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新冠肺炎

文 文 文

◤武汉肺炎◢ 世界冠军运动员 老公病死 婆婆儿子感染

(中国.武汉16日综合电)如果不是特别问及,没人知道,她不会主动提到,自己曾是著名的赛艇运动员,在世锦赛、亚运会上均获得过冠军,还是“湖北省劳动模范”。

老公也曾是一名赛艇运动员,儿子在武汉读大三,婆婆在家留守,一家三代四口,原本其乐融融。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个家庭发生巨变:婆婆、丈夫、儿子先后被感染,裴佳云也出现一定症状,其中,居家隔离期间,丈夫不幸病逝。

她是个要强的人,说从前几乎从不求人,但是,为让孩子能得到一张床位,自己曾到居委会哭求过社区工作人员,“我实在是没办法了。”现在,儿子和婆婆先后被确诊患有武汉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已分别住进武展“方舱医院”和火神山医院。

世界冠军运动员 老公病死 婆婆儿子感染

日前,武汉洪山区虎泉如家酒店隔离点,已经被隔离了7天的赛艇世界冠军裴佳云总算松了一口气,经过10多天的等待和两次奔波医院无果,她的婆婆总算被送往了火神山医院,但早在2月6日,这位84岁的老人就已经在国家卫健委和电科云发布的系统里被标注为“确诊人员”,却一度因为迟迟拿不到核酸检测阳性的正式通知而无法入院。


10天前,裴佳云的丈夫刘卫东还没来得及拿到核酸检测的结果便在家中突然离世,留下的只不过是一个“双肺被感染”的诊断。刘卫东和裴佳云一样,也曾是赛艇运动员,在全运会和亚运会上都拿到过金牌,退役后的两人都被安排了工作。他们和所有在武汉这座城市生活的普通人无异,每天上班、下班,经营着自己的家庭,过着平淡却温馨的日子,直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让一切都变了样子。

如今,裴佳云一个人留在隔离点,她有些咳嗽,喉咙有痰,整体状况较之前些日子有些好转,但病毒极强的传染能力和14天的潜伏期令作为确诊病例家属的她不敢掉以轻心,这个家已经没了男主人,不能再没有女主人了。裴佳云还在等待自己核酸检测的最终结果,她在2月6日入住隔离点后做的两次检测目前都尚未拿到定论,而她此前做过的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婆婆得到收治、儿子情况好转,好消息一点一点传来,此前近乎绝望的裴佳云觉得自己的生活又有了那么点盼头。多年的运动员生涯早已把她培养成了一个坚强的人,不然16岁就进入国家队的她不会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1993年打破欧洲人垄断划船运动101年的历史,成为世锦赛女子四人单桨无舵手冠军,转年又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拿下女子双人单桨无舵手第一名。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前,裴佳云成为了湖北省秭归县的第一棒火炬手,除此之外,她还曾经荣膺“湖北省十佳运动员”和“湖北省劳动模范”。

只不过,十多年的水上经历不仅给她带来了闪耀的过往,也给她留下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之类的慢性病。武汉这些日子的天气不太好,阴天和雨天占了多数,裴佳云的腿又疼了起来,前些日子为了给婆婆找寻一张病床而在医院跑上跑下,也让她的旧疾加重了些,因为舍不得做手术,所以这么些年钻心刺骨的疼,她基本都靠忍。但这些,现在的裴佳云已经无暇顾及了,她唯一盼望的,是婆婆和儿子可以痊愈出院,让这个已经残缺的家庭不要再破碎下去了。

2月15日,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裴佳云说,感觉是有变化,“我现在每天会被询问,身体状祝怎么样,这和以前有区别,我非常感谢。

世界冠军运动员 老公病死 婆婆儿子感染
2008年,裴佳云传递北京奥运火炬。

【1】口罩

我以前是皮划艇运动员,退役后在湖北省体育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上班,地点在鄂州市庙岭镇,家在武汉市洪山区,两者距离约35公里。

本来1月24日才放假,我22日晚上接到通知说,次日就不用去上班了。形势严峻了,传言说要封城,当时我还觉得是不可能的,武汉这么大个城市,连接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啊。

