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红因为我“不男不女” 现在的身体“我很舒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我红因为我“不男不女” 现在的身体“我很舒服”


    在网络上自称“Cheras金城武”的Flippy拥有帅气的脸孔,再加上健硕的身材,是许多女孩的“男友人选”,任谁都没有想到,Flippy原本是个女儿身。



    “13岁开始发育时,身上的女性特征开始慢慢出现,当时我觉得自己处在这个身体非常不舒服,每天在换衣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就会觉得很讨厌,有很强烈的感觉想要把身上的女性特征都拿掉。”

    Flippy说,后来通过网络了解到关于变性的知识,因此下定决心要在30岁之前完成变性手术,一来是希望能给家人足够的时间去消化他想变性的决定,二来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存钱进行手术。

    “我目前已经完成了胸部切除手术,同时也有定时注射男性荷尔蒙,对于目前的身体状况,我感觉到非常舒服。所以我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不会刻意向别人解释。”

    他透露,注射男性荷尔蒙会为身体带来很多变化,例如长胡子、皮肤变粗糙、声音变沉、情绪起伏,甚至还会连带提高健康风险,因此他必须额外用心照顾健康起居,同时也要定时验血,确保身体保持健康状态。

    最早发现的其实是Kakak

    Flippy说,他的家庭是属于比较传统保守型的,所以当母亲发现他的举止偏向男性化时,完全没有办法接受,对他大发雷霆,甚至还会“监视”他是否有穿内衣。

    “最早发现的应该是我的哥哥,但他从来没有问过我,就是默默支持的那一种,后来我姐姐发现后就跑来问我,我也很坦白地告诉姐姐我的想法。然后有一次,姐姐在家人面前不小心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当时我妈妈听到后直接发很大的脾气,她完全没有办法接受。”

    Flippy补充,后来妈妈就开始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例如出门时的穿着、把什么衣服交给女佣清洗等等,所以那时候Flippy为了避开妈妈的盘问,都会将内衣放到洗衣篮去。

    “妈妈每次都会去偷看洗衣篮里的衣服,所以尽管我不穿内衣,但我还是会把几件内衣放去洗,然后交代女佣把我的束胸衣清洗后,吊挂在不显眼的地方晾干,所以现在想起来,可能最早发现的应该是女佣。”

    妈妈担心我被欺负

    与其说妈妈不能接受Flippy变性,那更多的是妈妈的担心。

    “我去进行切除胸部手术时,并没有告诉家人,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很担心我,所以我是在手术后回家,才让他们知道。妈妈当时就一直碎念说,为什么没有提早通知,让她可以准备食材,为我在手术后进补。她当下并不是生气我去进行手术,而是担心我的身体虚弱。”

    Flippy说,妈妈总是很担心,Flippy是变性人而在吉隆坡遭人白眼或是被欺负,但很幸运的事,自己遇到的工作伙伴和朋友都非常友善,也从来不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给予他压力。

    变性人或是跨性別者常会引起别人异样的眼光,这一集的《又是星期一》一起听听Flippy怎么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