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黑黑暗暗的糖果屋,好吃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闲话影视 梁小楷:黑黑暗暗的糖果屋,好吃吗?

    有如一只艺术家性格的蛛蛛,一厢情愿努力织着华丽的蛛网,却从没考虑过在这个点上,是否会有飞虫飞过?



    格林童话《糖果屋》,大家都耳熟能详,因为贫穷,小兄妹被后妈设计弃养,迷失森林,误入巫婆的糖果屋,巫婆让妹妹做苦役,将哥哥养在笼牢,准备养肥了,再吃掉……这可怕的“吃人童话”却甜到令人精神上患糖尿病,饼干做的屋顶、面包做的墙、糖做的窗,画面随便一抓,满手糖霜!今年重拍成《战栗糖果屋》(Gretel & Hansel),兄妹变成姐弟,弃用烂斑色彩,镀上一层暗黑诡异的色调!

    电影充斥饥饿与绝望的氛围,姐弟亲密互动,额头贴额头,学猪噜噜叫,是彼此安慰,还是自嘲呢?影象灰朴朴却鲜明,让人对后面的剧情有了期待,然而,“越期待越失望”是个魔咒,散场后,个人走出戏院,脑子像浸过黑漆漆的黑夜,好似有什么,却什么都见不着,一片空荡荡,比饥饿更空洞……

    这不算是失败的电影,只是太过意识流,虚虚实实,梦里梦外,姐姐说给弟弟听的恐怖故事与眼前处境交错,森林里人影幢幢,但终是个影子,主要故事就绕着姐弟与女巫打转,其中涵括纯粹是女巫在揭发姐姐的黑暗之心……

    配乐也诡异,如兽低鸣、心绪纠结的嚷嚷,气氛是浓郁的,但故事是单薄的。

     

    唯电影令人赞赏之处,拍出贫困的窘境,以及饥饿快逼疯人的绝望,弟弟年幼,像个跟屁虫跟着姐姐,家中亲娘为粮荒而愁,年少的姐姐只得也想办法挣钱,到有钱人家家中当管家,但那脸色苍白的老主人衣着体面却猥亵,像个吸血鬼,专想吸食少女的贞操与精气。

    姐姐只能气愤的带弟弟回家,家徒四壁,亲娘咆哮:“这是赤贫之地,罕无人烟,却到处都是鬼魂(饿鬼)。”指着空置的椅子,“你死去爸爸就坐在那儿!”姐姐埋头喝着稀汤,亲娘却拿斧头赶姐弟出门,留下一句:“如果活不下去,就在森林里挖坟坑,顺道为我挖一个。”

    姐弟流亡途中受到好心猎人留宿一夜,猎人建议姐弟可赴伐木场找生计。姐弟路经森林时,发现黑黝黝的糖果屋……剧情自此“胶”在这里,感觉没戏,有如一只艺术家性格的蛛蛛,一厢情愿努力织着华丽的蛛网,却从没考虑过在这个点上,是否会有飞虫飞过?

    这童话故事大家都知晓,短短几页就完结,想拍成电影,就看你怎样改写。本部电影留有好几个伏线,似乎可留着拍续集,但这一餐都吃不够了,还要留手下一餐吗?

    男童星外形乖巧讨喜,但主要戏分都在姐姐身上,演出者是惊悚电影《它》(IT)里的苏菲亚莉莉丝,她已快挥别童年趋向少女了,因此电影将姐姐的岁数拉大一点,也隐喻某种女孩初长成的疑惑与焦虑。月经来了,爱漂亮了,应征工作时会用木碳画眼线,这都是某种成熟的迹象,弟弟在某程度上,对她来说,变成一种负担、一个毒药。她是爱弟弟的,但女巫说出她心底的另个纠结,其实她也是想摆脱弟弟的。

    但电影没说,为何姐弟的亲密密语是学猪叫,还有姐姐在那个女人都留长发的年代,却剪着一个“男仔头“。再来女巫干嘛教姐姐魔术,是好让她灭掉自己吗?个人不介意故事虚虚幻幻,但介意剧情滞留,电影氛围很不错,演员也优质,随便剪辑成预告短片,都相当唬人;女巫从嘴里拉出一束女孩的长发,中间还绑着一个蝴蝶结,堪成经典,无奈姐姐与女巫的对手戏太长太唠叨,专注经营意识流的画面,却没顾及剧情走向的起伏。

    本片有艺术价值,但少了娱乐价值。反观2013年,同样改写“糖果屋”的《女巫猎人》(Hansel and Gretel: Witch Hunters),就非常有娱乐性及情节丰富,述说逃出女巫魔掌的兄妹 ,长大后成了“女巫猎人”,哥哥神勇无敌,但有糖尿病,那是童年时被女巫喂食太多糖果了,神来一笔!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