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 病患颤抖 写7字遗书 隔天逝世 医护全都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武汉肺炎◢ 病患颤抖 写7字遗书 隔天逝世 医护全都哭

    (北京19日综合电)最近中国浙江电视台钱江视频,在抖音发布一则影片,片中浙江援汉医疗队一位护士透露,一位重症患者写下7字遗书,并拒绝使用丙球蛋白,想留给更需要的人使用,让现场医护人员都哭了。其中一名护士说,“老肖奉献自己的精神同样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永远会记得他在危难时刻写下的这句话。”



    《长江网》获悉,这份遗书是2月12日上午,武汉肺炎重症患者肖贤友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写下的,当日下午,他被转至金银潭医院,隔天由于病情恶化,不幸离世,享年47岁。2月17日,肖妻林林(化名)告诉记者,丈夫永远离开,她仍想对关怀丈夫、全力施救的援汉医护人员道一声谢谢。

    林林讲述丈夫入院18天的点点滴滴,“我笑,他们也笑;我哭,他们也跟着难过。这些援汉医护人员和我心连着心。”说到激动处,她多次哽咽。

    2月12日上午,肖贤友在病床上写下遗书“我的遗体捐国家”。
    2月12日上午,肖贤友在病床上写下遗书“我的遗体捐国家”。

    1月16日,肖贤友出现发烧症状,先后到社区医院、市中心医院就诊,病情一直未见好转;1月25日,他辗转入住了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确诊了武汉肺炎。

    “上了呼吸机之后,一开始老公的情况有了些好转。”令林林没想到的是,丈夫的病情很快恶化,出现高烧不退、呼吸困难症状,“精神很差,床都下不了,一天之内下了3次病危通知书。”

    肖贤友生前的照片。
    肖贤友生前的照片。

    一度回光返照

    在与丈夫的微信聊天里,林林不断给丈夫打气,自己在背后却哭了很多次。1月27日,一个好消息令林林振奋,因对口支援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的浙江援汉医疗队,共计140多名医护人员进驻,丈夫是他们接管的第一批病人。她表示,“听说几名管床的医护人员都有十几年的ICU工作经验,我觉得丈夫的希望来了。”

    林林一般不被允许进入隔离病房,但有4、5名援汉医护人员轮流照看丈夫,她放心许多。隔着防护服,林林看不清他们的脸,连他们的姓名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的姓氏——徐医生、林医生、胡医生、徐护士、朱护士。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在援汉医护人员的抢救和护理下,丈夫的情况有了好转,甚至还可以用微信和林林聊天,告诉她隔离病房里一些暖心的细节。

    每次查房,管床的朱护士都会鼓励林林丈夫。丈夫还转述,自己胃口不好时,医护人员都会偷偷把他们的酸奶、皮蛋瘦肉粥和青菜粥送到床头,嘱咐他吃点东西补充营养。林林送汤到医院,只要丈夫喝完了,就会在第二次送汤时,被高兴的医生转告。

    还有家乡在温州的医生查房时,对林林丈夫说,“贤友,你病好了之后,来温州玩,我们接待你。”她表示,“感觉这些医护人员和我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丈夫情况好的时候,他们和我一样高兴;情况不好时,我哭了,他们也默默掉眼泪。”

    肖贤友与妻子微信聊天时,第一次提出“遗体捐献”意愿。
    肖贤友与妻子微信聊天时,第一次提出“遗体捐献”意愿。

    仍不敌病魔

    病情好转的那几天,林林丈夫的一次核酸检测结果转阴了。徐医生在电话里给夫妻俩打气,“挺住,再测出一个阴性,你们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2月4日,丈夫的病情再次恶化,经医护人员全力施救,命保住了,但随时有生命危险。

    那天,林林获准身着防护服进入病房,望着呼吸困难的丈夫,她的眼泪不停往下流。丈夫费力睁开了双眼安慰她,“你别担心,会好起来的,你要照顾好自己”,让她听了眼泪再次奔涌。林医生把林林拉出病房商量,要尽快转到救治条件更好的金银潭医院。等待转院的时间是漫长的,丈夫意识模糊,说话都很困难。

    2月10日晚间,林林再次获准进入隔离病房,“他一看见我,就抬起手在胸口不停地比划”,自己摸摸丈夫的胸口,问他是不是胸口不舒服。丈夫拨开她的手,不停地摇头,继续用手在胸口比划。林林和朱护士侧下身听。

    “捐出去”、“捐给国家”,一个个字从肖贤友嘴中艰难地吐出来。“你是不是想捐献遗体?”朱护士刚说完,只见他连着点了几下头。当时,不只林林,病房里5、6名医护人员都哭了。

    林林说,这次之后,丈夫又两次表达捐献遗体的意愿,她心里清楚,丈夫就是这样一个热心肠的人。她自己没有工作,丈夫的二手车生意不好做,有一单没一单,还要供儿子上大学,经济压力大;去年一个朋友急需用钱,丈夫咬牙将人民币8万元(约4.75万令吉)积蓄借出去,“根本没考虑对方还不还得上。”

    林林提供医护人员救治丈夫的照片。
    林林提供医护人员救治丈夫的照片。

    2月12日上午,金银潭医院空出了床位可以转入。肖贤友知情后,用颤抖手向医护人员比划写字的动作,他在医护人员拿来的笔,吃力地在白纸上写下“我的遗体捐国家”7个歪歪扭扭的字。

    病房里,厚厚的护目镜下,医护人员再三强忍,也没能止住泪水。那天中午,肖贤友还拒绝护士给他静脉输注剩下丙球蛋白,“这个不打了,给别人。”丙球蛋白都是林林自费购买的。

    医生哄说,“还剩8瓶,已经从冰箱里拿出来了,开封了,只能给你用。”肖贤友别过头,表情失望;当天下午,他被转运到了金银潭医院,不幸的是,第二天因病情恶化去世。

    这些天来,林林一直和读大三的儿子在家中隔离,一人一间房,两人婉拒了亲朋好友的探望,心里却一直放不下浙江援汉的医护人员,“希望他们平平安安。”

    记者2月17日联系上护士小徐——杭州市一医院ICU主管护士徐燕平。她表示,“老肖的家人就是感恩的武汉人的缩影,老肖奉献自己的精神同样值得我们学习。我们永远会记得他在危难时刻写下的这句话。”

    文:综合报导
    图:互联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