其实,接到通知前一天,我就已经戴了口罩,那是别个送的,三个N95口罩,有人还说,“你好狠啊,戴这么厚的口罩”。

我老公在武汉武昌区一个酒店里上班,是保安队队长,24日还在上班,那天也是大年三十。当晚他下班回来没有什么异样。

儿子是在武汉一所高校读大三,他早就放假了,包括84岁的婆婆也都在家。大年三十之后,我们家就都没有出门过,出门也就是上医院或社区,都戴口罩的。

1月28日晚上,老公觉得不舒服,有点发烧,接着婆婆也不舒服。

因为很担心是不是感染了,所以第二天我带着他俩去社区那边,请求送到医院做检测。社区只负责送,后面他们自己从医院走回来的。

【2】检测

当时检查是病毒性肺炎,婆婆老公两个人都是,因为没有核酸检测的结果就不能住院,然后第二天开始居家隔离。

本来我老公跟我是一间房的,隔离的时候我家四个人就分房间住,吃饭也要分餐去吃。

到2月1日,我就有点咳嗽了,就一个人去医院检查,拍片和查血,接着医院就通知我下午2点钟,还有我老公,婆婆,三人去做核酸检测。

我回到家的时候快下午1点了,因为我走之前他们说要煨鸡汤,去检查病的时候我在家里就把汤已经熬上了,回来就下了点年糕,我们每个人就吃了一点。

然后老公开车带我们一起去医院做核酸检测,那一天做检测的人很多。

那天儿子也去检测了,他的结果是没有感染,有点烧但不是病毒性感染。因为这样,他就一个人先走回家了。

当时婆婆和老公做完核酸检测以后又做了CT拍片,拍片显示是感染了,我看到我老公的单子上好像还写了脂肪肝。

做完检测以后我们就回来了,差不多五点钟。

【3】老公

医院回来后,我老公症状加重,出虚汗、拉肚子、发烧、咳嗽,因为很难受。我就找社区和其他渠道求助,都是说没有办法住院,因为没核酸检测结果。

第二天早上8点钟,我老公又开始很不舒服了,我就给社区打电话,对方说已帮我往上报了。

晚上10点钟的时候,我给120打电话,请求赶快过来把我老公送到医院去,对方问我有没有联系到床位,我说没有联系到,他们说不负责安排床位,只负责接送人。我说只需要你们把我老公送到门诊去,哪怕只吸个氧气、打个点滴什么的都可以,对方答应了。

特殊时期,可能是因为120车辆派遣周转没那么快,包括社区工作人员,我都是理解的,不能怪他们。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把他背上搞个热水袋,喂他喝了一杯水,我就回到我房间,打算过一下子再来看看他,再过来看的时候他已走了,当时我很后悔我离开。

凌晨两三点的样子,120开出死亡证明,是说呼吸衰竭而亡。

到了晚上七八点,殡仪馆的人来了,走的时候,殡仪馆不让我们去,说是国家规定,为了防止交叉感染,这也能理解。关于骨灰盒,他们说要等疫情结束以后再通知我们去拿。

我老公就这样子走了,他才51岁,也曾是一名赛艇运动员,身高190公分,获得过全运会和亚锦赛冠军。我们1986年认识,1994年结婚,都是一个运动队的,生前身体没什么大碍。

【4】哭求

2月3日,我又带儿子去做CT,显示已感染。

其实现在回想,那天晚上不应该让儿子给他爸做心肺复苏的,他赶快躲在房间就好了,可能当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戴口罩在那按压,手接触了,估计就这样子感染了。

次日,儿子跟我说,妈妈,我跟爸爸症状一样了,我在出汗、拉肚子了。

我一下子吓得不行,就赶快从16楼跑下来,去居委会找人,着急替儿子看病。可居委会在另一个小区,我这个小区都不让我们出门,门都堵了。

我没有办法了,就要出来,我就跟小区的人说我要到居委会去,我儿子病了,不开门就跟你急,他就给我开门了。

到了居委会,我请他们送我儿子到医院,实在急得没有办法,我当时就哭了,我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了。

后来社区就派了出租车送我跟儿子到医院做检查,去做核酸检测。

那天我们到中南医院已快下午3点钟了,医院下午的号已经没有了,要等到5点半后。

【5】儿子

我和儿子都做了检测,当时就给了个凭条,要我们第二天去拿结果。也就是2月5日,我们去拿,结果儿子显示阳性,我显示阴性。因为儿子确诊了,我们必须分开隔离。当晚,我就跟婆婆去了洪山区的一处隔离点,就是一个酒店,儿子一个人在家。

有了核酸检测阳性结果,6日晚上10点多钟,儿子去了方舱医院。从8日开始,到现在他不发烧了,咳嗽也少了,但胸还有点闷。

有一天,儿子突然给我打电话,哭了,说妈妈我好想爸爸。我就说,你爸爸已在天国,你把自己照顾好、保护好,一定也是他乐意看见的,他才会放心啊。

我突然觉得他长大了,也很懂事了,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候妈妈你今天怎么样啊,每天都会安慰我,说妈妈,我很好,你怎么样,有反应赶紧跟医生讲。

说起我的孩子,他身高197公分,比他爸爸还高,当然体重也有100公斤。从小,我就让他打羽球啊,打篮球,踢足球,但他对体育运动不是特别感兴趣。经历这次疫情,我想他可能会更懂得身体强大的重要性吧。

在教育孩子上,我们谈不上成功或失败,但还是努力给他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孩子因此也比较有主见和判断力。他反对父母找关系,为他中考或高考加分,说他会努力学习来争取。

