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金亮:让我们来一次重新洗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周金亮:让我们来一次重新洗牌



    大马时间2020年3月20日,因为新冠肺炎,我们的国家实行了行动管制进入第三天。这三天,我和太太早上六点半出门,在街灯还在亮着的黎明昏暗时刻,到住家附近的巴刹,以最快速度购买一天下来的午晚餐必备的蔬菜鱼虾或肉类,跟着拎了早餐打道回府,然后就一整天呆在家,直到隔天一早六点半,再度重覆同样的流程。

    就这样来到了第三天。这三天,我在家翻书、上网、作词、谱曲、撰稿、看电视、写计划书、构思未来活动计划、编排管制令解禁后的录音时间、安排工作调度,更重要的是,意外的饱满的休息。还有11天,这样的作息。

    眼前这三天,这种足不出户的蜗居生活,让我生活的步伐、内容、心态和习惯起了改变,我可以更从容看待自己、行动可以更缓慢、穿着转向更家居、饮食更清淡、心情更轻松,日常作业更自在。透过互联网,我和同事确认计划中各个项目的预算和团队工作的部署。我也和对外业务客户商讨合作领域的定位和工作进度,一些已进行着的工程,我和商家们也来回推敲,定下了案子的发展方向。

    在家三天的想法

    我做音乐,一首首的歌,谱曲完毕后,一般上会约见编曲人,向他提出自己对作品风格、方向的要求,再进一步两方互相交流,彼此对作品最后成品的整体共识,然后工作就往下走,编曲人负起编曲工作,我就开始物色心目中理想的乐手音乐人如:吉他手、贝斯手、鼓手、其他乐器的演奏家、和音天使等专业人士,安排时间让他们进入录音室。

    当编曲人交出歌曲编曲完成的小样,大家一致接受之后,小样就交到主唱歌手的手上,待主唱歌手练习和完整准备,重头戏,正式的录唱就开始了。以上一切,因为这三天的行动限制,我被逼选择通过互联网和有关单位,完成了所有看法交流、立场探讨、观念分享、意见交换,一切沟通工作之后,整理出共识点和方向,剩下的工作如:编曲后的音乐分轨输入录音、鼓、贝斯、吉他和其他乐器、歌手以及和音的制作就必须带到录音室去完成了。

    这么一个模式走下来,我自问,是否还需要每天都到制作公司录音室吗?我是否还需要把所有工作伙伴,为着每一个项目都叫去公司开会开会又开会、讨论讨论又讨论吗?我是否还需要针对每一首制作的歌曲,把音乐人一个个安排到公司去商讨商讨又商讨吗?

    我是否还需要为了公司大大小小的,一些有的没的,不痛不痒的工作,把同事都关在会议室,花上三五个小时一项项检讨、报告、分析、记录吗?这三天,工作一面进行,自己一面不停前思后想,其实,针对我们这个行业,音乐工业,以上一切的某些程序,真的可以不必要的了。那么,剩下的就只是实地工作如:录音、见客户以及现场演唱的音乐会。

    熬过了就是新一章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加速敲响了很多传统工业的警钟,音乐工业就是其中之一。近这十几二十年来,音乐实体出版如CD、DVD的销售量直线下掉,已惨不忍睹让业者无言以对、无泪而泣、无伤而痛到无门而入。这个行业的生态,应该是来到一个转捩点,趁这一个机会,来一次重新洗牌,大家做好准备,面对一次的大阵痛,熬过了,可不就是就是新的一章?

    我们的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果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可以把更多时间放在家里,以家庭为中心,少出外、少应酬、少消费,那么,我们还需要那么多的物质吗?我们还会那么的虚荣吗?我们还要那么的互相比较吗?新冠肺炎,够了!你带给人类的重创,够了!人类啊!我们无路可退,唯有一起努力,肩并肩、手牵手、心连心,拿下这一场战役然后重新洗牌给我们自己的未来一个更辽阔的胸怀、一个更从容的天地以及一个更美丽的太阳!

    我们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