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仪婷:一致性,是可选择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李仪婷:一致性,是可选择的


    “要怎么做到一致性的应对姿态?”这是在各个地方演讲或办理工作坊时,学员最多困惑与提问了。比起如何做到一致性,我更想回馈的一个重要的讯息是:一致性的应对姿态,是可选择的,并不是唯一准则。



    犹记得习萨提尔模式初期,我总是把一致性的应对姿态,当作是应对的唯一表现,唯有拼命往一致性的应对趋近,逼迫自己永远一致,才是对的。因此,在家中,无论遇到什么事,或孩子怎么争执,我总是先压抑自己的情绪,并且在压抑的情绪中,处理各式问题,久而久之,我感觉内伤得很。

    努力一段时间之后,我不仅这样要求自己,也期望别人往这个目标趋近,于是,活着变成一件痛苦的事,因为不理解一致性的真谛,一直只想要自己表现一致性,误以为一致就是以平静、平和、不生气的方式与他人说话,这就是一致。但,事实上,这是不人性的一致性,因此我自以为的一致性,简直难如登天,根本无法趋近。于是,人生就一直处在压抑情绪藉此达到“一致性”的姿态,接着螺丝松脱、情绪奔流而陷入“自责”情境,然后觉得人生好累,为什么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等阶段,人生便呈现不停在这三个阶段来回反覆。

    在摸索一致性的过程,也容易带着过度主观的观点,看待他人。记得以前,每每回台中,大哥崇建开车接送我去车站时,开心地和我分享他能开车真好,因为这样不仅能开车送我,演讲也能自己驾车前往。每每听到崇建这种回答,我都感到非常困惑和痛苦,因为从前的他,曾信誓旦旦说,他这辈子绝对不要学开车,因为养车、开车都是累人而且很犯傻。他曾说,他有那么多朋友可以开车帮忙他,他又何必自己学开车、买车,辛苦自己而已。

    因此,在面对他赞叹自己能开车是一件幸福的事时,我总会想起他从前那番太过绝对的言论,因此总觉得他对待自己的人生是不一致的。现在,回头看看过去的回头路,不觉莞尔。因为,拿一致性来要求别人,要他人的人生从过去到未来都要信念一致,这和萨提尔模式里应对姿态的一致,不但不一样,也过于荒谬,毕竟要求他人的表达永远一致,未免太残忍。

    因此,说到底,一致性的应对姿态,只是萨提尔女士所提供的一种比较温和,既能倾听他人言语,也能表达自己内在的表达方式而已,但它绝对不是唯一的表达方式。换句话说,一致性的应对姿态,是可选择的。

    人是精彩多样的

    在萨提尔的模式里,除了四种求生存的姿态之外,第五种便是一致性的应对姿态。初进入萨提尔模式的学习者,总以为只有一致性是好的,是唯一的目标,却忽略了其它四种求生存的应对姿态,各自有资源,也各自有优点。

    确实,一致性的应对姿态,是非常好的沟通境界,尤其是运用在人与人对话时,一致性是最佳的沟通姿态。但也别忘了,人是精彩多样的,也就是说,人拥有各种资源与优点,如果只要求自己趋近一致性,那便会抹煞其他姿态的资源,例如:指责,会有领导资源;讨好,会有协商资源。超理智,会有逻辑资源。打岔,会有幽默资源。

    因此,现在的我,在看待他人学习萨提尔模式,为了追求一致性的应对姿态而穷尽自己所有力气时,我会邀请他们,趋近一致性时,要慢一点,并且比她们想像中要更慢许多。因为情绪,只要不在伤害人为前提下,都是健康的表现,因此如何抉择每一次对话时的姿态,承担每一次我们所抉择的后果,才有可能发挥每一个人的特殊资源。而一致性的姿态,则是众多选择的其中一个选项而已,不是唯一的准则,实在不需要被这牢笼永远地框架了。比起一致性,接纳自己的情绪表现,欣赏自己的资源,显得更为重要得多。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