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把源头给找出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吴伟才:把源头给找出来

    免费注册会员  点阅精彩好文



    疫情的传播追查,肯定比一团乱丝更要乱,因为人是可以走动的,你劝他们别乱走的时候,偏偏他们就到处乱窜,假如我晚娘手上那些绒线不能安定下来,我相信她也是毫无良策的。

    疫情搞到社会大乱,我不禁想起小时候,我晚娘的一双手。那时年纪小,对一些事情还不甚明白,只觉得看在眼里很神奇。那就是我晚娘那一双最会解决“乱”的手。不管什么东西乱了我们都会交给她。姑姑那袋没头没脑的绒线,厨房抽屉里那堆应急时,随手就拉出来的麻绳,祖母的针线盒,我钓鱼盒里的鱼线。一团一团乱糟糟的,都是她的工作。

    当然,最初我以为是因为她有很了不起的手指;只要她碰触到一端,牵动一下,那么她灵活的手指就会去到被牵动的另一端,然后,当那被牵动的一端又牵动了新的一端,她也能按捺着先前已经按捺住的,又在那另一端找出一个蛛丝马迹来——有时候,这里解一下,那里解一下,一团乱丝摊开来摊得好大,我默默看着她,闪着小童疑惑的眼神,真不知道她要如何收拾?

    但是,像魔术一样,在那安静的空气里,慢慢地,看到这些乱掉的绒线就像会走路一样,一根根逐渐找到自己的路。而我晚娘还是不动声色,就只是那双手在操作,人静得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最终,她总是呼出口大气,“好了,都厘清楚了。”

    疫情的传播追查,肯定比一团乱丝更要乱,因为人是可以走动的,你劝他们别乱走的时候,偏偏他们就到处乱窜,假如我晚娘手上那些绒线不能安定下来,我相信她也是毫无良策的。

    找到并把它给治了

    找源头,两边都得先要稳定。人们绝对不能跑来跑去,然而侦查单位也要心态稳定;我晚娘手指其实并无魔术,只是她能保持稳定,能沉得住气,才能把紊乱最终解决。

    我画画时也一样,有时看看双手,怎么就沾上了油彩?看看,原来画笔上有,再看,原来洗笔罐的边上也有,连抹布上也有。与其这样找和这样一处一处去揩抹,还不如找出究竟是这些油彩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有一支油画膏的盖子没关紧,油彩一直漏出来沾染各处,把它找到治了,就不会染到到处都是了。

    人们要自动自发,尽量保持固定的范围,那么侦查工作才能顺利进行,各处四散的话,那么神仙都没有办法。新加坡政府为了侦查源头和散播路线,还搞了一个用手机智能来侦查你身边人们的做法。那就是利用手机里的蓝牙感应,身边站着的人是否安全?他去过那里?他是否跟感染者有过接触?他的资料、经过,一目了然。

    不知道这样的效果如何?我并没装置这样的设备。抱歉,隔墙有耳已经很吓人,处处是眼睛就更有压力,这个我本身有所保留,我可以无条件自我隔离,我也不想让人有办法去用科技追踪我的活动史,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嘛,就不说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