儿子靠自己成绩读了洪山区一所比较好的中学,高中时化学还拿过全国三等奖,高三模拟考试最高考过640多分。尽管他高考发挥一般,他还考上了一所211高校。

他学的是理工科,读的专业不是体育方面,我们觉得这样也好,将来找工作选择面广一些。

【6】婆婆

儿子住进方舱医院后,我们最大的担心是婆婆,她就一个儿子,尽管还有女儿,但心理打击可想而知。

2月9日的时候,隔离点通知婆婆到“第三医院”去,说是可以检查,可能可以住院。

当时我没去,婆婆一个人去,去了以后她回来跟我说,没做成,直接回来了。

次日,又通知我和婆婆去,我说如果做不成,没有床位,去的风险很大,那天我们就没去。

11日,隔离点又叫我们去看急诊,说有可能会有床位,别人一番好意,我能感受到。

婆婆情况不太好,我当时觉得,哪怕有唯一的希望,我也要争取,如果说不去,我的心过不了这一坎,我就义无反顾地去了。

去了以后,别人说,你来医院你有医院通知书吗?我说没有。对方说打个比方,你上大学,是不是得有通知书?同样的,有通知书才能住院,况且现在我们这里暂时没有床位。

他们说的“通知书”,应该是指那个核酸检测结果阳性的单子,但是我们没有。

【7】床位

我给社区打电话,他善意地说你就求医生,让医生给你个床位。

医生说你求我可以,但我哪里有床位给你呢?我说你给我加个床,他说我能加个床,那我不是一手遮天了?我能理解医生的难处。

那天晚上我楼上楼下地跑,出了一身汗,婆婆一人坐在大厅里面,她走路走不动了,没得力气,呼吸困难,年纪大了嘛。

我突然觉得很冷很冷,可能是因为汗凉了,只能来回走动取暖,接着跟社区打电话,说只能回去了。

回来后真的就是鼻子堵了,感冒了,我就赶快洗热水澡,吃药什么的,抓紧休息,恢复体力,次日感冒症状没了。

我理解社区,可能看我婆婆年纪大了,怕她在隔离酒店出事。

婆婆只有CT确诊感染了,核酸检测没拿到,但2月13日下午3点左右,120就直接把她接到火神山医院去了。

【8】温暖

如果不是被问,我从来不会主动提拿过世锦赛、亚运会、全运会冠军什么的,都是过去式了,我总觉得在灾难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

我老家是黄冈罗田县农村的,被选拔去省队当赛艇运动员,我当时就同意了,因为家里穷。当时我15岁,身高1.76米,体重70公斤,现在是1.8米。那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划船是什么,靠着拼搏改变命运。

有那么一阵,我真的是着急了,尝试过希望工作单位帮忙协调,领导就跟我讲现在再怎么找人都是没用的,还是要按程序一步步的走。

当然他们没有袖手旁观,包括在防疫人员、媒体记者、志愿者、亲戚等人的帮助下,我掌握了正确的流程,儿子最先入院,有了床位。

这期间单位领导竭尽全力给我帮助,组织同事慰问,今天情况怎么样啊,有没有好转啊,儿子怎么样啊,每天都会有一些问候,有个同事还给我买药、手套。

我这个事出来以后,曾经在一起作战的老队友,和后来一批批的新队员,或者不认识的,都给我捐钱啊,或者电话、微信慰问。

还有人把消息发到我们一个“劳模”群,都得到很多人关心;孩子的姑姑给我送鸡汤,水果,这一切都让我感受到了温暖。

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未来生活还要继续,我要加强锻炼和调理饮食。当然,对我的孩子、家人等,我都会给他们一些善意的提醒,努力让自己身体和心理都强大起来。

【9】变化

我现在还是在隔离点,体温37度,是正常范围区间。

没觉得无力了,咳嗽少了,有痰,其他的没什么,只是偶尔内心有一点点不舒服。

前天,我又被通知做了一次核酸检测,昨天社区就把检测结果以微信的形式发过来了,是阴性的。

医生说再给我观察看看,可能这些症状消失以后就可以回家隔离了,整体情况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了。

除了身体有变化,其他感觉有些积极的变化。

看新闻说,李文亮医生的事,上级来调查了;湖北省委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都换了;有一天,公开新增确诊病例一万多,这数应该也包括我婆婆在内;全国各地支援湖北的医疗人员超过两万五,其中武汉约两万。

现在还有人对我进行心理方面的疏导,包括防疫部门,社区街道等,每天都会给我打一通电话,问你现在状况怎么样啊,以前都是我找他们的。

我的意思是,我是非常感谢的,这让我看到了些阳光。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新冠肺炎

相关文章

冠病期间国会停摆 法院准2议员司法检讨

全球大流行|日本新冠疫情 单周破5万|附音频

全球大流行|日本新冠 单周增逾5万例 创近两年同期新高

疫缠第五年|冠病居家隔离令取消 病假天数 医生决定

冠病检测结果 不需再上报MySejahtera

疫缠第五年|一周确诊大减837宗 无人死亡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