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妇误交毒虫 遭无止境骚扰 搬迁12次 报警17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华妇误交毒虫 遭无止境骚扰 搬迁12次 报警17次

    (怡保5日讯)华妇误交瘾君子损友,虽得悉对方有不良嗜好后马上与对方断绝来往,却换来无止境的骚扰,左耳及左眼更被殴打至失聪及眼角膜脱落,在不堪身心压力下,一度精神崩溃欲寻死!



    单身华妇黄带群(48岁,杂工)是于2017年通过朋友,结识约40余岁、名为“费沙”的缅甸籍男子。因对方谙广东话,两人很快成了谈得来的朋友,但一星期后她发现对方有吸食冰毒的恶习,更强迫她吸食及贩卖冰毒,遂决定与对方断交,同时带着母亲另寻住处。

    她坦言,她当年因家庭问题带着母亲到外头居住,后来为了避开“费沙”而与母亲搬迁多达12次,直到母亲2018年9月离世为止。


    (本报谢志明摄)

    忍无可忍才报案

    黄带群在不堪骚扰及向友人道出欲寻死的念头后,友人感到事态严重,劝她向马华霹州投诉局求助,她今日在该局主任刘国南协助下,召开记者会讲述事情来龙去脉。

    她说,当年决定与“费沙”断交就被对方暴力对待,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对方之后更展开了长达3年的骚扰,包括跟踪、恐吓及勒索钱财等,至今已向警方报案多达17次,但对方依然逍遥法外。

    “对方骚扰我的次数远远超出17次,但当时因害怕对方会对尚健在但身体不好的母亲不利,而不敢频密报案,只有在忍无可忍时才报案。”

    黄带群说,对方最近一次再度骚扰她,是本月3日下午5时在巴占大众银行附近,当时她正从工作地点步行至附近的食店,该缅甸男偕同一名华裔男子向她口出秽言,并指要砍她的头等等,这都让她精神陷入崩溃状态。

    黄带群(前排右2)3年来频遭缅甸男子骚扰,如令更萌生寻死念头,前排左起胡永勤、刘国南、黎旺文;后排左起符慧蓉、张接莉及陈枫溦。
    黄带群(前排右2)3年来频遭缅甸男子骚扰,如令更萌生寻死念头,前排左起胡永勤、刘国南、黎旺文;后排左起符慧蓉、张接莉及陈枫溦。
    黄带群(左)一度因为处于四面楚歌的处境中而声泪俱下,陈枫溦(右)给予安慰。
    黄带群(左)一度因为处于四面楚歌的处境中而声泪俱下,陈枫溦(右)给予安慰。

    工作还债顾不上眼伤

    在记者会上,黄带群一度有感自己四面楚歌而声泪俱下,并指自己为了每月偿还母亲丧事的债务,每日努力工作,也顾不上诊治视力愈加退步的左眼,却频频遭骚扰,让她“不想再做人”。

    她透露,母亲当年的殓葬费1万1000令吉,殡仪业者也体谅其处境,同意让她分期偿还,以她从事杂工的日薪约45令吉,每月依能力偿还200令吉至500令吉不等,目前尚拖欠的金额约3000令吉。

    黄带群指出,她为了工作,已许久未前往政府医院诊治左眼,主要是政府医院需等上良久,同时也没有能力到私人医院就医,目前只靠从药剂行购得的眼药水撑着,有时更是三餐不继,日子过一天是一天,在困难重重之下还不断遭到恐吓及骚扰,让她感到绝望。

    她也说,自母亲离世后,就投靠友人并获友人收留,但对方经常上门骚扰,也让左邻右舍担心。

    黄带群因不愿与缅甸男子同流合污而被暴力对待,左耳及左眼更被殴打至失聪及眼角膜脱落。
    黄带群因不愿与缅甸男子同流合污而被暴力对待,左耳及左眼更被殴打至失聪及眼角膜脱落。
    缅甸男子“费沙”对黄带群展开了长达3年的骚扰行为。
    缅甸男子“费沙”对黄带群展开了长达3年的骚扰行为。

    刘国南吁公众提供情报

    马华霹州投诉局主任刘国南呼吁公众,必要时挺身而出,向警方提供可靠消息或情报,协助警方将肇事者绳之于法。

    他也说,据事主指出,由于视力不佳,因此很多时候都看不清肇事者乘坐的轿车车牌号码。

    “事主报案次数多达17次,希望警方正视,我也会向警方反映此事。”

    刘国南也介绍怡市辅导中心及辅导热线给女事主,希望让她有个疏导情绪的出口,避免因一时想不开。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马华霹雳投诉局副主任胡永勤、黎旺文、委员符慧蓉、张接莉、陈枫溦。

    事主提供资料不齐全 警方调查过程遇阻

    (怡保5日讯)怡保警区主任阿斯马迪助理总监指出,警方的确接获事主17次的投报,但却碍于事主提供的资料不齐全,以致警方调查过程中遇阻。

    阿斯马迪今召开记者会指出,虽然女事主黄带群无法向警方提供完整的资料,但警方依然开档调查,而且也依事主的说法到被指以暴力对待事主的缅甸男子的工作地点寻人,同时也向其邻居查问,皆无所获。

    他说,他对女事主作出如此多投报也感到惊讶,其中16宗投报的内容皆大同小异,而最近一宗的投报,即指在巴占大众银行附近再度受到恐吓及骚扰,警方查看该处的闭路电视画面,虽可看见事主,但没有看到她所说的男子,或任事可疑的人及事物。

    “基于女事主投报次数多,也引起武吉安曼警察总部的注意,进而关注及监督调查进展。”

    阿斯马迪也透露,根据调查,被指涉及恐吓及骚扰的缅甸名为“Faizal”的男子,曾与女事主同住6个月,但却无法提供更进一步的资料,如联络号码、护照等等;而且事主也从未向警方展示或提供过该名男子的照片。

    不过,阿斯马迪说,警方会跟据所获的新情报,继续展开调查。

    他也说,怡保警察总部每逢周五上午9时至中午12时都会举办会客日,欢迎公众如遇到什么问题,都可前来向警方反映。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