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海上武汉的劫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视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海上武汉的劫难



    每当遇上劫难,日本人总是展现无畏惧又井然有序的一面。

    但这一回,时间越来越急了。

    被称为海上“武汉”的钻石公主号邮轮,1月20日从横滨出发,载有3700多人。

    船长宣布,一名80岁游客在香港下船4天后,证实感染武汉肺炎。

    邮轮加速航行,提早半天于2月3日抵达横滨港口,但乘客无法下船,只有卫生官、医疗和执法员以及确诊病人能上下船。

    陆续有人确诊,邮轮至今仍停泊在码头外,最快要等到19日才能离开。

    阳台舱、套房舱是有钱人住的。内舱无窗,不见阳光。乘客不能任意离开房间,只有听到船长广播,才能分批限时到甲板上透透气。

    甲板下逾千名船员的处境最惨,照常工作,给全体乘客送餐,每次要花3小时,成了最高风险群。

    一些外国乘客和印度员工向自己的政府求救,各国政府却不知道该怎么救。

    每一个大门紧闭的房内上演着的故事,都可以拍成一部电影。

    日本人天生充满危机意识,悲观倾向对劫难接受度很大,强调大和民族精神。

    它面对着史无前例的海上防疫大战,充满对人性的磨炼,每一个专业的举措都有不人道不专业之处,

    感觉身处集中营

    舱房空间狭小无防疫设备,冷气似“毒气”;太太确诊,丈夫独留,没人为房间消毒;员工根本无法隔离,工作和吃睡依然群聚式,感觉身处“集中营”;没病倒的日本乘客,也不能下船回家隔离。

    病毒或明天,就看哪个先来。日本人的镇静与坚忍,外国人不一定接受得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