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美清:政权过期则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戴美清:政权过期则废

    芙蓉办事处高级记者



    “民主是由人民通过自由选举,投选出代表行使权力和公民责任的政府。”希盟中央政府政权崩盘后,那些爱民如子政党并没有还政于民,反而通过组织新联盟,以“救国”姿态入主布城。

    国民联盟看似是一个新思维下诞生的阵线,但其实只是国阵结合了伊斯兰党而已,国民联盟是旧瓶新酒,大部分政党来自国阵,土团党是巫统2.0,公正党过去也是从巫统分裂出来,这股马来人力量是战略式凝聚起来“谋权”。

    在上届大选被人民否决的政党,于中途异军突起成为执政党,政党与王权联手已在牵扯国家的命运,国家政治有了新玩法,不按牌理出牌显然已成往后的政治牌章,要避免成为愚民,人民应认清时局,尤其是华社对政治的思维,不能再仅仅停留在拨款。

    马来人政治以及王权,似是华人社会永远无法融入的圈子,这次中央变天,行动党只能处于被动,马来政治圈环环相扣,就算看明白也无从下手,就如马华在国民联盟,唯一选项只有跟大队。

    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曾在著作一语道破,“马来西亚不太可能变天,即使成功了一切都只是回到原点,因为种族矛盾问题不可能解决。”种族矛盾是希盟中央政权分裂主要因素之一,行动党在希盟变成票房毒药,是因为华人当权未能打动全民,太多种族情绪被煽动,是希盟或行动党无法克服的困境。

    如何绝地求生

    马来西亚人民还未有足够成熟可把每一位领袖,视为全民领袖。大多数人民的视角,是以肤色为出发点,经常都希望领袖能以本身族群利益出发,痛恨领袖不以族群身分自居,公然唾弃被认为有损民族利益的领袖,因此,种族主义者才有机可乘。

    马来人政治联盟的崛起,反映了一个真相,不论是朝野政党,都摆脱不了马来人至上主义,身为人口越来越少数的华人,面对愈发狭隘的政治空间,要如何绝地求生,才是观看这场“大卡士”政治动作片该学习的事。

    马来西亚没有不败的政权,如今政权的有效期甚至可以变得很短,在位时若不善用权利,未到期被踢出局才来抱憾已太迟。有权不用,过期则废,正所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