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伴郎半夜摸进房 揉新娘胸 指侵下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拥抱2020

    裸伴郎半夜摸进房 揉新娘胸 指侵下体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新加坡25日讯)大喜之日一夕间变了样,伴郎被指婚礼后留在酒店套房喝酒狂欢,半夜竟全身赤裸摸进婚房,不仅非礼新娘胸部,还指侵对方!

    现年40岁的被告面对两项控状,指他2016年在某酒店套房内,伸手进入一名37岁女子睡衣摸对方胸部,甚至指侵对方。

    被告否认有罪,案件今早续审。为了保护受害者,媒体不得报道可能泄露女子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名字。

    新娘在新婚之夜称被伴郎非礼。(档案示意图)
    新娘在新婚之夜称被伴郎非礼。(档案示意图)

    受害女子案发时是新娘,她前天清堂供证,她的丈夫(即新郎)则作为第二名控方证人上庭供证。

    庭上揭露,受害女子与丈夫在理工学院就读时陷入热恋,事发后,两人已在去年申请离婚。

    丈夫指被告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婚礼10名伴郎中的其中一名。

    他供证说,当晚酒席结束后,多名伴郎和伴娘一起回到酒店套房继续饮酒,妻子当时觉得疲倦,先到房间睡觉,他和其他人则留在客厅狂欢。

    他称,被告随后喝得很醉并睡倒在沙发上,怎么叫都叫不醒,他后来也觉得倦意袭来,于是睡在另一张沙发,岂料半夜却被妻子摇醒,申诉遭被告上下其手。

    听到妻子遭人侵犯,怒火中烧的他冲入房间,结果看到全身赤裸的被告站在床旁,于是质问对方。

    “被告当时抱着我,频频向我道歉,但我很生气,一把推开他,并将他逐出酒店套房。”他和妻子隔天退房,并报警处理。

    向受害人致歉

    被告代表律师前午盘问新郎时说,是被告而非受害人去叫醒他,被告叫醒他后,还对受害人致歉。律师也表示,被告说当时以为受害人是自己的妻子,而自己正睡在她身旁。

    新郎指不记得被告曾辩解说他以为受害人是自己的妻子。

    当被法官问及现在与被告的关系,新郎说两人没什么交集,之后一次曾在工业区的食堂见过被告,和他交谈两分钟。“我告诉他我已不生气,既然事情已发生。”

    据了解,新郎与新娘今年初开始办理离婚手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