吉星(右起)和另一名辩方律师拿督阿克贝丁在法庭小休时,在外接听电话和休息。

    早知Jepak无能力 教部工程无需告知内阁

    马哈兹尔说,虽然他很有信心Jepak公司没有能力于2017年1月1日,就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计划设立有关太阳能系统,但由于该计划是属教育部工程,因此无需告知内阁此事。

    马哈兹尔说,虽然他很有信心Jepak公司没有能力于2017年1月1日,就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计划设立有关太阳能系统,但由于该计划是属教育部工程,因此无需告知内阁此事。

    佳吉星针对马哈兹尔在其书面证词中,提及他很有信心Jepak公司没有上述能力一事,盘问证人是几时开始有此想法。

    马哈兹尔供称,他不记得具体日期和月份。

    佳吉星接着“拷问” 马哈兹尔,指后者既然坚信Jepak没有上述能力,是否曾将其想法告知首相和内阁。

    马哈兹尔承认,他没有将上述想法告知首相和内阁,反之只告知教育部时任秘书长。

    他不认同辩方主张,指他应该把这个事实,告知首相、内阁、国会甚至是全马人民。

    他解释,上述计划属教育部工程,因此无需告知内阁。

    佳吉星接着问马哈兹尔是否因受贿而隐瞒此事,马哈兹尔随即以“我不同意”否认此指控。

    罗丝玛(中)穿着亮绿色马来装,并搭配同色系的披巾和手提包现身法庭。
    罗丝玛(中)穿着亮绿色马来装,并搭配同色系的披巾和手提包现身法庭。

    忘了反贪会有否查收贿

    马哈兹尔指出,他曾被反贪会传召超过3次,唯他不曾被反贪会扣留和延扣,也不记得反贪会是否有针对他涉嫌收贿5万令吉的指控作出调查。

    马来报章《每日新闻》于2018年11月30日报导,马哈兹尔隔年将因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计划相关一事,被提控上庭。

    上述报导引述消息指出,有1名前部长会因为相关计划面控;并指涉及的前部长会因此计划获得百万令吉,唯最后他只接收5万令吉。

    佳吉星针对报导盘问马哈兹尔,惟后者回应指他不记得反贪会是否有调查上述指控,但称反贪会在录取口供时,问了他很多问题。

    法官莫哈末再尼则一度打岔,指辩方已就同一个报导进行多方面盘问。

    此外,辩方指控马哈兹尔遭逮捕后,与总检察署达致安排出庭供证,条件为他不被提控,马哈兹尔否认此项指控。

    此刻,法官质询辩方为何重复同样的问题。

    佳吉星接着告知法官,指辩方需继续盘问马哈兹尔后,法官逐宣布午休,让辩方在午休后继续盘问。

    坚称阿兹米是“赛迪团队”人马

    马哈兹尔供称他没有告知罗丝玛,有关太阳能混合能源系统计划是赛迪和莱恩的计划,而非如罗丝玛口中所说的是彭亨州教育局前主任兼巫统北根区主席拿督阿兹米的计划,是因他知道阿兹米是“赛迪的团队”人马,和赛迪及莱恩是一伙的。

    当时,佳吉星是针对马哈兹尔在其书面证词中,提及罗丝玛于2016年6月8日,在布城首相官邸举行的开斋晚宴后,在他在离开宴会前和他握手并告知他:“你看啦,那个阿兹米教师的太阳能计划,快一点”的事情,盘问马哈兹尔。

    佳吉星指出,罗丝玛当时只提及阿兹米的名字,马哈兹尔很明显知道罗丝玛指有关计划是属阿兹米的说法并不正确,因为那是赛迪和莱恩的计划。

    马哈兹尔回应称,他知道阿兹米是“赛迪的团队”人马。

    然而,佳吉星反驳,指罗丝玛当时只提及阿兹米的名字,并没有提及“赛迪的团队”。

    马哈兹尔说,他知道罗丝玛提及的是阿兹米,但他也知道阿兹米和赛迪及莱恩是一伙的。

    他也否认自己隐瞒有关计划是属赛迪和莱恩,而非阿兹米的事实。

    罗丝玛抱恙要求提早休庭

    辩方律师于周三(12日)因罗丝玛身体抱恙,向法官申请提早休庭,法官允许,原定在下午约5时才结束的审讯提早结束,此案将于周四(13日)续审。

    法官莫哈末再尼在中午约12时40分宣布休庭,原定在午休结束后,让辩方继续盘问马哈兹尔。

    不料,随后法官再次短暂开庭,并择定此案于周四续审。

    据《The Edge》财经日报报导,当休庭时众人步出法庭后,该报记者听见坐在被告栏的罗丝玛说她不要回家。

    该报导指出,当罗丝玛的助理哄劝她离开时,她拒绝离开被告栏。

    相信是基于罗丝玛不舒服,辩方律师申请周三提早结束。

    此案首4天的审讯都是在下午2时结束,唯法官于周二时指出,此案于周三会进行全天的审讯,直至下午约5时。

    否认证词前后不一

    辩方于周三盘问马哈兹尔时,主张后者的证词彰显他前后不一的行为,惟马哈兹尔表明不认同。

    当时,佳吉星针对马哈兹尔在其书面证词中,提及有关赛迪于2017年7月告知他,指Jepak公司在执行于2017年1月启动的柴油发电机工程中,在向教育部索回中期付款时面对问题一事,盘问马哈兹尔。

    佳吉星说,马哈兹尔在证词内指当时他告知赛迪无法协助后者,并要求赛迪遵循财政部所定下的财务程序,惟马哈兹尔之后却致函纳吉,要求纳吉批准豁免特定文件,好让教育部可向Jepak公司支付有关中期付款。

    佳吉星也说,马哈兹尔于2017年7月19日的内阁会议后,亲自把有关申请豁免文件的信件交给纳吉,因此主张上述情况显示马哈兹尔前后不一的行为。

    马哈兹尔表明不认同辩方的上述主张,也不同意自己向法庭提供相互矛盾的证词。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